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七十六章 怡红楼的记票一直名列前茅(求收藏推荐)
    第76章

    最后一个节目,也就是兔子姑娘们在一众色狼们的欢呼与尖叫声中,带着一脸如释重负与轻快的笑容,朝着观众们一边挥手道别一边走下了戏台。

    之后,由专门请来的杂耍人员上台戏耍起来,而在评委席后边,计票工作正在紧张而又有序的进行着,五十名评委们都已然三五成群的聚集成一堆在那里评论着这一次的汴河盛会的各个节目的优与劣。

    但是不论是哪一个圈子里边,或多或少的都会提及到怡红楼之名,不论是怡红楼的音乐还是巫山居士的词,又或者是最后的那一只兔女郎舞蹈。

    许大官人看着这一幕,心里边颇为欣慰,看样子,那怡红楼的好日子,真的要来了。

    “怎么样?计票出结果了没……”这个时候许大官人看到一位相熟的计票人从里边走了出来,赶紧拦住问道。

    “差不多了,许大官人是想问怡红楼是吧?现在计票虽然还未完成,但是似乎怡红楼一直名列前茅……”那位计票人匆匆说了一句之后便快步离开。

    得到了这个消息的许大官人不禁露出了一脸的轻松之色,招来了一位小厮。“去告诉云烟姑娘,就说目前为止,怡红楼的计票一直名列前茅,让她不必忧心。”

    #####

    杂耍仍旧在继续,而下面的那些观众们仍旧很是兴致勃勃,但是包括怡红楼在内的二十四家楼台馆阁却没有半点继续欣赏热闹的心思,所有人都揣揣不安的等待着那边的计票工作。

    王婆就站在那里,紧张地搓着手,左边站着云烟姑娘,右边站着柳依依,两位姑娘的表情也不比王婆好到哪去,都时不时的回头望向那高高的评委台,虽然过去也曾经以观众的身份过来这里欣赏过汴河盛会,可是那时候,却想紧张也紧张不起来。

    可是现在,一旦身处于其中,想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哪怕是王洋这位老司机,此刻心里边也颇有些揣揣不安,但是以王洋这货那死鸭子嘴硬的德性,自然表面上是不会露出分毫,反倒是继续跟牛管事等人在那里东拉西扯,嬉嬉哈哈不已。

    只不过时不时眼角的余光也会描向评委台那边。最终,大约过去了一刻钟的功夫,所有人都听到了三通鼓响之后,那戏台之上的那些杂耍班子飞快的退下了戏台,而那位嗓门嘹亮的竹竿子再一次手拿着拂尘站到了戏台之上。

    先是激情饱满的赞扬了一番今日汴河盛会的热闹与诸位的捧场,然后宣布,由一干评委推举出来的三位老持沉重的长者各自拿着一张宣纸走上了戏台。

    这其中,就有张先这位驾龄超过六十载的老司机站在其中,另外两位,也都是东京汴梁有名的词人。

    看到这些人站到了戏台之上后,二十四家亭台楼阁的人们都纷纷往那戏台下挤去,站在左侧位置的张先当先开口,开始宣布音乐比拼的前五名。

    先是从第五名开始宣布,而每当张先宣布一名,人群之中就会有一个角落发出了一惊充满了惊喜的欢呼雀跃之声。

    第五、第四、第三、第二……居然都没有出现怡红楼的名字,而当张先念到头名这两个字时,王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柳依依的手不知道何时伸了过来,握着王洋的胳膊,用力之大,几乎就像是一把铁钳一般。

    张先目光扫过下面那一张张热切的脸还有那一双双满是期盼的目光,清了清嗓子,朗声喝道。“头名,怡红楼!”

    下面,先是一片死寂,旋及,一阵疯狂的欢呼之声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出现在了戏台的一个角落。

    王洋恶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拿下了一个头名,这绝对是预料之中,又在预料之外,虽然王洋很相信自己的能力,但是能够直接取得头名,还真是让人有些喜出望外。

    耳朵边,全是怡红楼的姑娘们那兴奋不已的尖叫声,哪怕是像云烟姑娘这样的这样冷静,平时不论说话做事都很是从容的女子,此刻都顾不上保护自己的嗓子了,尖叫的声音谁谁的都大。

    王婆兴奋的使劲地搂了搂闺女,又亲了亲那云烟姑娘,然后伸出了手,重重地拍了拍王洋的肩膀,然后冲他翘起了大拇指。“小子,好样的。”

    王洋充满自信地笑了笑,眼睛继续盯着戏台之上的另外两个人,而当歌舞这一项,兔女郎之舞获得了第三之时,所有的人都仍旧兴奋的再一次尖叫与欢呼出声来。

    王洋微感愕然,不过,在听到了后面第二名和第一名的节目之后,王洋也不禁暗暗点头,虽然兔女郎的确算是不错,但是相比起那第一名与第二名的舞蹈而言,不论是艺术性还是整体性都显得有些不足。

    不过,一项第一,另外一项第三,如果,最后一项,哪怕是只能拿到前五,那么怡红楼都将有资格前往那皇家园林。

    想到了这,王婆只是兴奋的低呼了一声之后,表情就变得十分的严肃,而柳依依和云烟姑娘也都好不到哪儿,相互交握在一起的手掌掌心已全然是汗水。

    而王洋也同样表情显得十分的严肃,努力地深吸着气,告诉自己要平静,可问题是谁又能够平静得下来呢?

    “他们的唱词,最少前三,若是连前三都拿不到,那某家倒觉得这汴河盛会太假了。”赵公子紧握着手中那沉紫檀木的描金绸扇,目光死死盯着那戏台之上,今日最令他欣赏的,就是怡红楼的云烟姑娘所唱的那首《如梦令》。

    其他的词中,佳作也有不少,但问题在于,就怡红楼的这首词,不论是作品本质,又或者是唱词的云烟姑娘的感情投入,还有她那一手堪称汴梁顶级的琵琶技术,实在是令人难以忘怀。

    “如果怡红楼的《如梦令》拿不到头名,那就里边肯定有问题,而且是有大问题。”另外一边,李清照显得十分紧张的抓着陈杰的手一面小声地嘀咕个不停。

    而陈杰却也一脸愤愤不平,她也在嘀咕,只不过她嘀咕的是,为什么那么好看,那么妩媚动人之中又倍显调皮可爱的兔女郎之舞居然才排第三,那样的舞蹈凭什么不能拿下头名。

    好吧,果然每个人的欣赏角度都有不同。而就在所有人紧张忐忑不安之中,第五、第四、第三、第二名都已经报了出来,可是仍旧没有怡红楼的《如梦令》。

    这个时候,哪怕是自信心和定力都无比强大的王洋,此刻也忍不住踏前一步,与王婆并肩而立,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位张开了口,正要宣布头名的评委。

    ps:感谢书友史上妖孽、佐須0114的打赏支持,谢谢大家的推荐和收藏支持,感谢你们,王师傅一直在路上,智商亦一直在线,么么哒!

    感谢书友史上妖孽、佐須0114的打赏支持,谢谢大家的推荐和收藏支持,感谢你们,王师傅一直在路上,智商亦一直在线,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