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04章 这可是一件极其难得的奇货啊(第二更到达)
    第304章

    王洋出门去干他的大事去了,而李师师继续留在屋中洒扫,估摸着王洋大概已经走远了之后,这才把那扫帚给搁下,掩上了门之后直接去寻那王婆去了。

    而正在为自己闺女那拧脾气而头疼不已的王婆看到了李师师那个鬼精灵的丫头钻了进来,不由得露出了个慈爱的笑容。“是师师呀,怎么这副鬼鬼崇崇的样子?”

    “婆婆婆婆,了不得的大好消息……”李师师笑得就像是一只偷吃到了鸡仔的狐狸精一般,凑到了那王婆的耳朵边一阵嘀咕。

    这下子,王婆的嘴皮子都不禁哆嗦了起来。“你,你是说真的?那小子真是这么说的?”

    “对呀对呀,我家主人可笨了,连咱们《宋律》都记不住,说是要搞什么求婚,给依依姐姐一个惊喜,却不知道咱们宋人成亲是需要行媒的……”未成年美少女李师师很得意地显摆着自己渊博的婚姻法知识。

    “他,他说的是要娶我家闺女为妻?”王婆伸手掏了掏耳朵,似乎生怕听不清楚似的又重复着问道。

    “当然了,难道师师还能骗婆婆您?”李师师看到王婆那副一脸既惊又喜的模样,不由得吃吃地笑了起来。

    “好,好好……老天爷保佑,老天爷真是有眼,真亏了咱们家的师师,哈哈,老身这下就算是闭眼也甘心了。”

    “娘您大白天的瞎说什么混话呢,什么闭眼不闭眼的,也不觉得晦气……”柳依依突然出现在了大门外,白了一眼自家娘亲之后走了进来。

    这才发现不妥当,就看到李师师跟自家老娘都用一种很震惊的表情打量着自己,把柳依依打量的都有些毛骨悚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没什么不妥当啊。“娘,师师你们俩门什么呢?”

    王婆脑袋摇得飞快,“没,什么也没闹,娘就是闲着无聊,在这跟师师在这闹着玩呢,是吧师师。”

    “对啊对啊,我在跟婆婆玩呢,依依姐姐你怎么来了?”李师师小脑袋瓜子猛点不已。

    她们越是这样,却越发地惹得那柳依依生疑,一双足以令胆小的犯罪份子低头认罪的警惕目光打量着这一老一小。“不是吧娘亲,之前你不是还说今日你要把这半个月的帐给理出来,怎么就突然闲着无聊了?”

    “还有你,你屋子里边的地都才扫了一半,扫帚都没放回去,就窜我娘亲这里来了,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没有没有,行了,你这丫头,我可是你老娘!居然还审起老娘来了,走,师师咱们出去玩去,不理她。”被那精明得就跟那狐狸精转世的柳依依给戳破谎言的王婆不禁有些恼羞成怒地白了自家闺女一眼,扯起了李师师就往外走。

    看到了这一幕,柳依依不由得翻了个可爱的白眼,想了想最终没有跟过去。“哼,这一老一小也不知道成天嘀咕什么鬼,娘多大的人了,居然跟师师那小丫头片子玩得那么好,实在是不科学……”唔……连王大才子的口头禅柳依依都学了个十成十。

    “哎哟喂,吓死老娘了,方才那丫头怎么走起路来跟个猫似的,半点声响也没有。”王婆拉着那李师师直接就窜到了一个僻静处,这才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心口道。

    李师师也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依依姐走的叫猫步,这是主人说的。”

    “哼,那小子没半点正经的,人走的步子啥时候变猫了。”王婆一听这话,顿时又习惯性地怼了一句。

    李师师很了解自家主人与这位王婆婆的恩怨,听到了这话也不恼,只是吃吃的偷笑。

    王婆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屋子,闺女还没有出来,想来应该还在里边呆着,正在替自己理帐,想了想之后,俯低了身子朝着李师师道。“走,乘着婆婆高兴,咱们出去溜达,溜达去。”

    “好呀婆婆,我想吃徐家的麦芽饴饼。”李师师不由得两眼一亮,笑容那样的清纯可爱。

    “好,婆婆答应你,不过只能一块,那东西吃多了可是坏牙的。”

    “嗯,就一块……”

    一老一小欢天喜地的出门而去,柳依依则坐在案几前,拔拉着算盘珠子,替那个让自己不省心的老娘理帐。

    此刻,艳丽的俏脸哪怕是在认真做事的时候,也别有一番动人的妩媚和娇柔。

    #####

    蹴鞠社内,一票兄弟们纷纷向王洋表达了他们热切的祝贺,纷纷打听起了昨天夜里的事情,毕竟昨天是天子寿宴,所以只有文武百官,他们这些无官职者自然是没有资格窜到那里去看热闹。

    王洋这位男主角只需要负责在众人跟前装逼耍帅就可以了,一切的解释则交给爱现的得瑟小王子赵佶,由着这货唾沫星子横飞的在那里叽叽歪歪,听得那些没资格出现的家伙们一愣一愣的。

    对于王大官人的本事是越发地觉得高山仰止。而同样也得知了昨天的动静,今日特地与那李清照一块过来凑热闹的陈杰也不由得暗暗砸舌。

    心说王洋这货那胆可真是够肥的,那样的场合居然跟朝庭大员就那么硬怼,一般的普通百姓,到了那种地方之后,怕是连站直都困难。

    可是这家伙呢,却生生站在那种地方居然还跟朝庭大臣大打擂台,最重要的是,他居然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这同样也让陈杰不禁对那元祐印刷术多了几分的好奇。莫说是他,就算是其他同伴,也都很是神往。

    那李迵不禁好奇地问道“巫山兄,你发明的那个元祐印刷术到底有何等神奇,能不能……”

    “清俊……”老沉一些的李逾听到了党弟问出这个问题,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李迵这还没明白过来,那边陈杰倒是先开了口。“王先生,我倒是有个建议,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陈某多管闲事。”不愧是女中豪杰,连自称都不是小女子。

    “陈姐你只管说就是了……”王洋目光落在了这位圆脸的女巾帼身上。

    “你那元祐印刷术,现如今想必在天下的书商眼中,都肯定变成了一件极其难得的奇货了。”

    “偏偏这桩奇货,却不是在他们手上,而你王巫山之名,现如今已然是名满东京汴梁,他们自然是不太好寻你下手,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

    说到了这之后,陈杰呵呵一笑,依旧作男儿打扮的她扬了扬眉道。“你不会嫌我交浅言深吧?”

    王洋自然也听出了味来了,赶紧起身之后,朝着陈杰一礼,恳切地感谢道。“多谢提醒,不然,王某还真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