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240章 其实我只是想安静的读书而已(第二更杀到)
    第240章

    李格非愣愣地看着那七个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其字尤可见风姿绰约的瘦金体,直接给雷得外焦里嫩,下意识地想要把脑袋往前伸,被那窗台所阻之后,这才省起自己居然已经在窗外站了快小半个时辰。

    吴助教愣愣地看着那张洁白的宣纸上的七个字,脑袋里边仿佛有七个惊雷一一炸响,绵绵不绝于耳,久久不息。

    这特么的怎么对?这特么的谁能对得了?全特么的都是宝盖头的字,重要的是,这个上联充满了一个女性的幽怨与伤感甚至是绝望,这个下联不仅仅要对仗工整,更需要能够意思契合,这特么的才是最让人吐血的地方。

    吴助教愣愣犯着傻,而其他所有围观群众也都好不到哪儿,既惊叹王巫山太特么牛逼,居然弄出了这么一个奇特的上联来,又悲愤在于,这特么的怎么对啊?

    此刻,李格非终于挤了进了斋室,几乎是用抢的将这张宣纸抄到了手中,仔细地打量着这种他过去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书法。

    不,这绝对不仅仅只称为书法,这简直,简直应该是一种书法史上的独创。在诗书绘画方面可堪研究大师的李格非快特么的疯了,那小子,那小子居然还有这样一手?

    “咦,巫山先生人呢?”这个时候,总算是有人回过了神来,左右打量,特么的巫山先生啥时候离开的为啥自己都不知道。

    一位年逾花甲,学识渊博的老博士摇着头长叹了一声道。“巫山先生已经离开了,看来这个上联,巫山先生已经料定,咱们太学诸人怕是无人可对……”

    而站在原地,脸色忽红忽白的吴助教久久不言,最终,突然身形一晃,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直接就白眼一翻软倒在地。

    王洋离开了那被自己所出的绝对震撼住的人群之后,就直接窜到了食堂这里来,点了一份饭菜一面慢条斯理的咀嚼,一面等待着那些被自己的才华震惊得呆若木鸡的学子们过来瞻仰自己这位才华盖世的巫山先生。

    可问题是等了半天别说人,连条狗都没窜过来,看着那几个一脸莫明其妙,正好奇为什么中午居然没有学生过来吃饭的厨子,王大爷的心情也很不美丽,悻悻地把半个吃剩的炊饼扔回了食盘之中。“靠,这些家伙怎么回事?居然连个来吃饭的人都没有,好歹过来吹捧我一下,拍拍我的马屁也是好的啊……”

    这边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如雷的脚步声脚传来,面对着大门的王洋赶紧坐得笔直,继续扮出了一副高深莫测,学识渊博的嘴脸,抄起了那半个炊饼咀嚼起来。

    “巫山先生在这里,快来啊……”某位学子掀开了那厚实的防止冬日的寒风刮进食堂的帘子,看到了王洋就在里边之后,兴奋地回头大声叫嚷起来。

    然后,王洋就看到了无数的青年从门外窜了进来,带着一脸的崇拜和狂热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扑来。

    前面的学子看到王洋那副从容自从,坐在案几跟前就食的模样,下意识地止住了脚步,可问题是后面的人却还在往前挤。

    王大爷一开始还能很淡定的维持风度,可是渐渐地,看着那些人全都朝着自己这边涌来,也不禁慌了神。“都别挤,你们想干嘛,特么的那是我的汤,喂喂……我靠!”

    #####

    王洋心情十分不美丽地坐在那李逾的马车之中,提溜着那几乎湿透了的前襟,旁边的李逾打量着王大君子那张发烟的脸庞,想笑又不太好意思笑。

    嗯,忙着装逼的王大才子实在是低估了这些青年们嗨皮起来之后追星的那股子劲头。一个小小的只能容纳不过百余人用餐的食堂,一下子挤进来两三百人都想要跟王大偶像近距离接触。

    结果就是,王洋跟前的案几直接被压塌掉,连带那一锅汤水全泼在这位老司机的衣襟之上。幸好王洋不愧是身手敏捷的巷战之王。

    见势不妙的情况之下,一个后翻,然后干脆就跳过了柜台,直接从后门逃了出去,要不然,现在十有八九会被压在人堆的最低下。

    不是被憋个半死,也会被压个全身粉碎性骨折。这让王大才子深刻的领会到了一个道理,那些当明星的请保镖可不仅仅是为了装逼,更是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

    例如那些以姿色示人的小鲜肉们,更是腐女团的最爱,如果身边没有几个膀大腰圆的保镖守护,很有可能会被那些身心都已经被腐化了的腐女们抓捕到某个阴暗的角度,进行一些阴暗的不可告人之秘事。

    “兄台,你今日在咱们太学,可真是露了大脸了,咱们太学楹联第一人吴助教,在楹联上,绝对算是一个难得的强者,可是遇上谁不好,偏偏遇上了兄台你,方才直接就因为思虑过度,吐血昏迷不醒了都。”

    “那老家伙吐血了?”王洋不禁有些愕然,旋及哧笑一声。“看样子那老货原本还以为可以拿捏到一个软柿子,结果却变成了自己拿鸡蛋来碰石头,他那哪里是什么思虑过度,分明就是憋气憋的。”

    李逾哈哈一笑,朝着王洋翘起了大拇指道。“之前知道名满东京汴梁的王巫山来到咱们太学的人并不多,可是今日有了这么一出之后,啧啧啧,咱们太学千来号学子,怕是已然人人皆知喽。”

    “这样的出名,本非我愿,来到了太学,其实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读书而已……”王洋不愧老司机,在这一刻,还不忘记又顺水推舟继续装逼。

    “那是自然,以巫山兄之才,想要出名,又何需要这样的手段。”不过李逾倒也是很深以为然,以王巫山之才华,哪怕是把这家伙塞到地窑里边,他的才华也绝对会像地底涌泉一般咕嘟咕嘟直冒。

    “对了巫山兄,方才还有个好消息忘了告诉你了,那王眠谷,已经跟那赵明诚搭上线,不过他现在还不好着急,但是说让咱们放心,再过几日,他定会约上那赵明诚前往城南的百花楼吃酒……”

    “想不到王眠谷做起事情来倒是挺干净利落的嘛,好,咱们到时候就等着看好戏吧。”王洋不禁喜道。

    旁边的李逾却一脸惋惜的模样叹道。“可惜咱们是太学的学生,不然,还真想亲自到那国子学去看一看那赵明诚的丑态。”

    王洋一脸烟线地看着那满脸遗憾的李逾,心说这哥们也是够变态的,一个大佬爷们给剥成光猪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你是想过去比大小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