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五十七章 放心吧,叔叔是好人不会吃了你(求收藏和推荐哟)
    第57章

    “师师啊,你留在家里边好不好?那个我要跟一票大佬爷们去喝酒,带你一个小丫头去多不好。”王洋看着跟前表情十分固执的李师师,无可奈何地翻了n次白眼,可是这丫头片子就是拦在门口,用那种很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王洋。

    “主人,师师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很害怕,而且这段时间怡红楼很忙,依依姐姐和婆婆都快忙得脚不沾地了,师师不好意思去打扰她们,所以主人你带我一起去吧”李师师看到王洋那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心中一喜,上前一步揪住了王洋的衣襟开始左右摇摆起来。

    “别扯,好好的衣服让你给扯烂了怎么办,你要去,好吧也不是不行”王洋不由得想到了当初见到兔子姑娘时的场面,貌似兔子姑娘跟她的丫环就是很喜欢女扮男装。

    “不过,你得换一身衣服。”王洋收回了思绪,打量着站在跟前的李师师,嘴角邪恶的一扬。

    不大会的功夫之后,李师师一脸郁闷与幽怨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衣着,那是用王洋这家伙的打手衣物给改的。

    手工嘛,实在是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穿上之后,李师师差点被这套女扮男装的衣物给丑哭,可是,为了能够跟着王洋一块出去,李师师只能硬生生的忍住。

    不过,小姑娘那浓浓的怨气,倒是那几个跟着王洋一块出去嗨皮的狐朋狗友也敢出开口戏弄。

    只是,那一双双捉狭与好奇的目光,好几次都险些让李师师抓狂。

    一路平安无事的来到了酒楼,这一次,乃是牛管事这位老管事做东。而新被雇佣来的人手里这,也有两位诚实耐劳的哥们也加入到了这一只吃喝队伍中。

    就在刚来到了二楼之时,王洋突然又听到了一声娇喝。“是你,雷锋侠!”听到了这声娇喝,王洋下意识就想要扭头就走。

    就看到那兔子姑娘跌跌撞撞,俏脸酡红,眼神迷离地越过满脸错愕的人群,冲到了王洋的跟前。“果然是你,呃”一个大大的酒呃,熏得王大君子两眼翻白。

    王洋赶紧扭开了头去深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这才无奈地道。“喂!我说兔子姑娘,怎么老这么纠缠不休阴魂不散的。拜托,我既没有非礼你,也没有敲诈你,甚至还救了你一命,怎么搞得跟我有血海深仇似的。”

    “我不是兔子,姑娘我坐不改姓,站不更名,姓李,呃”李清照大怒,妩媚动人的丹凤眼睁得溜圆,朝着王洋喝道。只不过话到半截,又一个酒呃迎面朝着王洋喷去。

    “好吧好吧,你不是兔子,你是姑娘,这总行了吧。”一脸黑线的王洋就像是打发醉鬼似的敷衍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长相颇为英俊的白脸书生突然冲了过来搀扶住了站都站不稳的李清照,冲王洋怒目而视。“哪来的乡野村夫,居然敢如此跟李小娘子说话!”

    “乡野村夫?”王洋先是一愣,旋及大怒,哎呀我槽,特么的这些个大宋朝的文学青年个个嘴皮子都刁毒得够可以的嘛。

    王洋一把将那兔子姑娘拽到了怀中,恶狠狠地瞪起了眼珠子喝道。“乡野你妹,村夫你妹,你个长着一长成天被人暴菊的小白脸,屁股后插把折扇这是要准备装大尾巴狼是吧?居然敢抢我的兔子姑娘,你好大的胆子。”

    小白脸书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对方给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脸色可谓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你,你居然敢如此!!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爹是谁。”王洋很认真地打量了这比自己矮差不多半个头的小白脸两眼之后,感慨地叹息了一声道。

    “既然知道家父是谁,还不快些滚开。”小白脸顿时又摆出了一副嚣张跋扈的姿势,一手负于身后边,一手指头王洋喝道。

    “孽子,居然胆敢如此与为父说话,看来为父不教训教训你这小子,还真是要登鼻子上脸了。”王洋随手把兔子姑娘往那李师师的位置一推,然后一窝脚,直接把这个干巴瘦猴的小白脸直接给踹成了一个球倒滚回去。

    “是他,就是他!”这个时候,早有其同伴抢将上前,把这位躺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小白脸给扶了起来,看到了逞凶的王洋,不由得脸色大变。

    “奶奶的,又是那个卑鄙的家伙。”

    “就是我,怎么的?今天你们这群王八蛋还想挨揍不成?”王洋邪恶的扬起了嘴角,表情显得极度邪恶,身边的一票打手们纷纷阴笑不已,挽衣捞袖。

    看到了这一幕,上一次的群殴留下了严重心理阴影的这些个文学青年不由得一阵发喊,拖着那个人事不知的小白脸溃退而去。

    嘴里边还不停的大放厥词,要王洋等人等着,他们一定要招呼人马再来群殴云云。

    王洋站在二楼上,双手搁在了嘴边。“成,老子等你们,要是不来你们就是孙子。”

    “他们不当孙子还能有谁当?”某个兴灾乐祸的打手如此说道,顿时惹来了诸人一阵大笑。

    “那个要不咱们去其他家吧?”胆小怕事的牛管事有些心惊胆战地朝着王洋问道。

    “怕什么,就那群胆子跟耗子似的家伙?行了老牛,赶紧进去吧,咱们就在这里吃好喝好,他们真要有胆量来,咱们也有胆量把他们全扔大街上睡阴沟去。”王洋不屑地撇撇嘴,推了牛管事一把大大咧咧地道。

    就在所有人都差不多进了雅间的当口,王洋突然一愣,他看到了在那走廊上,站着一个孤零零的女扮男装的小姑娘,咦,不就是那个兔子姑娘的丫环吗?然后下意识地一转首,靠,身边的李师师正吃力地扶着那歪在她身上,双眼紧闭,仿佛已经醉死了过去的兔子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