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八十七章 你意思那家伙是对的女儿是错的?(求收藏和推荐)
    第87章

    年约五旬出头的太学正李格非散朝回到了李府大门口,却正好看到自己最宠爱的幼女李清照刚好要入家门。

    “女儿见过父亲。”听到了身后边传来的招呼声,李清照回头看到了父亲走上官轿,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可爱笑脸迎上前扶持。

    “闺女……这是何人惹得你如此生气?”须发墨黑,偶杂银丝,容貌一如四十出头的老帅哥李格非由着爱女挽着自己的胳膊,看到李清照那张有些皱巴的可爱脸蛋,忍不住笑道。“莫不是又把为父的酒偷喝光了,所以装可怜好让为父饶过你?”

    “哪有啊,爹爹您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女儿,这一次明明酒窑里边还有好几坛女儿都没动……”说到了这,李清照陡然住了口,缩着脖子,可爱地吐了吐丁香小舌。

    李格非的脸色不由得一变。看着这个闺女,内心实在是惆怅得厉害。“小丫头,为父今年可是刚存进去近百坛的美酒,居然只剩好几坛?”

    “哎哟爹爹,这酒就不全是女儿一个人喝的,还有大哥,还有您,还有,有时候有朋友过来什么的,有时候去朋友家什么的,总得带上几坛酒吧……总之肯定不是女儿我一个人干的。”李清照有些恼羞成怒语无轮次了都。

    “唉……好好好,不是你一个人喝的。你这丫头也是,怎么喝起酒来就没完呢。”李格非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上这个可爱呆萌的闺女,他就算是有火气也发不出来。

    李清照撅起了那足可以挂起油瓶的樱桃小嘴不依地嗔道。“还不都是因为爹爹你,从小就喜欢拿酒来灌女儿,现在女儿能喝了,你居然又怪女儿……”

    李格非顿时一阵头大,只得无奈地摇着脑袋承认是自己的错误。不过一想到原本准备喝上一年的美酒,如今半年多一点就快喝没了,也不禁有些心疼。

    得,看样子,又得赶紧着人去采购一批美酒佳酿回来,总不能到时候家中宴客的时候没酒吧,那样一来,岂不是太显尴尬了。

    #####

    看到父亲没有继续追究自己的责任,李清照暗松了一口气,赶紧转移了话题。“爹爹,您还记得上次女儿跟您说过的那位巫山居士吗?”

    “当然记得,你不是还说,那位巫山居士其实并非是一位老者,而是一位藏身于青楼当教习的年轻人,怎么,不会你心情不好,就是与那个巫山居士有关系吧?”李格非,现如今大宋王朝最高学府太学的主掌者:太学正。

    其本身就是一位才华横溢之人,不论是不论是四书五经,还是诗词歌赋,都颇有研究。

    李清照之所以能够被称之为大宋第一才女,李格非这位慈父的言传身教之功绝对可以占到大半。

    自打巫山居士的名声开始在东京汴梁流传开来之后,李格非便开始那位巫山居士的作品都一一抄录了下来,颇为喜爱。

    后来听闻爱女也颇为喜爱这位巫山居士的词作,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一位年纪不到二十岁,仍旧在青楼里边当教习的年轻人所作。

    这不由得不让李格非惊讶,虽然自己闺女年纪轻轻,便已经名扬东京汴梁,但实际上李格非很清楚,现如今自己闺女的才华,虽然的确是表现得十分的天才,但实际上,仍旧略显嫩稚。

    只不过那些年轻的文人士子们出于对自己女儿的爱慕之心,一个劲的在那里吹捧之下,这才让女儿的名声是越来越大。对于自己女儿的才学,李格非自然是有着很清晰的认知。

    而那位巫山居士,每一首词作,皆可以算得上是精致之作,不论是以物寄情,又或者是述事,又或者是悲春伤秋,皆能够做到打动人心。

    单单是这样的本事,就足以让李格非留上了心思,所以才会有如此疑问。

    “嗯,那个家伙真讨厌,居然说什么战争让女人走开,还有什么绝大多数时间里,女人都应该只是战争的旁观者而非参与者。把女儿跟杰哥儿都气得不行……”李清照气鼓鼓地重复着王洋之前曾经说过的话。

    “绝大多数时间里,女人都应该只是战争的旁观者而非参与者……”却不想,李格非听到了这话之后,非但没有站在女儿这边仇敌同慨,反而是两眼一亮。“好精僻独到的见解。”

    李清照顿时就不干了,瞪起那双水汪汪的丹凤眼嗔道。“爹爹,那你的意思是,那个家伙才是对的,你女儿是错的?”

    “乖闺女,这个嘛,为父不是说认为那家伙全对,可是这句话,倒也不是全错……”李格非看着爱女,呵呵一笑,抚着长须摇了摇头道。

    “你且想想,从古自今,史书之中,上阵杀敌者,有几人是女儿身?莫说过往,便是如今之大宋,带甲百万,可这其中又有几人是女子?……”李格非很疼爱自己的女儿,但是,他又是一位十分严谨的学者。

    疼爱归疼爱,但是该说的话,他绝对会说出来。而李清照听得此言,不禁愣了愣。旋及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吐了吐粉嫩嫩的丁香小舌。“哎哟,女儿当时就没有往这方面想,只是觉得那家伙是不是又在针对女儿,所以……”

    “所以怎么了?”李格非看着李清照那副模样,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

    “所以女儿跟那位王大哥作赌,如果女儿赢了,他就要为他所说的那番话道歉,而他若是赢了的话,那个杰哥儿会输给他两千贯……”

    “你呀,罢了,陈家娘子的脾气,为父是知道的,想必是当时,你那位好姐姐在旁怂恿了你吧?”李格非无奈地摇了摇头,作为自己女儿最好的闺蜜是什么样的脾气,李格非自然很清楚。

    “那怎么办?要不,女儿去告诉王公子不赌了?”李清照不禁有些头疼地道。

    “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我家的闺女又岂能连一般的男儿都不如?”李格非摇了摇头之后正色说道。“既然下了注,那么就应该努力一试才好,为父相信我家幼娘,不见得就会输给那位巫山居士。”

    “真的?爹爹您真的是这么想的?”李清照顿时两眼一亮,看着那鼓励自己的父亲,兴奋地问道。

    “当然,你可是大宋第一才女,切莫负了这个名头才是,好好加油,为父相信你的实力。”李格非一本正经地比划了一个拳头挥了挥道。

    “好,那女儿一定加油,哼,一定要打败王公子,让他知道,我李清照,至少在才华上,毫不逊色于那些七尺男儿。”

    看着女儿连蹦带跳而去的身影,李格非揉了揉眉心,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看来明年府里的酒窑还得挖大一点,不然……”

    “老夫倒很期待希望那位巫山居士能够刺激到清照,能够让清照的创作再更上一层楼……方能不负她大宋第一才女的名头……”

    ps:一更哟,亲爱的书友们,记得看书之后,用你们的手指温柔地点一下推荐啥的,这对于作者菌,对于王师傅而言这都是莫大的支持与鼓励,么么哒!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