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三十七章 他们怎么配当我王某人的绊脚石?(求收藏 推荐)
    第37章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张先是特地过来欣赏巫山居士的才华和新词的,内心也不得不承认这位一直未曾露面的巫山居士绝对是一位很有能力和才华的大才。

    可是现在,那三家居然拿了自己的新词来怼巫山居士,这泥玛分明就是想要让自己跟那位才初展才华的巫山居士打擂台。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张先虽然活了八十岁,可是这么尴尬的场面还真是第一次遇上。

    就在张先左右为难之际,那边,许大官人走了过来,朝着张先一礼。“安陆先生,我诸皆觉得此局实在是太过焦燥,皆难以断定输赢,故尔,与诸位同仁经过了商议之后,一致推荐,由安陆先生您一言而决。”

    “你们……唉。”张先转过了头来,看着那一个个朝着自己行礼,面带讨好笑容的评委们,心里边简直就跟刚吡了狗似的。

    身后边,李清照那充满正义力量的声音响了起来。“张爷爷,您可要秉公而决哟,加油,我们相信您,一定不是专门来替那种心胸险恶之徒站台当靠山的。”

    “对,张爷爷何等风骨,怎么可能干出那样的事情……”陈杰也很是仇敌同慨地说道。

    #####

    万众瞩目之下,所有人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之际,终于看到了此番比拼的裁判长安陆先生站起了身来走到了二楼栏杆边沿,清了清嗓子之后说出了一番话来。

    “今日诗词之比拼,老夫实在是没曾想到,自己也被牵扯了进来,着实汗颜得很啊……”

    安陆先生果然不愧是老司机,先是把自己给摘了出来,意思就是首词的确是自己的,但问题在于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如果自己知道了,定然不好意思站在这评判台之上。

    但是现如今一切既然已经发生,再说那些屁话也没有用,当然,那位巫山居士的词作果然没有出乎他安陆先生的预料,这的确是一首难得的佳作。然后张先还做了一番十分中恳的点评。

    获得了在场诸多青年和风流才子们的一众叫好之声。最后,安陆先生话风一转。以出于公允的角度出发,还有希望不打击年轻人斗志和勇气这一方面出发,所以决定宣布这一场为平局。

    安陆先生的大度,还有其对于对方词作的赞许,已然赢得了在场绝大多数人的好感,所以,听到了这一消息,大家都多少没有什么意外,反倒是觉得这位安陆先生不愧是声蛮海内外数十载的大才,人品岗岗的。

    “平局?!这,这怎么可能?!”吴掌柜的听到了安陆先生那苍老的声音,不由得脸色一变,差点大叫起来。

    “着什么急,平了又如何?哼!这不是还有一局吗?”陈掌柜脸色虽然显得很不好看,但是,一想到那三位教司坊的舞伎高手,不由得冷冷一笑。“到时候,咱们就算是只拿下一局,那么,也就是说,这一次的比拼,算是平了,那样一来,咱们可以继续提出再比一场。”

    “老夫相信,咱们三个楼,再挑一挑,怎么也能够挑出一两件出彩的东西,到了那时候,他怡红楼,又焉能有什么反抗的机会?”

    之前皱起了眉头的刘老婆子听得这话,不由得冲陈掌柜的露出了一个犹如菊花绽开一般的笑容。“不愧是陈大掌柜,如此老谋深算,老婆子我实在是佩服佩服。”

    三人的心情也渐渐地轻松了下来,毕竟教司坊内的舞伎高手,那可是经常入宫表演的,这样的本事,难道还能够输给那些半吊子出家的怡红楼姑娘不成?

    “最后一场了,胜负在此一举……”王婆抬起手抹了抹额头,此刻的她心情十分的紧张,简直就比之前答应对方比拼的时候还要紧张。

    因为,经此一战后,只要能胜,怡红楼就可以获得去参加汴河盛会的绝佳机会,有很大的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挤身二流。

    而若要是就此输掉了比赛的话,那么,怡红楼只能关张大吉,而自己最好的下场就是带着楼子里的人手灰溜溜的离开,重新找地盘别立炉灶,那样一来,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够做出现如今的场面。

    万众睹目之中,三位身材窈窕,眉目如画的女子终于缓缓登台,而在大厅之内,早就有眼尖的老司机惊呼出声来。“奶奶的,居然是教司坊的女子!”

    “天哪,对手还真是大手笔,连教司坊的人都请来参加这场比拼。”

    “这,这不是作弊吗?”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想不到原本还以为是一场君子之争,结果眼下看来……”

    大厅之内喧嚣作一团,王婆气得脸色发烟,就想要挣开柳依依的手,冲过去那边与那三个掌柜的来上一出真人pk以决胜负。

    “王婆你若是真冲了过去,那咱们可就真的理亏了。”这个时候,王洋终于开口劝道。

    王婆惊怒交加的转过了头来。“难道就让他们如此卑鄙的取胜不成?”

    “谁说他们就一定能胜了?”王洋坚起了一根食指缓缓地晃了晃,冷冷一笑。“别说是教司坊的舞伎,就算是让教司坊的教授来跳,他们也只有输的份。”

    柳依依也在王婆身边安慰道。“就是啊娘亲,您先别急,就算是对方真的能胜了这一场,也才不过堪堪平局罢了,咱们终归是还有机会的。”

    “重要的是,在作比拼之时,咱们并没有跟对方白纸烟纸的约定好,不得请非他们楼台馆阁之外的人过来援手。所以,王婆你真要冲过去动了手了,说不定咱们还要吃上大亏。”

    王洋这句话,让王婆只能无奈地顿住了脚步,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之后,有些慌乱而又无助的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王婆走到了王洋的跟前,朝着王洋有些低声下气的涩声道。“王小哥,拜托你了……”

    “放心吧,虽然我跟你互相看不惯,但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把对面的那几个蠢货踢开,这样的小角色,怎么可能配当我王某人的绊脚石。”王洋很屌的吸了吸鼻子,胸有成竹地道。

    “你!哼!”王婆再一次被王洋成功的挑起了怒火,旁边的柳依依除了可爱的翻了个白眼之外,实在是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这个愣货,怎么就不知道好好说话呢?

    ps:感谢书友烟烟的templar、阴影下的飘絮、夏诺雅21的打赏支持,以及大家的收藏推荐。大家放心,哪怕是流落异国他乡,我的心仍旧是中国心,心里边还牵挂着千千万万的读者,闭门码字,这是第一更,放心,今天肯定还会有另外一更,

    感谢书友烟烟的templar、阴影下的飘絮、夏诺雅21的打赏支持,以及大家的收藏推荐。大家放心,哪怕是流落异国他乡,我的心仍旧是中国心,心里边还牵挂着千千万万的读者,闭门码字,这是第一更,放心,今天肯定还会有另外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