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76章 既然干了这一行,那就要爱上这一行(第二更)
    第376章

    “咱们汴梁皇宫之中,共有大大小小茅房二十七间,而汴梁城内的话,有超过两百间公厕所……皆是交由那开封县衙的役夫负责打理……”

    王洋并没有如那位涂老大人之愿,先蹲在家里边休息两天再来,而是第二天一大清早,王洋就杀到了这官衙之内,随着一名右校署丞在那里翻着跟前的帐册,朝着王洋禀报道。

    “不过,由于这些公厕,大多都是国朝建都汴梁时修建的,现如今因汴梁之内人口日益增多,而显得有些入不敷用,而且还有一部份的公厕年久失修,可是咱们每年拔下来的款项不足,只能稍加修缮……”

    “另外,咱们汴梁的排污沟渠现如今看起来也是有些太过狭小,但凡有水患之时,城中低洼之处容易积水,难以排出……”

    “至于皇宫这边,去岁刚对陛下所居之地和太皇太后之所进行了粉刷上漆,而今年,则是其他娘娘的宫寝之地……”

    王洋一面听,一面拿着一根鹅毛笔在那里写写画画,这右校署的事务倒也不算繁杂,但问题在于,所从事的工作,绝对可以算是很朴实很劳动人民那种。

    环卫清洁,这些都是王洋所在的右校署的管辖范围,还得负责城市的排污,这让王洋觉得自己的工作就好像是环卫局局长兼公用事业局局长似的。

    听了一早上的工作报告之后,下午,王洋便在一名右校署丞和几名吏员的陪同之前,先去视查这开封的公共厕所。

    其中有一部份公共厕所是用砖石搭建的,但也有那种完全是以泥土夯实出来的,顶上搭着厚实的草,给王洋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七八址年代的农家肥屯积基地。

    但是,一想到北宋年间,居然就已经开始有了城市公厕,再想一想那些印度阿三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纪,他们的首都还是到处屎尿齐流的那种状况,王洋就不由得一种自豪感由然而生。

    而且这个时代的公厕不像后世的那种,包括粪坑都是那种露天,以方便那些捞粪工人们的工作。

    而且重要的是粪坑都只是直接挖个坑,根本连砖都不使用,这样一来,粪便很容易污染地下水导致生病。

    一番走访之后,天色黄昏之时,王洋请那几位随自己出来视查的同事们找了一间酒楼吃喝一顿之后,这才各回各家。

    “主人回来啦,辛苦你了,工作挺累的吧?”正在跟那柳依依坐在一起聊天的李师师看到王洋步入了院子,便欢呼一声从廊下站起了身迎上前来道。

    “累倒不是很累,那什么我还是先去洗个澡比较好。”王洋看到李师师来到跟前,冲他一笑之后,从怀里边取出了一小纸包的麦芽饴糖递给了她,看到那李师师眉开眼笑的模样,一身的疲惫仿佛也被一扫而空。

    “这怎么才一回家就急着去洗澡,莫非是在外面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柳依依很是古怪的表情打量着王洋道。

    “我可是右校署的主官,当然要去查看由本官负责管辖的那些场所,你觉得那些地方能有什么干净的东西吗?”王洋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道。难道自己还能一身臭哄哄的去喝花酒不成?

    #####

    好好的洗了个澡之后,一身舒坦的王洋回到了房间。“丫头,我上次给咱们家画的那些建筑样稿都在哪里?帮我找出来。”

    “找那些东西干嘛,不是说现在隔壁那些主体建筑都快收尾了吗?”柳依依一愣,接过了王洋抱进来的衣物,转身拿了出去交给了下人。

    “跟隔壁没关系,我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宫里的匠作监的其他衙门,看看他们能不能烧制出我所需要的东西。”

    “主人,都在这里了,你想要制作什么?”

    “马桶……”王洋的表情显得无比认真地道。

    “……我说王家哥哥,你,你这人怎么能这样,这才去上了几天公,怎么就想着要假公济私了,你这样真的好吗?”柳依依一脸黑线地看着跟前的王洋无奈地道。

    “你可想错了,我这绝非是为了一已之私,我这考虑的乃是咱们大宋的老百姓们的公共卫生安全……”

    王洋一面反驳着柳依依的话一面找到了那张马桶的剖面图,开始仔细地打量起来,王洋可是在宫里边见到过了那种烧制出来的大型瓷器。

    既然快有半人高的那种瓷器都能够烧制得出来,想必这种瓷质的马桶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将作监,本就是管理着宫庭内外的各种器物的制作,或者是宫内外的修缮。所以,等王洋拿着那份图纸去找到了中校署衙门。

    中校署令深感蛋疼,你特么明明是右校署的,窜我们中校署,还让我们给你做东西,我们又不是上下级关系。

    不过最终在王洋这货同样付出十贯钱购买五件样品之后,中校署令这才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来。

    毕竟烧瓷这玩意每一炉都会有不少的废品出现,庆幸的是所用的釉料和泥土成本极低,也就是柴火比较耗费,不过哪怕是五个那种王洋口中的样品一起烧制完成,怕也花不了三贯,再拿个一贯给那几个师傅当辛苦费,自己也能赚些零花钱。

    三天之后,三辆马车缓缓地停在了右校署的官衙跟前,而王洋终于看到了历史上的马桶一号到五号。

    还有就是面积大约一尺见方,一面为釉面,一面为陶面的瓷砖。

    虽然不论瓷砖还是马桶都不是那种后世的白瓷,也不是那种十分考究的青瓷,嗯,色彩也就是一般的那种农家碗的瓷质,但问题在于,整件马桶的内里,完全被亮晶晶犹如玻璃一般的青色釉面所包裹。

    虽然外面的釉面有些包裹不齐,但是好歹做工方面已经弥补了不足。这个时候,好几个吏员和一名右校署丞听闻了衙门空地上多了五件玩意,赶过来一看。

    “大人,这些是什么东西?”一位右校署丞忍不住朝着那不顾形象的蹲在那瓷马桶跟前敲敲打条的王洋问道。

    “马桶啊。”王洋下意识地答道。

    “……马桶,瓷的?”一帮子吏员包括那位右校署令整个人都不好了,特么的见过木制的马桶,可就没见过瓷的马桶。

    而且还是造型这么古怪别扭。“那什么大人,这玩意不经碰吧?”

    “瓷的自然没有木头耐碰,不过干净,而且耐水冲刷,重要的是有了釉面之后,就不会藏污纳垢……”王洋看到这帮子家伙满脸懵逼的模样,嘿嘿一笑解释道。

    所有人的内心都极度澎湃,特么的前几天这位状元公还一副兢兢业业勇于任事的模样,怎么今天一下子突然画风突转,这是闹哪样?

    “好了来人,去弄辆马车过来,再叫上一帮修缮厕所的杂役,咱们去端王府。”

    “??大人您这是,这是要给王府送的?”

    “废话,难道我还摆在这里蹲着玩不成?”王洋没好气地白了一眼那个干巴瘦猴的吏员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