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五十六章 我一定比依依姐还要高还要胖胖胖(求收藏和推荐哟)
    第56章

    王洋看着这位含情脉脉看着自己的柳依依,嘴角微微一扬,认真地说道。

    “如果没有你还有你娘,我现如今也都还不知道自己会飘零沦落到哪里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仅仅是为了怡红楼,更是我自己实在见不得女人,只能沦落在风尘中卖笑为生,那不对,至少,该让她们有更多选择的机会。”

    柳依依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将王洋的策划书小心翼翼的抚平之后摆在了案几之上,然后又拿来了几张干净的宣纸铺于案几中央。

    “你这是要干嘛?”王洋看到柳依依的举动,不禁有些愕然。

    “虽然我总觉得你说话不尽不实,不过,既然你还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就是巫山居士的话,那你的手迹,就最好不要随意出现,所以,奴家只有亲自动手,替您老人家抄录呗。”柳依依提起了笔,灵巧地在砚台里边浸满了墨汁,开始落笔于宣纸之上。

    一个个娟秀漂亮的行书,出现在了那些崭新的宣纸上,看着那挺胸而坐,持笔而书,表情显得极为认真的柳依依,王洋的心中不由得一暖,默默地拿起了墨锭,开始继续给柳依依砚起了墨。

    沙沙的写书声,还有那砚墨时发出的小小的声音,还有两人的呼吸声,渐渐相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房门口的李师师,一双水汪汪的眼眸,调皮灵动的看看这个,打量打量那个。

    特别是看到了那柳依依那前凸后翘的性感身材之后,小姑娘低下了头打量了下自己,唔似乎跟姐姐比起来,自己也太没有女人味了,这让李师师这位清丽绝伦的过期萝莉有些不太高兴地撇了撇嘴。

    #####

    “喂,我说你这丫头,前两天让你吃东西,就跟要你命似的,怎么今天吃这么狠?”王洋有些懵逼地看着那据案大嚼,吃得狼吞虎咽的李师师,真是没想到这位平日里看起来显得斯文贤淑到令人发指的姑娘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过去一直是素食主义者的李师师半天才艰难地咽下了一块肥瘦相间的肉片,撅起油嘟嘟的樱唇,表情十分坚决地道。“主人不是说师师太瘦了吗?都不像要满十四岁的姑娘,所以,我要听主人的话,多吃肉,一定会长得比依依姐还要高,还要胖。”

    “胖?”王洋的嘴角下意识的抽搐了下,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柳依依那副该挺的挺,该翘的翘,该细细的,总之很魔鬼的身材,怎么到了李师师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嘴里边就变成胖了呢?

    不过当他低下了头打量了一眼李师师那仿佛一阵三级风来仿佛就可以吹上屋顶的身材,好吧

    “嗯,多吃点,一定要跟你柳姐姐似的,该胖的地方就胖,而且要比她更漂亮。”王洋点了点头,又把一块肉给李师师挟到了碗中,然后很长辈很慈详地鼓励道。重点是该胖的地方胖,不该胖的地方最好别胖。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然后露出了一张精心打扮过的俏脸。“王教习您还在吃饭呀?”

    “原来是蝶舞姑娘,有什么事吗?”王洋没奈何地搁下了碗筷站起了身来。

    蝶舞姑娘,正是那日登台的四位大长腿长发披肩美女之一,此刻这位在舞台之上大大方方,妩媚动人的碟舞姑娘显得有些些不太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没事没事,只是前些日子买了一块上好的料子,可惜颜色太素了,奴家自己用不上,奴家就想着教习您不是一直就没有一件适合的衣裳吗,于是就做了一件,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心意”

    说到了这,才把藏在身后边的包裹搁到了案几上,然后冲王洋和李师师歉意一笑。“王教习若是觉得适合就穿穿,还请莫要辜负了奴家对您的感恩之情。”

    说罢,便慌里慌张的跑了,连道别的话都忘了说。王洋看着那个摆在案几上的包裹,咧了咧嘴。

    倒不想,因为塞了一大块的肉而显得俏脸圆呼呼的李师师拿起了那个包裹摊开之后打量了一下,这才含含糊糊地道。“还不错,主人,这件是湖蓝色的,要师师也帮你放起来吗?”

    “嗯,放起来吧。”王洋无奈地摇了摇头,坐回了案几边上继续埋头大嚼起来,但是表情则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自己的衣柜里边,单单是衣服就已经收了不下五件了,还有鞋子七双,都是楼子里边的姑娘们要么一起过来送的,要么就像碟舞这样自己一个人送过来的。

    “唉,最难消受美人恩哪而且还是一群。”王大君子忍不住感慨地道,而且这些东西,绝大部份都是在王大君子与王婆打赌的消息流传开来之后才陆续送到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姑娘们的内心,又何尝愿意靠卖笑为生,所以,她们的举动,既有对王洋愿意拿自己的未来作赌注的勇气表示敬佩之外,其实更多的则是对于王洋新创意的期盼。

    “主人,其实,这些姐姐们的手艺都很一般般,改天师师给你纳一对新鞋好不好?”重新坐回到了案几跟前的李师师看着紧锁着眉头吃饭的王洋,柔声问道。

    “你会做鞋?算了吧,小心别把你手给扎的全是窟窿眼。”王洋看到李师师眼巴巴瞅着自己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

    李师师不满地撅了撅嘴,很是认真地申辩道。“我爹爹在世的时候,我就已经懂得做鞋了,而且我都曾经给我爹爹做过几双鞋子,我爹特别喜欢穿”

    说到了后面时,李师师的双眸渐红起来,语气也显得有些干涩。看到李师师那副模样,王洋不禁也心里边隐隐泛酸。“好,那你替我做鞋子,不过,不做那种不分左右脚的鞋子。”

    “鞋子难道还要分左边和右边脚吗?”王洋的独特思路果然把李师师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