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80章 准备开始搞样板工程了(三更到)
    第380章

    “贤弟你要试验什么?”万彬倒不觉得有什么,点了点头之后随口问道。

    “就是水泥和玻璃。”王洋也是下意识地答道。玻璃那玩意他不太清楚怎么弄,但是水泥他却很清楚,一句话,拿石头烧,把石灰石和粘土煅烧研磨之后,就可以获得水泥。

    哪怕是标号不高,可也比特么的每次彻砖都还得煮糯米汁好吧?王洋这几天每每看到那些工匠们要彻砖的时候都要先熬煮糯米,就深感蛋疼。

    万彬眨巴着他那双大大的眼睛,朝着王洋好奇地问道。“水泥?这玻璃的话,万某倒也是曾听闻那些大食商人有其他胡商说起过,可是这水泥到底是何物?”

    “你听说过玻璃?”王洋不禁一愣,不过很快便回过了神来,也是,现如今既不是汉朝也不是唐朝。

    现如今可是宋朝,西方的教堂都不知道修了多少了,而且西方的教堂最喜欢的就是拿那种碎玻璃去镶嵌教堂的窗户来着。

    而好像西方的玻璃生产似乎是从古罗马入侵了古埃及之后,将那些工匠都抓到了威尼斯,开始在那里制造玻璃开始的。

    “对啊,有些胡商还带来过样品,看着倒是颇为新奇,可惜那些胡商太过贪婪,价格订得极为昂贵,而且那玻璃也没有什么太过适用的用途,也就是拿来做些小物件装饰罢了。”万彬的解释,亦让王洋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们可有拿来镶嵌窗户?”

    “这个,不可能吧,他们卖的那些玻璃都并不大,而且形状都不甚规则,重要的是一点都不素雅,花花绿绿的,镶嵌一扇窗户,怕是没个十七八贯下不来……”万彬指了指王洋房间那扇窗户说道。

    王洋听得此言,不由得卧了一大个槽,靠,想不到……那些西方蛮子居然还是赚大宋王朝的钱,这还了得。

    重要的是,自己这才想着准备要试试烧制玻璃,对方居然已经开始在大宋的境风卖玻璃了,特么的这不就是典型的赤果果的打脸抢生意吗?

    正所谓叔可忍,婶不可忍。王洋详细地询问了万彬,不得不说万彬真不愧是商场游走的天材,玻璃这种商品他只见过一次,但是就把关于玻璃的很多情况都打听得清清楚楚,从而判断出这种商品值不值得自己去掺一脚。

    在他的眼里边,他那敏锐的商业嗅觉的确让他能够判断出现在眼前商品的利用价值,不过可惜的是,他终究是古人,不知道什么是大块的平板玻璃,不知道什么是透明玻璃。

    不过虽然王洋已经想考虑到了玻璃的价值,突然他又觉得很坑爹就是,他只是知道玻璃是用用石英构结而成,但是水泥他却知道得极为详细。

    因为他有一位亲戚,曾经因为一些事情而被劳教,在当地的水泥厂里边干了三年,结果问题在于,人家是干一行爱一行,专研精神十足。

    结果出来之后,直接被水泥石的那位老板给招到了自己的私人水泥厂里边去当技术员去了。

    这说明世界上的所有成功都是会给有准备的人留着,这话是那位最后一直干到了水泥厂技术科科长的亲戚经常挂在嘴边念叨的。

    “对了贤弟,你还没告诉王某那水泥到底是什么呢……”万彬果然很执着,居然聊了一圈那玻璃的话题之后,又转回到了水泥上。

    #####

    “水泥就是一种建筑材料,其作用就与那糯米汁差不多,但是用其所修建之建筑,要远远比糯米汁更加的坚固耐用,可以说是坚如磐石。”王洋这话让那万彬与柳依依都不禁一愣。

    “那行,到时候就留着一个窑口试验便是,若是贤弟弄出来了水泥,记得知会万某一声,去看一看那水泥是如此坚如磐石。”

    看着那万彬那半信半疑的模样,王洋知道,牛逼是靠嘴吹的,但是事实是需要动手外加动脑。

    端王府的改造没有浪费王洋太多的时间,而现如今正是春夏之交,很多的排水沟渠都得需要大量的人手去解决疏通,把王大爷给闹腾得头皮发麻,必须人手实在是没多少。

    毕竟现如今是春夏之交,哪怕是百姓们现如今也正处于农耕时节,所以出役的百姓并不多。倒是可以花钱去雇佣工匠,可是想要雇佣就得花钱。

    王洋干脆就拿了请求增加人手和改造汴梁沟渠以及公厕的公文,去找了将作监,希望上司能够调拔款项人力。

    将作监的官员一开始见到王洋还笑眯眯的,一听闻是来要钱,那张脸就跟三月天似的说变就变,不停的朝着王洋哭穷,一句话,要钱没有,要人也没有,将作监就是这么一个清水衙,实在是拿不出多余的人力和物力对于汴梁的沟渠和公厕进行改造。

    这让王洋也明白了,官员真特么的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哪怕是你想要认认真真的去做一件事情,也会有太多的掣肘让你无功而返,甚至是心灰意冷。

    “状元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咱们大宋的衙门那么多,处处都需要钱,而你这一下子就要改造那么多间公厕,这需要花的钱,可是足足近三万贯,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听闻了王洋的烦恼,那位致仕报告已经打了上去,就是安心的在这右校署内安心混日子的涂老大人倒是很诚心实意地劝道。

    “今年,咱们右校署的修缮费用一共是六千贯,平时修修补补的,倒也花不了太多的钱,状元公你若是想要改造公厕和沟渠的话,老夫倒也可以批个两千贯给你充作经费。

    至于其他的,那可不能动用,毕竟到时候万一宫里边哪里需要修缮粉刷,老夫还真没办法去筹钱……”

    “那就多谢老大人了……”王洋砸了砸嘴,特么的两份千贯能够什么?自己要做的是改造这汴梁两百来间的公厕,那可是好几万贯才能办得下来。

    两千贯实在是少得可怜,王洋从这位老大人的办公室里边走了出来之后,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公子,先喝点水吧,虽说就两千贯,可这倒也说明了这位涂老大人还是不愿意得罪您这位状元公才给的吧。”吴七郎给王洋倒了杯之后说道。

    “可是两千贯能做什么……我这里算了算,若是要改造一间有三十个蹲位的公厕,哪怕是不需要开工钱,可是饭钱,物料钱,怎么也得差不多一百五十贯的样子。若是要搞成那种铺着瓷砖的公厕的话,那费用就得再加三十贯才行。”

    吐了半天槽之后,王洋思来想去,既然不能一口气吃个胖子,无妨,那自己就从最小的问题解决。

    先改造十间公厕,相当于弄出样版间来,让那些汴梁的老百姓们感受一下那种新式公厕的舒服之后,以后再申请,想必也会容易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