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13章 风吹到命根,一寒下半生哪(求收藏和推荐喽)
    第113章

    李之仪的才名,绝对不弱于像张先、柳永、秦观这些大宋的著名风流才子和老司机,大家倒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今日会出现在这一次的中秋文会之上,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位李大才子的优秀佳作居然没能夺得头名魁首。

    要知道搁在往年,不论是李清照的那首《行香子》又或者是李之仪的作品,选为头名魁首,绝对都可以让其他人没有二话的。

    可是今日,巫山居士王洋的这一首《木兰词》的横空出世,真可谓是让所有人的作品都显得那样的黯然失色。

    赵明诚、王眠谷等人脸色灰白得就跟是那泼了水的石灰墙,两眼无神,表情麻木,内心里边有无数头的***欢快地狂奔在辽阔的玛拉戈壁上。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一个才名不显的怡红楼的小小教习,居然写出了这样一首,连成名业已有十余载的李之仪,也不得不甘拜下风,甚至还说出了《木兰词》或许会因为王洋的这一首而成为绝响这样的话来。

    自己等人之前还因为得到了第四、第五名这样的低等级名次而兴奋得都快要忘乎所以,现在看来,赵明诚与王眠谷终于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明白了一句话:谦虚使人前进,骄傲使人落好。

    好吧,现在不是猛灌心灵鸡汤的最佳时间,还不等赵明诚等一票青年从震撼中完全回过神来,就感觉两眼一烟,王洋那伟岸而健硕的身形已然出现在了这票内心深受打击的青年跟前。

    #####

    看到这个笑容狰狞,浑身上下没有半点青年气息,反倒是暴力特征极期明显的乡野村夫那副择人而噬的狰狞笑容,赵明诚、王眠谷等人都不由得心中一寒。正所谓风吹到命根,一寒下半身哪……

    “嗨!”王洋抬起了手,很是热情地挥了挥。“想必你们现在的内心一定很不希望见到我是吧,不过很可惜,我偏偏就这么出现在了你们的跟前,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开心你妹,惊喜你妹,赵明诚等人一脸烟线的瞪着这个家伙,这家伙不但卑鄙,而且还无耻。

    “看到了没,本次的文会的魁首是我,而你们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王洋先翘起大拇指对着自己,然后习惯性地朝前伸出了中指,嗯,收回,然后伸出了食指。

    赵明诚铁青着脸,不甘示弱地瞪着王洋,咬着牙根道。“哼,谁又能知道,那篇词作到底是不是出自你的手笔,或许是你抄袭他人的也说不一定……”

    原本只是站在一旁的陈杰等人听到赵明诚的话,都不由得面露不悦之色,泥玛,这货居然是这样的货色,非但做起事情来不择手段,而且之前获得了四、五名,就迫不及待的来显摆。

    可是当对方的实力强过自己之后,却又一副反污对手抄袭的无奈嘴脸,看得李清照气得俏脸微显苍白,一双纤纤素手紧握成粉拳。“过份,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卑鄙,这么无耻,我真是瞎了眼,居然还把他们当成朋友。”

    看到自家呆萌软妹那副又气又恼的模样,一向仗义执言的女巾帼陈杰可就真忍不住了,拍了拍李清照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素手,陈杰朝着这边走了数步。“姓赵的,你说王公子抄袭他人之作,你可有证据?”

    “赵某有没有证据好像与陈家娘子你有何干系?”赵明诚有些愕然的转过了头来,看到是陈杰,不阴不阳地笑道。

    “与姑奶奶是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赵明诚你莫要忘记了。这里可是开封府启奏,大宋天子首肯,聚集了我大宋无数英才俊杰的中秋文会,自打有了中秋文会以来,还没有谁有那个胆子敢在这中秋文会之上,以作弊抄袭的手段获得过魁首。”

    “而你,既然敢于指责这位王公子有可能是抄袭方夺得魁首,那你最好拿出证据来才是,不然,小心王公子倒是可以拉着你去开封府走上一趟……”

    看到那陈杰居然站在自己这一边替自己说话,王洋不禁一愣,嘴角微微一扬,这位看样子果然是个嫉恶如仇的女巾帼,可是比那些欺软怕硬、除了耍嘴皮子之外就只会耍流氓的青年强得太多。

    听到了陈杰之言,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赵明诚的身上,不远处的一位禁军首领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争执。

    “这位公子,你说本次琼林苑的文会魁首抄袭可有证据,”这位禁军首领大步来到了诸人之前,打量着赵明诚,冷冷地道。

    真要出现这样的丑闻,怕是这些在场的禁军和官员都有逃不掉的责任,到那个时候,丢官去职都算是好的。

    可若是没有这样的问题,却有人敢这么叽叽歪歪,那岂不是赤果果的当场打那些礼部、翰林院官员的脸?更是打他们这些负责看守场地,维持次序的大宋禁军的脸。

    看到这位身形魁梧高大,顶盔贯甲,手扶腰间利刃,面目狰狞的武夫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赵明诚直接就痿了,脑袋摇得比泼浪鼓还快。“我,我没这么说,我,我只是打个比方……”

    看到这家伙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位大宋禁军首领不由得轻蔑地撇了撇嘴,一扶腰畔利刃冷哼了一声道。“没有最好,望你慎言,不然,不需要这位清白的魁首出面,本将就要拿你前交予开封府发落。”

    说罢这话,这位大宋禁军首领这才施施然的离开,留下了被这位禁军将领的杀气给惊出了一身冷汗,几近虚脱的赵明诚。

    看到他这副模样,陈杰不由得撇了撇嘴,原本还以为这家伙好歹能硬气一点,结果居然是个秒怂的货色,啧啧啧……

    “赵公子,你方才是不是有东西掉了?”王洋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赵明诚身边不远处,低下了头,在赵明诚周围仿佛是在寻找什么。

    惊魂未定的赵明诚一头雾水的左右张望。“我掉什么了?”

    王洋直起了身来,一脸认真地道。“节操!赵公子,你的节操已经掉光了,难道方才能够如此厚颜无耻的满嘴喷粪。”

    “……你!”回过了神来的赵明诚脸色烟得就如同那肝硬化晚期患者,手指头哆嗦地指着王洋半天,却除了一个你字之外,连个屁都憋不出来。

    瞬间,周围顿时暴发出了一阵兴灾乐祸的轰笑声,赵明诚突然后捂心口,翻了个白眼直挺挺的朝后倒去,恰好撞进了王眠谷的怀中,两个倒霉鬼直接就滚倒在地上。

    ps:今天才注意到,感谢书友北狂小刀的舵主支持,本书也终于拥有有第一位舵主,作者菌定会努力加油!感谢亲爱的书友们的支持,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