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264章 大那啥萌妹已经提前一千多年出现了
    第264章

    而西京那边作为大宋陪都之一,自然也算是消息十分的灵动,所以万彬自然也很快就知道了,但是直到回到了东京汴梁之后,这才知道令人目瞪口呆的真相。

    大量的学子被降等,大量的学官被罚俸,这一切的起源,引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于这位此刻正一副无精打彩,实则桀骜不驯,暴脾气的王大才子。

    王大爷无精打彩地扯了个嘴角表示自己也很开桑。“兄台这一趟西京之行,想必应该颇国顺利吧?”王洋眼角下意识地往那万彬的身后边望过去,果然,又看到了一位妩媚动人的美人儿这才伸展着她那修长的美腿从万彬那辆马车之中步了下来。

    万彬冲王洋得瑟地挤了挤眼,然后朝手朝着后方一引。“来来来,万某给你引荐一位你日思夜想的……”

    五德俱全,节操满满的正人君子王某人顿时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揉了揉脸,顺便把脸庞边垂落下来的发丝往后一拔,瞬间从一副萎糜不振的瘟鸡模样变化成了一位文采风流的王大才子。

    而且还用一种既很虚伪的,略带嗔怪的语气朝着万彬道。“这,这不太好吧?……”虽然万彬这么热情,但问题在于自己真不是那样的人。啧啧……这个漂亮妞还真是个精品,看样子万彬这段时间的审美档次提高了不少。

    万彬没有注意到王洋的异样而是朝着那边摆了摆手。“还不过来,小子,堂堂大佬爷们男子汉你害什么羞?”

    王洋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他彻底的震精了,哦不,是震惊了。“男的?!”不可能?!王老司机目瞪口呆看着那位下了车之后,就倚在车畔,轻抬素手轻捻腮边青丝,眼波流转的娇俏模样,重要的是这个女人一看就知道胸口没有塞馒头,屁股也没有垫炊饼。

    以王老司机那锐利无匹的目光看来,这绝对是百分之百的女性,但是万彬居然说她是男的,这实在是让王老司机真有一种戳瞎自己眼睛的冲动。难道说古代也这么先进了吗?大吊萌妹这种在后世的传奇生物已经提前一千多年的时间出现了吗?

    “当然了,快点毕业,你小子怎么那么扭捏,给我打起精神来,爷们一点。”万彬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手挥动的速度又快了两分。

    然后,王洋就看到了一个白白净净,穿着一身灰不拉叽的衣服,还背着一个小小的行囊的青涩少年越过了那位妩媚动人的女性,走到了自己的跟前,朝着自己深深一礼。“小的毕业,见过王公子。”

    “等……等等,我脑子有点乱,看样子熬夜真不好。”王大君子一屁股坐到在马车的车辕之上,满脸懵逼地打量着这位自称姓毕名业的少年郎,然后就是那不远处仍旧站在那马车旁边一般摆拍模样骚首弄姿的长腿妹子,以及那一副洋洋得意似乎在向自己表功的万彬万老司机。

    真是吡了狗了,没想到自己这样的老司机也险些在阴沟里翻了船,摸了摸自己那显得有些发烫的老脸,王大官人干咳了两声之后,冲这位皮肤甚白,长相很是斯文的毕业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叫毕业,你多大了,毕升是你什么人?”

    “回王公子,小的今年刚满十六,毕升是小的祖父。”毕业看着王洋,小心翼翼地答道。

    “……你爹呢,你爹怎么没来?”王洋砸了砸嘴,这么个小年青能干嘛?

    毕业眼巴巴地看着王洋说道。“家父,家父现如今因为在工坊内作事伤了腿,这段时间不良于行,所以让小的过来,王公子您放心,小的虽然年纪小,但是我肯吃苦,会做事……”

    还能说啥?当然是收下他,总不能把人给弄到了东京汴梁就把他给扔出去由着他自生自灭。

    不过麻烦的是,王大老爷现如今学业繁重,所以隔三岔五才会去一次印书坊那边,那边现如今业务都交给了牛管事的儿子去打理。

    之前听万彬这货说起了毕升,可怎么也没有想来,来的居然不是毕升他儿子而是孙子,不过好歹来了个人。

    回到了怡红楼,把毕升交给了牛管事,让他记得让他儿子过来把这个小年轻接到印刷坊那边去,虽然毕业年纪不过十六,却已经跟随其父在印书坊里边干了快三年,也算是个老手了。

    但问题在于,王洋打听了半天,毕业却对于那什么活字印刷术根本就没有半丁点的了解。

    莫非自己所穿越到的时候,不是自己所想象中的那个地球的北宋,而只是平行时空之中的一个北宋不成?

    王大才子对于这个问题只思考了大约盏茶的功夫便放弃了,甭管是不是,生活总是要继续,就像这一次的胡闹,也不知道能不能引起上面的注意,王洋很是伤脑筋,嗯,特么的等到了春天,省试就要到来了。

    到时候一旦自己真的进入了考场之内,那自己王大才子的盛名很有可能就因此崩分瓦解,这可不是好脸面的王大才子愿意看到的。

    不过想得再多也没用,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历史的车轮也会滚滚向前。做好自己,努力的为自己的未来,以及华夏百姓的命运而努力奋斗才是自己最应该思考的。

    瞬息之间,王洋陡然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挺拔了许多,自己简直特么的就像是一尊金光灿烂的雕像,站在历史的车轮前沿,不对,是奔跑在历史的车轮前,自己必须加油狂奔,省得一不小心被那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线碾成锅贴饼子。

    #####

    国子学学正赵挺之的独子赵明诚被人陷害,高悬于国子学的门楼之上,成为整个国子学笑柄的消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传遍了东京汴梁的文化圈子。

    不过,赵挺之自然不甘心自己成为北宋政治舞台的笑柄,是夜,好几位与其相熟的旧党官员来到了赵府,深夜时分这才逐一离去。

    第二天,几位朝庭大员的联名奏折摆放到了太皇太后高滔滔的案头。而太皇太后看着那份奏折,半天也没有开口。

    不是她不想开口,而是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抬起了头来,目光扫过那几名官员,这才缓缓地从案几的奏折堆中找到了一份来自于开封府衙的奏折。

    摊开之后,仔细地对照了一番,这才示意身边的宦官把这些奏折拿下去。“诸位卿家,你们仔细看看这上面都写着什么……”

    那几名旧党重臣拿到了开封府尹递上来的奏折仔细一看,都不由得脸色一烟,真是吡了狗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开封县那边抓到了一帮烟长直的大汉,居然还有一名就是赵挺之府中的管事。

    根据此人的供诉,那就是他奉了自家公子之命,花钱请了这么一帮忘命之徒埋伏在烟巷子之内,就是准备要乘太学学子王洋不备,将其暴打一顿然后拿去高悬于那太学的楼门之上,让其颜面尽丧。

    一干大臣面面相窥,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貌似这个桥断似乎太熟悉了一点,哦……对了,赵挺之的亲儿子赵明诚似乎就是在一条烟巷子里边被一帮烟长直大汉给暴打了一顿之后,被化妆成女人,然后高悬在了国子学的学院门楼之上。

    “这……这他娘的也太巧合了吧?”一名旧党官员忍不住砸了砸嘴小声地嘀咕道。

    “我倒觉得这应该不是巧合,说不定是对方已经知晓了赵明诚那小子的设计,所以干脆就先下手为强才对。”一位老谋深算的老大臣最终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