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22章 封建社会对超级学霸满满的恶意
    第122章

    中午时分,早上的女流氓女暴徒冲击怡红楼王教习卧室事件所带来的影响还没消退,两个木匠正在为王大官人的身命财产安全而加班加点。

    而蹲在新楼那边正感慨万千的王洋被柳依依逮着去到了官府,整整花了两天的功夫,这才将王洋的东京汴梁户籍给办了下来。拿到了户籍的王洋,心里边实在是很有些感慨万千,两世为人的自己,终于在大宋朝的帝都落户了。

    前世的自己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这么一想,王洋倒也觉得王婆那老太婆至少还没坏透,比起前世那个隔三岔五就要涨房租,还经常骚扰一些租房的年轻女生的猥琐房东强上百倍。

    遗憾的是,王婆那老娘们只允许自己叫她姨母,而非岳母,一字之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水灵灵的柳依依变成了亲戚。

    “喂,你鬼鬼崇崇的看什么看?”坐在马车内,与李师师正小声地嘀咕悄悄话的柳依依抵受不住王洋那贼兮兮的目光,忍不住拿脚尖顶了一下王洋这个流氓。

    “当然是看你啊,想不到你和我居然是失散多年的亲戚,这样的感觉真是好奇妙……”王洋一本正经地道。“来,叫声表哥来听听。”

    柳依依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不理会这个老想占自己口舌偏宜的坏蛋,继续跟李师师嘀咕着八卦。

    #####

    马车很快便赶到了那开封府的府衙门外停下,而王洋当先跳下了马车,抬手跟李师师和柳依依打了个招呼之后,这才理了理身上的那套新做的长衫拾阶而上。

    这里可是相当于后世的北京市市政府,而不是去办理户籍时的那种小县衙,非办事人一律不得入内。王洋还真是这辈子第一次踏足这种省部级的部门,心里边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这里是开封府衙门,来者何人?”开封府衙门外面的差役看到身材高大健硕的王洋搭阶而上,身后边的马车撩开的车帘,露出了两张令人惊艳的俏脸,口气自然不会显得太不客气。

    “在下王洋,乃是特地前来报名,参加今岁的州试,这里有礼部高侍郎高大人的荐书。”王洋清了清嗓子,从怀里边取出了一封荐书递了过去,自然是当时那位高侍郎在琼林苑时当场写好之后交给柳依依的。

    很快,王洋便被引入了开封府衙内,听闻居然是这月余以来,声名震动东京汴梁的王巫山,那些书吏们自然不敢怠慢,为首的主薄跟王洋寒暄几句之后,接了王洋的户籍,以及高侍郎的荐书,便交给手下的书吏去寻上官。

    而王洋则留在那位许主薄的房中,抿着香茶,听着这位年近五旬的主薄在跟前寒暄,看得出来,这位五十出头须发斑白的老主薄一脸崇拜的看着王洋。

    被一个老男人如此崇拜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好意思,但是又很让王洋有些飘飘然。寒暄一番,听了这位老主薄叽叽歪歪几首诗词的点评之后,王洋赶紧岔开了话题,询问起了科举的情况。

    许主薄眉飞色舞地抚着长须笑道。“巫山先生你可算是问对了人了,老夫这一生,参加科举不下十次,可惜每一次都名落孙山,唉……不过,倒也是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今日巫山先生既然有兴趣听,那老夫便献丑了……”

    当这个老司机叽叽歪歪了一大堆关于大宋科举的资料之后,王老司机听得差点昏死过去,怎么也没有想到,考个科举竟然会如此之复杂。

    宋朝科考的题量相当大,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答一张卷子就能获取功名。以进士考为例,需要“试诗、赋、论各一首,策五道,帖《论语》十帖,对《春秋》或《礼记》墨义十条”。

    这其中以诗、赋、论三项为最重。所谓“帖”,全称为“帖经”,即默写经典中的段落;所谓“墨义”,即笔答经义,规定为十条。默写经书为什么叫“帖”呢,因为这类考试是将经典原文的前、后句子裁去,只露出中间的某一两句或某一两行,让举子们把前、后补齐。除“帖经”、“墨义”外,还有回答“时务策”三条。

    这三项在在明经科则很重要,几乎是该科考试的全部,要不然为啥宋朝的进士们历来看不起明经及第的呢,就因为考明经大多靠死记硬背,不像考进士那样可以文采飞扬。

    因为考题量大,不论是州试还是省试,举子们都要在考场里呆上三四天,才能把所有内容答完。

    “难道不能考完之后,提前出考场?”王洋揉了揉发紧的眉头,一脸苦逼地道。虽然没有经历过古代的科举,但好歹也曾经看过小说里边描写过明清时期科举考试,据说很苦逼,睡也睡不香,吃也吃不好。

    “提前出考场?”许主薄愣愣地看着跟前的王洋,半天才干巴巴地笑了笑。“巫山先生休得说笑,莫说是考试的举子,便是主持考试的官员,也不得提前离场,必须要到时辰,所有举子方能离开试院。”

    王大爷咧了咧嘴,这下好了,原本还以为自己这位堂堂的二十一世纪超级学霸能够在这种封建主义社会里边继续称霸考场。

    可是现在听了那些题目之后,王大爷已经深深地感觉封建社会对于自己这位来自于二十一世纪优秀超级学霸那满满的恶意。

    看样子自己真是特么的冲动了,居然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之下想要去参加古代的科举,《论语》、《春秋》、《礼记》这些玩意,自己的确听说过,但也仅仅只限于听说过书名。

    至于这些典籍里边到底有什么内容,论语里边最多也就能记得几句什么食色性也,以直报怨啥的,而春秋和礼记……王老司机可谓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王洋干笑了两声,正要开口询问这位许老主薄,自己是不是可以先暂时不考的当口,却听到了屋外传来了脚步声,下意识地一抬头,哎哟,还真是仇人相见份外眼红。

    “想不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见面,哈哈哈……”王洋露出了一个很惊喜的表情站了起来。

    而屋外那两个公子哥儿原本显得趾高气昂,抬步堪要跨步走进来的公子哥顿时僵在原地,表情就跟见了鬼似的。“怎么是你?”

    sp:更新到,晚上还有哦,王师傅的车子一向很稳,还没有上车的乘客速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