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17章 小时候的味道,妈妈的味道。(第三更到达)
    第317章

    李师师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那两位姐姐犹如挨了雷击外焦里嫩的模样,这鬼精灵的丫头明眸一转,笑眯眯地朝着那盯着才从地面冒出尖尖头的王洋问道。“这竹子也能吃?”

    王洋断然地摇了摇头。“吃竹子的那叫熊猫和竹鼠好不好?咱们是人类,吃的不是竹子,而是竹笋,而且这玩意的味道绝对是岗岗的……”

    李清照努力地在内心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跟一个喜欢吃竹子,丝毫不解风情的笨蛋生气,努力地维持着贤良淑德的表情,生生从牙缝缝里边挤出了一句客气话。

    “王大哥,你要是真的想吃的话,等你走的时候,小妹让人帮你把它挖出来送你好不好?”

    “那怎么好意思?……不过真的要送的话,记得把这几棵竹笋一块都挖了,不然太少吃起来不过瘾。”王洋这货连客气都维持不到五秒钟。

    “哈!……好,要不要小妹连竹子一块挖给你。”李清照终于维持不住笑脸,眼角都立了起来,愤愤不已地道。

    “竹子就不用了,那玩意我实在嚼不动。”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丛竹子的王大老爷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身后边的李清照那涛天的怒火,下意识地答道。

    柳依依看到了李清照那张可爱呆萌的小脸蛋都气的快变成包子脸了,心情瞬间变得无比的美好,巧笑嫣然地道。“表哥你就那么喜欢吃那竹笋?”

    “当然,打小就喜欢,甭管是怎么做都喜欢吃,特别是我老娘最喜欢拿老笋晒干之后,等到了冬天拿来炖腊肉,那滋味,简直没治了,而且我老娘做的时候,除了少许盐,就再也不放其他的佐料,可是那汤的味道却那样的香浓……”王洋满脸感怀地道。

    是的,干笋炖腊肉,小时候的味道,妈妈的味道。当然不是指自己淘气被自家老娘拿竹鞭子抽的时候,而是指老妈拿笋干和着腊肉用小火炖出来的那滋味,简直没治了。

    自从母亲离世之后,每每思念时,王洋总是会去买些笋干和腊肉来,照着母亲的手法去做,虽然仍旧鲜香,可是,却再也没有那个熟悉的人,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看着自己将那一碗碗鲜香的浓汤饮下。

    听得此言,李清照那原本的涛天怒火尽数化为了乌有,目光之中不由得有湿意在酝酿,而柳依依的眼圈也不禁微微一红。

    都听出了王洋那显得轻快的语气里边,那股子浓念的思念与感怀。而李师师忍不住红着眼圈紧紧地握住了王洋的大手。“主人,别难过好不好?”

    “没事,不难过,逝者逝矣,生者该当庆幸,庆幸自己还能继续活着,至少,可以用思念去缅怀逝者……”王洋眨了眨微润的鹰目,抬起了另外一只大手,轻轻地揉了揉李师师的脑袋笑道。

    #####

    李清照不愧是文学女青年,除了几个搁在房内的大酒坛子显得有些不太和谐之外,房间里边满是各种古雅的装饰物,还有不少的青铜器、玉器、竹简等物。

    还有悬挂着的一些石碑的碑拓,甚至王洋还看到了好几件不知道是春秋还是战国时代的青铜器,打量着那些造型古拙的青铜器,王洋啧啧有声地道。“我说李家妹子,你这里珍藏可真是不少啊。”

    “还好吧,莫非王大哥你也喜欢这些金石古物?”李清照正在那里提着一个酒斗,从那启封的酒坛子里边取酒,听得此言,下意识地问道。

    “嗯,还好吧……”王洋砸了砸嘴,这些玩意造型都十分的精美古拙,但是在后世,王洋虽然逛过不少的博物馆,可是所能够见到的青铜器却并不多,究其原因就在于古代的战乱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前人的文化遗产都因此而损毁坏掉。

    再说了,古代有很多没有节操的统治者,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挖前人的墓,把里边的珍藏古玩给捣腾出来,喜欢的就自己留着当纪念,不喜欢的就拿去卖钱来以充国库或者军资。

    最典型的就是曹操那个老司机,唔……说到了这里,王洋不禁想到了一个关于老曹家的笑话。

    话说三国群雄之中,最有名的三个大军阀家族,一个就是曹家,一个是孙家,另外一个就刘家。

    孙策那位早早就呃屁的老司机应该是很喜欢权力,而且可能是自己智商不足,于是就给自己俩儿子一个起名叫孙策,一个叫孙权。叫孙策很有可能是希望自己的亲儿子的能够行军作战更有头脑和策略。另外一个儿子的涵意就很赤果果,就是渴望权力。

    而老刘家同样也很赤果果,义子叫刘封,亲儿子叫刘禅。连起来就是封禅,意思就是老刘家数百年的基业该让给我大耳朵老刘了。

    至于曹氏家族的话,或许是因为当年曹操的祖父曹腾是宦官的原因吧,从小就被切了***,所以心怀着深深的怨念。

    或许曹氏家族也不知道是为了缅怀这位祖宗,又还是恶意吐操,于是给家中的子嗣起的名连起来也别有一番的涵意。曹操、曹仁、曹真、曹爽。唔……果然老曹家污得令人无法直视。

    “嘿嘿嘿嘿嘿……”就在三位女性正坐在一旁边扮着娴淑模样静嗅茶香之时,王大老爷突然对着几件青铜器发出了一声恶意满满的淫笑声,吓得这三个漂亮妞险险花容失色,这货难道是疯了?

    #####

    “表哥你这是干嘛呢?对着几个旧铜罐子傻笑什么,笑得人浑身毛骨悚然的。”柳依依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白了一眼这个笑声鬼祟的家伙嗔道。

    王洋干笑两声,自己那一肚子的龌龊念头自然是不能与外人道也,好歹要维持自己正人君子形象。“没事,就是觉得这件青铜器的造型很新鲜,嗯,这酒的酒香感觉挺淡的,咦……此酒为何这么白?”

    “因为这是新酒啊,王大哥您请尝尝……”李清照从那装满着浓白色新酒的盛器之中舀起了一斗酒倾入了杯中,递到了王洋的跟前。

    “……咦?口感还真是挺不错的。”王洋浅抿了一口之后,不由得两眼一亮,这玩意很是甘醇可口,而且酒味不浓,感觉似乎有些像是一种低酒精度数的饮料似的。对了,就跟那甜酒酿十分的类似。

    “王大哥若是觉得好喝那便多喝一些吧。”看到王洋抿了一下之后,仰起了脖子一口抽干了一杯的豪饮架势,李清照不由得莞尔一笑,又给王洋满上了一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