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86章 本少匠就是来抢功的怎么了?(第一更)
    第386章

    第二天清晨,一身绿袍的王洋赶到了右校署后,却不禁一愣,他拉到了一位身着绯红官袍,腰间系着一个银鱼袋的中年人站在阶上,而一干右校署官员都老老实实的立身于阶下,恭听此人训话的样子。

    “来者何人?”看到了王洋入内,这位绯红官袍腰系银鱼袋,一身官服极为干净得体的中年人朝着王洋望了过来,目光里边有着几丝捉摸不定。

    “陈大人,这位乃是今科状元,将作监丞,权知右校署令王洋王大人。”涂老大人赶紧开口给二人介绍道。

    “王大人,这位大人乃是将作监少匠陈闻庸陈大人,今日特地到访咱们右校署……”

    “原来是陈大人当面,下官有礼了。”王洋笑眯眯地上前两步,朝着这位将作监少匠一礼道。

    “唔……原来是今科状元王巫山,久闻汝才名显于东京汴梁,可惜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也算是有缘了。”陈闻庸打了个哈哈之后,表情显得很是和颜悦色地道。

    进了屋,自有杂役奉上了茶水,而这位陈闻庸端起了茶水抿了一口之后,眉头微微一皱,颇有些嫌弃地搁在了案几之上,还特地从袖子里边扯出了一块手帕来擦了擦手,然后打量起了这办公室内的陈设。“陈某来到将作监也也年余了,这倒还是第一次到这右校署来……”

    “不知陈大人来我右校署内所为何事?”王洋看着这位长得浓眉大眼,看起来倒也很是相貌堂堂的陈少匠道。

    “本官奉了将作大匠之命,特地前来主管这皇宫大内匽厕改造一事,既然王大人也到了,方才听闻涂老大人言及之前一直都是王大人负责此事,正好,还请王大人与本官说一说……”

    王洋看了一眼那表情一下子就阴郁了下去的那涂老大人,又岂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特么不就是赤果果的窜过来抢功劳的吗?

    “哦,既然是陈大人问讯,那下官自然是不敢隐瞒,咱们还是先说化粪池吧……”王洋点了点头之后,一开口,第一句话就让那位陈大人脸色微微一变。

    “陈大人知道什么是化粪池吗?”王洋一副殷切的表情朝着陈闻庸望过去。

    我特么的堂堂从四品大员,哪知道那是什么鬼玩意,光是听到化粪池这三个字,陈闻庸整个人都觉得不舒服起来,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之后摇了摇头。

    “这化粪池啊,就是咱们人类的排泄物,例如大便啊,小便啊这类的玩意,都属于人类的排泄物,然后呢,就把这些排泄物,都装到一个池子里边,而且这个池子需要特……”

    王洋一本正经的侃侃而言,旁边的那涂山也听出味道来了,强忍住笑意,也摆出了一副十分认真的模样倾听起王洋关于化粪池的描述。

    虽然涂山也觉得有些恶心,可是看到了陈闻庸那副脸色发黑,一副快要支持不住的样子,心里边就跟三伏天喝了酸梅汤似的舒爽。

    看到王洋不停是动嘴在那里讲述,虽然还拿手指点着桌安上的杯盏来比喻,本身就有点小洁癖的那陈闻庸顿时有些支持不住了。“行了,王大人,本官只是负责主管此事,这些小节,不需要知道。你不用说那么详细。”

    “可是大人您既然负责主管此事,这些事情自然是必须得知晓的啊,不然,您怎么才知道那些工匠们挖的化粪池的大小合不合规则,那化粪池的前池和后池之间的通道坡度是不是合适……”

    “不光是化粪池,而且大便池与小便池之间应该有多远的距离……”

    “够了!”陈闻庸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案几之上,脸色发黑,恶狠狠地瞪着王洋,心情极度的不美丽。“王大人你什么意思?本官前来主管此事,你若是心有芥蒂,只管明言便是,何必用这样的小手段来恶心本官?”

    王洋满脸愕然的模样看着那陈闻庸道。“大人何出此事,下官怎么可能是故意在恶心大人您呢?”心说老子就是专门恶心你的又怎么的?

    特么的右校署过去直接被你们这些家伙当成清水衙门,不闻不问,这下子,一看到太皇太后的懿旨,就一下子心思活动了,怕是那将作大匠堂堂三品大员不好意思窜过来咱们这八品官的小破衙门抢功。

    结果特么的你个将作少匠,好歹也是从四品大员,居然厚着脸皮窜过来要主掌此事,老子没直接抽你的脸就已经算是很对得起你这位顶头上司的了。

    “既然陈大人觉得聊这些不妥当,那下官想问陈大人,您觉得应该怎么做才对?”王洋干脆退让一步,看看这位被自己怼得脸色发黑的陈少匠到底想要干嘛。

    陈闻庸深吸了一口气,他也不想跟王洋这位右校署令闹翻,毕竟这将作监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衙门,说不好听一点就是专门替皇家打杂的衙门,管的都是乱七八糟的破事。

    一般而言,宫里边缺了什么玩意,自然会有宦官来寻将作监,吩咐将作监做事,作出成绩的,功劳也都让那些娘娘或者是天子身边的宦官给领了去。

    所以,将作监一向难得有什么立功的机会,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混日子,难有建树的机会。这一次,也不知道怎么的,太皇太后居然下懿旨要改造皇宫大内的匽厕。

    还是直接把懿旨下到了将作监内,而且,跟他有过几面之缘的那位徐公公还特地给他漏了个底,这件事情,太皇太后十分的重视,不然也就不会亲自下懿旨了。

    这位陈少匠一听闻,顿时心里边开始发热,跳了出来主动自告奋勇的要深入下属部门去主管工作。

    他的心思将作大匠又焉能不明白,反正一位堂堂四品大员窜去从八品官员负责的右校署,你自己不嫌丢人,那你就去呗。

    于是乎,陈闻庸今天一大清早就直接窜到了这右校署来彰显他的存在感。只不过,王洋方才的那番话实在是让他整个人浑身都觉得难受。

    “当然是要先行入宫,去查看一番那些宫禁之内的匽厕都有何需要改造的地方,然后再订方案。”

    “既然陈大人如此吩咐,那下官自然遵命,就由着大人您安排吧。”王洋笑眯眯的,脸上根本就没看出有什么不悦。

    涂山这位右校署老人同样很老奸巨滑,看到王洋那副模样,心里边很清楚,这位把那权知国子监祭酒赵挺之给掐翻下马。

    之后又把那新任权知国子监祭酒朱光庭差点给憋出尿崩来王大才子肯定有的是办法收拾这位窜过来想要抢右校署功劳的陈少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