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82章 人一定不能让尿给憋死(第二更)
    第382章

    不过身为朱光庭的同僚,赶紧劝这位老兄弟赶紧淡定一些。

    “王大人,你这样阻拦我等好吗?这里明明就是匽厕,你为何不让我们进去。你说停用就停用,这怎么可能?”

    “……我,老夫……”朱光庭突然脸色大变,再也顾不上人前,直接窜到了一旁面对着墙壁就解起了裤腰带,然后就是一阵酣畅淋漓的水响声。

    “皇天后土啊!堂堂的权知国子监祭酒朱光庭朱大人居然大庭广众之下,掏出他那不雅之物随地大小便!”王洋这货扯起了嗓子大叫起来。唔,太特么的好玩了,哈哈……

    “!!!!!”刚刚被这些的骚动给惊动而赶来的不少禁军与宦官,看着那那仍旧站在墙壁跟前舒服的打冷战的朱老爷子身上。人一定不能让尿给憋死,这是朱老大人此刻澎湃的心声。

    “谁都看不到,谁都听不到,我谁也不认识……”朱老大人默默地念叨着,手忙脚乱的系着裤腰带。

    那两份位服色紫朱的朝庭重臣看着那朱光庭的背影,然再看了眼周围那已经凑过来围观的宦官禁军杂役们。互望了一眼之后,整齐划一的扭头就走。

    终于小解完毕,浑身上下念头通达的朱光庭不愧是久经宦海的老官僚,至少这脸皮可是比一般人厚得太多,才能够如此的稳得住。

    转过了身来,恶狠狠地扫了一眼那些围观人群。“看什么看,本官如此,还不都是那个卑鄙之徒逼的。”

    目光一转,落在了王洋的身上之后,朱光庭面目狰狞的抽搐着嘴角狰狞地道。“姓王的,好,很好,你如此羞辱朝庭重臣,且等着,朱某一定会上禀娘娘,拿你治罪。”

    王洋冷冷一笑,风度翩翩地站在人群之中。“朱大人你说话可得讲良心,本官只是告诉你这个匽厕现在停用罢了,而你却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的宫禁中人的面在这皇宫之中随地大小便,本官一定会向天子弹劾,请天子治你大不敬之罪。”

    而又有好几位参与朝会的官员此刻也准备过来出恭,不想也见到了这样的场面,不禁愕然,这是闹哪样?

    “朱大人,这是怎么回事?”范纯仕也出现在了这里,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在这宫禁之内,如此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范相,还不是因为这个黄口小儿,居然无故阻拦下官,使下官在人前受辱,还请范相为我作主。”朱光庭看到是范纯仁,倒也不敢怠慢,行了一礼之后,指着王洋愤愤的道。

    “下官见过范相,那什么朱大人尿急,窜到这匽厕跟前,看到上面贴着停用二字,却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就站在这里解裤腰带,下官担心朱大人失仪,特别赶过来劝阻,谁曾料想,朱大人执意要解裤腰带尿……”

    特么的这个话题让范纯仁瞬间觉得好尴尬,不就是一泡尿的事吗?居然在这里吵得人仰马翻的,若不是有人回到大殿之内告诉自己,范纯仁怕惊扰了太皇太后和皇帝,这才过来喝止。结果居然是因为一泡尿的事……

    “你们,你们能不能小点声?那什么朱大人,赶紧回去吧,这等小事,何必与年轻人计较。”范纯仁终究是老好人,不欲把事情给闹大,所以正要拖着那朱光庭回去。

    结果不想,突然听到了王洋那义正辞严的声音传来。“……那朱大人不听下官劝阻,执意不听,在这里不顾公德的撒了一泡尿,范大人请看,这便是铁证!”

    范纯仁与朱光庭整齐划一的一扭头,就看到了王洋并指如箭的指向了一处墙壁上的湿痕。

    几十个人齐刷刷的目光先是落在了湿痕上,然后又落在了朱光庭的身上,那一张张想笑又不敢笑的脸庞,一双双诡异的视线,瞬间就让朱光庭的怒气值破百。

    “你等着,王巫山,你个黄口小儿,你三番五次羞辱老夫,老夫,老夫定向娘娘弹劾你。”朱光庭跳脚指着王洋咆哮几声之后,愤愤然的拂袖而去。

    他虽然愤怒得就像是一头发情的老公牛,但是他的心里边其实也很清楚,怕是王洋那个混帐,已经知道了是谁让他成为右校署令的。

    只是朱光庭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的报复手段居然是这么的,这么的下流无耻卑鄙,简直就特么的赤裸裸打脸的节奏。

    一想到方才自己实在是憋不住后,在那墙角来一发的模样,被数十个人看在眼里边,天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戏话。

    想到了这,朱光庭真的恨不得抄把大刀片子亲手把王洋那货给剁成人肉丸子。

    范纯仁看了一眼仍旧并指如剑,指向那个角落,站得笔直,气宇轩昂的王巫山,半天才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方才外面吵吵嚷嚷,是何在人外面喧哗?”就在范纯仁与朱光庭一同踏足到了大殿之内后,便听到了太皇太后高滔滔的那温和却又不失威仪的声音。

    而刚好打了个哈欠的天子赵煦的目光,恰好就落在了那显得有些气极败坏的朱光庭身上,不由得有些愕然,难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跟这位陷害王巫山的朱光庭有关不成?

    “老臣,老臣请娘娘治那王洋之罪。”刚进了殿,听到了太皇太后的声音,朱光庭心中顿时一热,好人哪……太皇太后愿意替自己出头那就太好了。

    “王洋?”高滔滔也是愣了一下。“那小子不是在将作监右校署吗,哀家问的是方才是何在外面喧哗?”

    “太皇太后,王洋他故意将那大殿外的……大殿外的匽厕封禁起来……不许老臣内急出恭……”朱光庭深感蛋疼地道,虽然这么说话,实在是有御前失仪的风险,可是他实在是憋不住啊。

    “……”高滔滔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你特么疯了吧,你丫个老不羞的,你内急出恭关我这个太皇太后屁事?

    赵煦不由得眼前一亮,突然想到了之前自己同意王洋改造皇宫之中的匽厕,没想到那家伙果然是一位实干家,这才首肯,那家伙就开始干上了。

    重要的是居然恰好跟这朱光庭给怼上,实在是让赵煦很是兴灾乐祸,不过此刻,他可是大宋的天子,于是相当不悦地闷哼了一声。“朱卿家,这里可是朝堂之上,议国政之所,你内急出恭,那是你自己的私事……”

    “是,是老臣失仪了……”朱光庭等半天都没等到太皇太后再说话,现在听到了赵煦之言,只能无奈地俯首认罪。

    “那王洋怎么会在宫里?还把宫中的……来人,速速去传那王洋过来问话。”这个时候,高滔滔终于再一次开口吩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