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255章 我骗你们我的姓就倒过来写……
    第255章

    万红蹴鞠社内,王洋一脸兴奋,唾沫星子横飞地在那里很是眉飞色舞地道。

    “……也就是说,赵明诚那货让王眠谷设法接近于我,最好是能够把我给忽悠了,找个偏僻的酒楼去吃吃喝喝,而到时候,找一帮地痞流氓半道把我给揍个半死再扒光了,挂在太学的大门上。”

    而那些听到了这个消息的人们,都不禁下意识地扭过了头,朝着那赵佶这位得瑟小王子看过去。

    看得赵佶一脸烟线,臊眉搭眼的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嫩脸,这才恼羞成怒地一拍大腿。“想不到赵明诚那家伙居然这么卑鄙,居然敢抄袭我的套路。”

    “就是就是,想不到他居然这么卑鄙,敢抄袭我家殿下的套路。殿下,要不,咱们就先下手为强?”梁师成很狗腿的连声附和道。

    “不错,既然如此,咱们就应该先下手为强才对。”高俅隐蔽地翻了个白眼之后,也表示了对于自家殿下的强烈支持。

    大家也都纷纷点头连声附合,应该不仅仅把赵明诚给剥成光猪,更应该把他卖到兔子楼去云云,反正女士们都不在,大家也不用继续挂着正人君子的嘴脸。

    听着这票家伙那些地不靠谱的说法,王洋就不禁一阵头疼。“诸位诸位,能不能别光嘴上说说,来点干货行不行?

    现如今,对方的主意,跟咱们的主意撞了车,你们难道不觉得其实这就是一个十分绝妙的,让对方自抱自器,咳咳,你们听错了,我是说你们不觉得这是让对方自食其果,唔……总之是一个收拾对方的好机会吗?”

    “自食其果?怎么自食其果,还请巫山兄明言?”李逾摸着自己的下巴好奇地问道。嗯,脸上的青肿已经消了不少,总算不再让人看着觉得滑稽。

    王洋无比奸诈地一笑,蹲了下来,目露邪光地道。“对方不是想着要找一伙地痞流氓来找王某的麻烦吗?那么,干脆就设法找人,去扮成一个犯罪团伙,去跟赵明诚他们接触……”

    “……兄台,小弟我对你的敬佩实在是有如涛涛黄河之水,绵绵不绝,兄台果然大才啊,太特么的解气了,哇哈哈哈。”半晌之后,得瑟小王子赵佶一脸崇拜的模样朝着王洋翘起了大拇指,兴奋得都快要不能自己了。

    “太好玩了,嘿嘿,果然是让他们自食其果,兄台这个法子好,小弟我喜欢,哈哈哈……”

    一票思想道德品质实在是不怎么样的家伙们全笑得东歪西倒没个正形。而此刻,一直呆在另外一边的屋子里小赌怡情的柳依依、李师师和李清照,以及这段时间终于清闲下来,又特地陪着李清照一块来这里凑热闹的陈杰等姑娘们听到了这样的笑声后,都不禁面面相窥视。

    “那帮子家伙怎么笑得这么猥琐,不会是又想着闹腾什么坏事吧?”烟白分明,妒恶如仇的正义化身代表,呆萌美少女李清照果然第六感十分的敏锐。

    陈杰倒是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那些男人哪……就是一帮长不大的孩子,成天就喜欢瞎倒腾,他不要倒腾出点事来,就浑身不自在。

    不用理会他们,反正出来事,那是也他们活该,自食其果……咦,哈哈,姐姐我两个六一个五,赢了!”

    “主人这才到了太学,就已经连着闹腾出两回事端了,这次千万别再跟主人有关系才好。”李师师皱巴着小脸,看着自己跟前那数目增加了快一倍的铜板,哪怕是赢了钱,这位未成年美少女的心里仍旧不开心。

    “你家主人现如今在东京汴梁可真是声名鹊起,啧啧,中秋文会拿了魁首,金明池中秋晚宴,一只《千手观音》不知道让多少人回味至今,然后以名满东京汴梁的大才子的身份,被一个小小的书吏给拦在考院门外……”

    “居然跟亲王殿下倒腾了这么一只蹴鞠队到处挑战,而今嘛,进了个太学,就连着闹出了两件事情,虽说皆非他所愿,可是,你家主人现如今在东京汴梁,怕是上至天子,下至庶民,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喽。”

    说到了这,陈杰不禁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可惜了,两个一点一个四点,这把看样子又白瞎了。

    “是呀,我家主人可厉害了,他什么都会。”李师师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夸自己的主人,越夸她就越开心。

    “他不会奶孩子,也不会生孩子。”陈杰这个老司机下意识地把上次怼王洋的话从口中滑了出来。

    “……”三个未婚女青年用一种高山仰止,惊骇莫明的目光看着这位荤素不忌的女巾帼。

    偏生这位女巾帼还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扬了扬下巴。“怎么,难道我有说错吗?”

