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248章 罪魁祸首就是那王大才子(第二更到达)
    第251章

    而李清照也一脸紧张地走到了近前,打量着自己兄长那张业已经变形的脸,又看了一眼旁边的王洋,不禁有些好气又好笑地嗔道。“哥,你看看你自个这样,一会回家了娘还不得担心死。”

    “你可千万别告诉娘亲,今天晚上,嗯,这两天我跟去你堂兄那边去住两天,等这些肿消了我再回去吧。”李逾无奈地翻着白眼道。

    “你可别忘记了告诉爹,让他千万别让娘亲知道。”

    李清照撇了撇嘴,不过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而这个时候感觉自己一直被忽视的得瑟小王子赵佶终于忍不住了。“这里风太大,咱们先赶紧上车,寻个暖和的地方坐下来再聊不迟,先生还请让我的车,我这里可是有一堆的疑问想要问。”

    “能什么好问的?”王洋看到赵佶那一副八卦的模样,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扼不过这个厚脸皮的得瑟小王子,干脆就把那李逾也拉上了赵佶的马车。

    三个漂亮妞只能悻悻地瞪了一眼赵佶那个混球,只能又气鼓鼓的继续呆在一车马车之中,当然,虽然那桂花楼挺有名,酒也不错,但是那里现如今属于是案发现场,自然不会再过去忆苦思甜,而是另外寻了一家环境不错的酒楼。

    一行人在雅间里边,品着美肴,吃着佳肴,然后看着王洋与李逾这两个家伙在这里狼吞虎咽的。

    “你们怎么饿成这样,太学不是包膳食的吗?”高俅看到这两个家伙一副边鸡骨头都要吞下去的架势,忍不住打了个饱呃问道。

    “那是因为巫山兄和清芳兄原本就是想去吃饭,结果遇上了那档子事,结果饭没吃成,还狠狠地干了一仗……”早在马车之上听闻了王洋和李逾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讲述经过的赵佶忍不住显摆起来。

    食物下肚,美酒佳肴灌下,饥肠碌碌的王大吃货总算是恢复了彬彬君子的形象,抿着小酒长叹了一声,以一位受害者的姿态开始讲述起来,不过当这货讲到精采处时,浑然忘记了站在一个受害者的角度。

    而是兴高彩烈、唾沫星子横飞地描述起当时的情形,听得一票大佬爷们神采飞扬,捶胸顿足恨不得能够新临现场一般。

    而三个姑娘家虽然也听得两眼放光,唔……可惜放的都是凶光,好吧,都不用严刑拷问了,本次名震东京汴梁,引发大规模文学青年冲突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位正在这里手舞足蹈的王大才子。

    看到自家老哥摸着那张青肿的脸蛋,却仍旧笑得呲牙咧嘴的,李清照那红嫩得不行的樱唇撅的都能挂上两件皮裘了都。

    而大佬爷们包括减配版大佬爷们,唔……童贯与梁师成就属于是典型的减配版大佬爷们,毕竟出厂时零件完整,但是现在嘛因为人工手段而进行了减配,所以他们才能够成为一种终身制职业:宦官。

    都越发地对于王洋这货的战斗力的认知又提高了一个档次,这特么的一个人领着被揍得半残的六个猪头和五个娘炮的文学青年,就敢去跟对方三十来号人掐架。

    重要的是,如果对方不是又来了新的援兵,说不定对面的那三十来个国子学狗真的会被他打出翔来。

    “兄台不但文冠京华,而且武怕是也能扫荡诸学啊。”高俅看着王洋,他可真是彻底的没言语了,过去高俅也自认才华过人,而且又还多才多艺,踢得一脚好蹴鞠,写得一手好字。

    可是自打认识了王洋之后,高俅顿时觉得大受打击,跟王洋这位长华乱溢,武功过人,书画无双,蹴鞠能手相比起来,自己特么的是啥也比不了,啥也比不过。

    不过当转换思路之后,高俅着实觉得,王洋的确不是普通人,至少敢想敢干的做法,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一般而已,王某既然身为太学的一份子,自然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同学受辱,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愈演愈烈,惊动官府倒也罢了,居然连禁军也都惊动,实在是……”王大才子深觉李逾这货很坑爹。

    如果不是李逾告诉自己,诸学之间的争斗,官府是不管的,或者说只会争一只眼闭一只眼。那自己又怎么可能会那么明目张胆的与对方群殴,结果居然连大宋禁军都给惊动了。

    “禁军出动,那就代表着太皇太后以及陛下都知道这个消息了。”李迵不由得砸舌道。“那伯父他没事吧?”

    “这个,应该是没事吧?”李逾挠了挠脸上有些发痒的部位,有些犹豫地道。此次闹腾得实在是有些夸张,大宋禁军都出动了,而且赶回太学之后,老爹那副暴跳如雷的架势,没事才怪。

    这让李逾不禁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可以借口脸上的伤势未愈,回家可能会让娘亲担心,可以窜去堂弟家避避风头。不然真不知道这两天自己的身心会受到老爹的何种摧残。

    “巫山兄不愧是赤诚君子,为了同窗两肋插刀,实在是让小弟佩服,身为堂堂七尺男儿,就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才是。”听得热血沸腾的赵佶忍不住一口抽干了杯中美酒之后感慨万千地道。

    这特么的才是生活,快意恩仇,一言不合就开怼,能动手就别叨叨,啧啧啧……可惜,身为亲王的自己,顶多也就只是羡慕地想想而已,毕竟自己得为了皇家颜面着想,不然,很容易会受那些御史们的弹劾,或者是官员们的责难。

    “反正我就是觉得打架是不对的。”李清照撇了撇嘴,小声地嘀咕道,李师师很深以为然的用力点着小脑袋瓜子,反倒柳依依,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表情和目光打量着这两个心智还未完全成熟的漂亮少女。

    男人哪……就是一帮子喜欢瞎闹腾的小屁孩子似的,不管长到多大,不管他平时怎么彬彬有理,可是到了一些特定的时候,却会更愿意用暴力去解决问题。

    柳依依斜靠在案几之上,目光脉然如水,看着那一脸得色,唾沫星子横飞的王洋,嘴角微扬,犹如一位慈祥的班主任老师正在扯调皮捣蛋但是又经常拿到全年级第一的得意弟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挺之面带强笑之色,刚刚送别了两名特地跑到他的府邸里来告诉他一个坏消息的同僚。

    其中一位同僚站在软轿前,想了想之后又朝着赵挺之一礼。“唉,我等皆已尽力,只是,开封府府丞的陈情业已经呈递上去了,里边的不少东西,对于司业你可是大为不利,明日朝会,还望司业早做准备才是……”

    “多谢了……今日之恩,赵某实在是无以报。”赵挺之还想再说些什么,那人已然上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