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七十八章 前扑捕俘式切换为以脸着地式(求收藏和推荐喽)
    第78章

    “谢谢你,虽然我知道你今天已经听了无数遍的感谢,但是,奴家还是觉得要把这句话说出来,心里边才舒坦。”柳依依看着王洋那张在月光之下,越发地显得黝烟,但是却又透着坚毅的脸庞。

    那双仿佛永远都闪闪放光的眼睛,每当落在自己身上时,总是能够让人感觉到那仿佛能够点燃情绪的炽热。

    就好像那些姑娘们,又或者是自己,总是会被他的情绪给感染到,让人觉得,只要有他在,那么,不论是多大的事情,好像都能够迎难而上,哪怕是有在大的风雨,只要看到了王洋,就能够让人安心。

    或许,这便是他独特的个人魅力吧,柳依依有些不舍地移开了双眸,远眺那倒映着月亮与河岸树木的汴河。

    “从今天开始,你总算是也可以好好的睡个早觉了。”柳依依一想到这些日子,每天深夜排练的时候,王洋虽然已经哈欠连天,却仍旧强撑着点指着那些姑娘们的不足之处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是啊,总算是可以睡个好觉了。”王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这段时间以来,王洋每天晚上最多也就只能休息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白天最多也就能够抽出半个时辰来打盹,这让过去一直保持每天八个小时充足睡眠的王洋实在是有些顶不住。

    明天争取睡上他一个对时,不然也太对不起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玩命的辛苦劳作,王洋恶狠狠地想道。

    “我娘说了,新楼那边的事情,可全看你的了,不过,你可以先好好的休息几日再去忙,别把身体给弄垮掉了,要知道,你现在可是我娘亲最看中的第一劳力哟。”柳依依说到了这,不禁又想起了之前王洋被自家老娘抱住时,那副惊骇欲绝的表情,顿时忍俊不住的又笑出了声来。

    “你这个女人,别那么神经兮兮的行不行,这大半夜的容易闹鬼知不知道?”王洋很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柳依依道。

    “主人,这里真的有鬼吗?师师最害怕鬼了……”李师师一听到这话,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了害怕的表情,紧紧地拽住了王洋的一只胳膊很是紧张地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这汴河既然这么宽,想必每年都会有一些贪图凉快的亡命之徒在里边丧命吧?”王洋翻了个白眼,自己又不是河道管理员,更不是水资源局的领导,哪知道那么多,只得随口乱诌道。

    “那肯定会有水鬼……师师很害怕。”李师师一副被吓得头都抬不起来的架势,看到这位身材单薄的小姑娘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王洋只好温言抚慰一番,主动的牵着李师师的手继续朝前走去。

    旁边,早把一切看得分明的柳依依忍不住咬着银牙在心里边嘀咕,好一个鬼精灵的牙头,这么大点就能忽悠得王洋晕头转向的,再大上几岁那还了得?

    那双烟波如水的双眸一转,也揽住了王洋的另外一只胳膊,刻意用那软软糯糯的嗓音道。“主人主人,奴家也害怕……”

    “……唉,来吧,看来只有我这位阳气十足,神鬼易僻的纯爷们才不怕鬼……哎哟卧槽!”王洋这才洋洋得意的走了十来步,结果高兴过头,脚下不知道袢到了什么鬼玩意,直接朝前扑去,扯得那柳依依与李师师也一块摔倒在地……

    “笨主人,连走个路都能摔跤,害得奴家也跟着倒霉。”坐到了马车之上,柳依依一面揉着膝盖,一面不停吐槽。

    “就是,主人你走路就不能看看路吗?摔伤师师不要紧,可现在依依姐的膝盖都伤到了。”李师师撇了撇嘴,也同样仇敌同慨地控诉道。

    呲牙咧嘴同样坐在马车之上的王洋不由得大怒,瞪起了眼珠子。“喂喂喂,你们这两个女人能不能消停点,千里马都有失蹄的时候,何况王大爷我又不是马,再说了,要不是你们一人一个把我两只手拽得死死的,我会摔得那么惨吗?”

    特么的方才马失前蹄,王洋下意识地双手想要往前摆出一副前扑捕俘式的姿态来保证自己能够潇洒的落地。可谁曾想,这两个女人却玩命的拽着自己的手,害得王大高手只能一脸绝望的以脸着地的方式啃了一嘴的青草,一想到方才的窘态,真是吡了狗了。

    #####

    睡梦中,王洋感觉自己仿佛正骑着一匹骏马奔驰在无边的旷野之上,秋高气爽,意气风发,自己身后边,是成千上万穿着兔女郎装束的娘子军,正跟随着自己向前向前……

    “起床起床,快点起床了……王家小哥你快点,有大事情。”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犹如那老得快要咽气一样的驴叫声,活生生的把王大君子从美梦之中吵醒了过来。

    “牛管事!”王洋睁开了双眼,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然后恶狠狠地扑到了那房门口,恶狠狠地打开了门栓打开了房门。“大清早的你丫喊魂啊你。”

    “我也没办法,赶紧的大奶奶唤你过去,说是宫里边的教司坊来人了……”牛管事也被王洋那双愤怒的眼睛给瞪得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讨好地笑道。

    “教司坊来人关我鸟事。”王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就想把门给关上,结果却被牛管事堵住了门。“我的活祖宗,教司坊的人跟你是没关系,可跟咱们怡红楼的节目有关系啊……”

    “怎么,教司坊是因为之前的那次比拼让咱们给干下去,现在来找咱们怡红楼的碴来了?”王洋一听,泥玛下床气还没消呢,又多了一股子火气,斜挑起了眼角怒道。

    “这倒不是,你还是赶紧过去吧,让大奶奶和大姑娘等久了可不好。老朽要去通知云烟姑娘去了……”扔下了这句话,牛管事屁颠颠的跑了。

    “主人,怎么回事,难道是昨天的比赛出了什么问题了?”李师师同样睡眼惺忪地跑了出来。

    “不知道,没事,你再好好休息休息吧,我得先过去一趟。”王洋转过了头来冲李师师勉强笑了笑,很是无奈地抄起了衣服套上胡乱洗了把脸就赶了过去。

    只不过当王洋赶到了王婆那里时,只有王婆还有柳依依这对母女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这是怎么回事,教司坊的人来干嘛来了。”王洋单刀直入地问道。

    ps:王师傅摔了一跤,但放心没受伤,脚下的油门和刹车还是分得清楚的,一定不会挂错档,继续走起吧亲爱的书友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