    “杰哥儿,你能不能别这么污……”李清照忍不住把王大哥的口头禅也给说了出来。头疼啊……自己的好姐妹居然是个老司机,这让清纯得如同长白长天池旁边的小白花的李清照很是无奈。

    而李师师一脸愤愤地瞪着这个女人,难怪脸那么圆,哼!看样子,一定是经常说别人的坏说说到了脸才变这么大的。

    #####

    “你们俩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王洋有些不太自在地活动了下脖子,目光警惕的看着这两个漂亮妞。

    “你肯定又想干坏事了主人……”李师师撅着那湿润红嫩的樱唇,眨巴着水汪汪的明眸嗔道。

    王洋不由得大惊失色,心说难道这个二百五十贯买回来的丫头什么时候开启了特异功能,居然知道自己想“干”坏事?

    王洋赶紧清了清嗓子坐了起来,表情很严肃地看着跟前这一大一小两个水灵灵的美人儿,很是义正辞严地道。“我怎么可能会天天想干坏事,你们两个不许污蔑我?”

    李师师一脸懵逼的看着王洋,不太理解自家主人这话到底是神马意思。倒是旁边的柳依依听出味来了,妩媚动人的脸蛋上顿时腾起了一朵红云,忍不住啐了这个登徒子一口唾沫,特击技九阴白骨指直接就戳了过去。“你个流氓,能不能正经一点。”

    “喂,你这个女人说什么呢,我哪有不正经了,我这个人一向堂堂正正,就算是偶尔干点坏事,也绝对我之所愿,最多也就是无心之失罢了。”王洋赶紧伸手遮挡,最终拽住了柳依依那柔若无骨的柔荑,一本正经地道。

    “比如说现在呢?”柳依依晶莹的贝齿咬着朱唇,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儿不停地眨动着,荡漾的秋波,让人心头发痒。

    “依依姐姐别闹,咱们不是说好了要拷问主人问出真相吗?”李师师酸溜溜地在旁边一个劲地猛撇嘴道。

    “对,我们是要拷问你……”回过了神来的柳依依赶紧把手抽了回来,瞪了一眼王洋这个老吃自己豆腐的登徒子。“说吧,今天你们是不是又想着要去干什么坏事?笑得那么猥琐和大声,没有问题才怪。”

    “哦,你说那个啊,当时我们就是在吹牛打屁,正好有人说笑话,结果把大伙都惹笑罢了,哪有什么坏事。”王洋面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真的?”柳依依满脸不相信地斜起眼角打量着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

    “当然真的,绝对比真金还真。”王洋用力地点了点头,那表情简直就像是站在满清的刑场前宣誓的革命党人一般坚决。“我要是骗你们,我把我的姓倒过来写。”

    “……无耻!卑鄙!”两个女人愤怒的尖叫声震得那坐在马车里边的王洋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和汗毛都因为这两个女人的声波攻击而在颤抖。

    “好了好了,开玩笑呢,瞧瞧你们,身为女性,一定要维持自己贤良淑德,温文尔雅的一面才好,若是经常生气的话,可是很容易有皱纹的哟。”王洋赶紧嬉皮笑脸讨好地道。

    “哼,你……奴家才不生气,你爱干嘛干嘛,就会是被人抓进了牢里奴家顶多也就替你送送饭……”柳依依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脸,旋及忍不住瞪了一眼这货,这才愤忿不已地歪开了俏脸道。

    “……主人,你到底是要去做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你都不告诉师师,万一你要是被抓进去了,那师师怎么办啊,师师可就没有亲人了。”李师师则一下子就扑进了王洋的怀里边,哽咽地低泣道。

    看到这两个女人的表现,王洋可谓是一个脑袋两个大,赶紧赔起了笑脸。“行了行了,我告诉你们总行了吧?但是你们可要替我保密,不然……”

    “嗯,一定保密!”李师师的俏脸从王洋的怀中扬起,干净而洁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边半点晶莹也不见。

    然后,李师师就感觉到了一股子大力传来,自己正渐渐远离主人那温暖的怀抱。

    然后,就看到了依依姐姐那张笑得不怀好意思的妩媚俏脸。“好了妹妹,别老压着他,万一把他腿压麻了怎么吧,再说了,咱们是女人,一定要矜持一些,不能让某些男人吃惯了嘴还觉得理所当然……”

    最终,李师师只能撅着嘴,一脸幽怨的坐直了娇躯,不过双眼很警惕地瞪着柳依依,一副护食的小动物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