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162章 是啊是啊主人,师师也觉得很坑爹呢
    第162章

    王洋以最快的速度抄起了榻上的被子,以标准的捕俘手手段,又像是一位优秀的渔夫,整张被子在他的手臂的抛甩之下,在空中散开朝着李师师兜头罩下。

    然后王洋猿臂轻舒,直接把已经被困在被子下方的李师师连人带被直接抄起来搁到了榻上。

    然后抢出两步冲到了门口,以最快的速度将房门栓住,王老司机这才暗松了一口气,靠,如果方才有谁窜进来找自己,那岂不是就坐实了自己是个过期萝莉控,意图猥亵未成年少女的老流氓名声。

    王大官人一扭头,就看到那从被窝里边探出了头来一脸委屈,楚楚可怜的李师师,恶胆从边走,大步走到了榻边。“你这是要干嘛,穿这么少,就不怕遇上流氓吗?就算是遇上不敢上前来动手动脚的流氓,可是你被别人看光了,拿眼睛吃你豆腐怎么办*&……&#¥%#%@#%¥……”

    王大官人唾沫星子横飞的上窜下跳,李师师一开始还缩头缩头,一副很害怕的模样,可是王洋越是叽歪,这丫头片子眼中的胆怯却已然渐渐的消去。

    虽然仍旧是一副楚楚动人,可怜兮兮的模样,可那哪像是真可怜,倒像是在故意装可怜勾引王老司机这位正人君子。特别是这个小丫头片子还故意手一松,被子缓缓地又下滑了一大截。

    王大君子眼珠子一鼓,但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奋力地将视线移开,这才义正辞严地道。“赶紧把被子拉上,认罪态度要诚恳,不许嬉皮笑脸的。”

    李师师哦的一声,悻悻地把那滑落大半截的被子又给拉上来盖住,水汪汪的眼眸眼巴巴地瞅着那喉结下下鼓动不停的王洋。“师师只是想让主人你看看人家已经变得又胖又高了,没想到主人你会这么生气……”

    “生气,当然生气,让我看到没什么……咳咳咳,你听错了,我的意思是说让人看到,岂不是就被人占了偏宜吗?”王洋像肺痨患者似地干咳了老半天,牙根发痒地道。这丑丫头,居然越来越像柳依依那个盘丝洞得德的女妖精似的,成天都知道调戏挑逗自己这位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了。

    “哦……师师知道了,下次一定会关好门的主人。”李师师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眸,强忍住那心底的孜孜甜意与得意,很用力地继续扮演楚楚可怜的丫环角色。

    “嗯,这还差不……不对,这不是重点,你这臭丫头故意的吧?”王老司机恼羞成怒地瞪了一眼这个丫头片子。

    然后一屁股坐到了榻沿,很一本正经地道。“第一,天太冷,你穿那么少也不怕冻着,第二,你是个女的,这么穿很容易被坏人占偏宜,第三,那什么你赶紧把这件衣服也给披上,不然我可真揍你屁股蛋子了。”

    “主人你真好……”李师师突然一下子扑到了王大家人的怀里边,把王洋这个老司机给扑懵逼了。“你这丫头又发什么神经?”

    “主人,师师都经常惹你生气,可是你似乎看起来很凶,经常都说要收拾人家,可是到最后都没有动手,说明主人你真是个好人呀。”手紧紧地搂着王洋,李师师轻言慢语地道。

    “……你这是在讽刺我还是在夸奖我?”王洋砸了砸嘴,总觉得这丫头片子话里有话。

    “哪有,师师就是觉得主人你的一个顶好顶好的大好人……”李师师仰起了那张清纯得令人发指的俏脸道。

    “停!再给我发好人卡我可真要揍人了。”王大公子总算是回过了味来,恶狠狠地瞪起了眼珠子,很是穷凶恶极地怒道。好像自己前两天还特地跟这臭丫头说过好人卡都是发给单身狗的。

    “好吧,但是主人你的确是个好人。”李师师委屈地撇了撇嘴,又把脑袋给扎进了王洋的怀中,闷声闷气地道,把王大君子给气的白眼翻乱,却又无可奈何。

    主要是这小妮子穿的实在是太单薄了,王洋好歹是个君子,总不能对未成年少女太耍流氓吧,那也太不符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得,好人就好人,但不许乱发好人卡,那什么你赶紧回床上去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让人家多抱一会好不会嘛,这么烟的天,师师好害怕……”李师师的小脑袋在王洋的胸口一阵乱拱,就跟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

    王大爷结实的胸肌也被她那头已然凌乱的青丝给拱得痒酥酥的。“停,不许拱了,就一小会,抱一回就好好回去睡觉。”

    “哦……”李师师藏在阴影里的唇角轻快地扬了起来。王洋为了把自己的注意力从这边暖烘烘的柔软娇躯上转移开,清了清嗓子开始转移话题。“那什么师师啊,你觉不觉得咱们应该有一间自己的宅院?”

    “为什么,在这里不是住得挺好的吗?”李师师好奇地问道。“再说了,东京汴梁的房子好贵的,一间一进的小宅院,都差不多要好几千贯,好的地段甚至都要上万贯了。”

    “……这坑爹的房地产。”王洋愣了愣,忍不住恶狠狠地吐了句槽。原本还以为就是后世的首都房地产贵。

    结果在宋朝这个封建社会时期的首都房地产也实在是贵得令人发指。哪怕是王大爷绞尽脑汁花了这么长的时间,甚至还冒险赌博,好不容易挣下了一笔好几千贯的横财。

    可钱财来得快也花得快,甭管是印刷坊,又或者是王洋倒腾的那些玩意,简直就是花钱如流水。箱子里边的金银,简直就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嗖嗖嗖的消失。

    现如今,王洋的箱子里边的财富,怕是凑下来也就不到三千贯。可是,印刷坊那边还要持续的投入,毕竟水力机械印刷机械如今还是试运行阶段,还需要调整,那也是要花钱来买材料,花钱找匠师来鼓捣的。

    “对呀对呀,师师也觉得很坑爹。”李师师很麻溜的用学自王洋的口头禅道。听到这位千娇百媚的软萌妹子那软软糯糯的嗓音,王大官人不禁咧嘴一乐,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嗯,那行,咱们就暂且先在这里住着,等主人我挣了大钱,咱们就买上两套大宅院,一套住着,一套空着……”王洋习惯的把后世装逼风格给带了出来。

    “空着……好吧,只要主人你喜欢就行,咱们就住一套,空一套。”李师师仰起了那张清丽绝伦的俏脸,剪水双眸笑成了两眼月牙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