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87章 陈少匠整个人都不好了(第二更)
    第387章

    而陈闻庸很清楚王洋这货不是什么善良之辈,而且之前,那位徐得功徐大总管可是提醒自己了,小心这位王大状元可是睚眦必报的主,小心把这货惹毛了给你来横的。

    所以,陈闻庸呵呵一笑,摆了摆手。“王大人你初来乍到,这右校署诸多工作想必你也还不甚熟悉,所以就不劳烦于你了……”

    老子直接把你撇开,不跟你打交道,你还能怎么的?陈闻庸看到那王洋表情愕然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一阵暗爽,任你奸滑似鬼,也要喝陈某的洗脚水。

    然后陈闻庸就把目光落在了那看起来干巴瘦,看起来很是老实巴交的涂山涂老大人身上。

    “涂大人,可愿随本官一起主持宫禁修缮改造匽厕之事?若是能够有涂大人您这样的右校署老人相助,想些此事一定能够做得更加的利落便捷。到了那时候,想必太皇太后,也一定会知晓咱们将作监右校署的功劳……”

    看着那陈闻庸一副舌绽莲花的架势,王洋脸上仍旧在笑,心里边却是越发的不爽起来,看样子这位陈大人还真是想功劳想疯了。

    而且不光是为了抢功劳,居然还想要学着人玩一招分划瓦解,不过,王洋哪怕是能看穿,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涂老大人有他自己的想法。

    涂山听闻了那陈闻庸之言后,一双昏花的老眼顿时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那陈闻庸,那张已经快掉光牙的嘴也张得很大,里边那明显发黑的牙洞看得陈闻庸差点连脸上的笑容都没能维持住。

    “涂老大人,涂老大人?”费了半天唾沫星子之后,看到那涂老大人仍旧是那副直勾勾的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咧着嘴一动不动的模样,陈闻庸的心里边不禁有些发毛,难道这老货喜极攻心,已经翘辫子了不成?

    “陈,陈大人,您说的都是真的……”仿佛这才缓缓回过了神来的涂山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丝生气,声音透着一股子嘶哑和狂喜。

    看到这位六七十岁都才区区八品小官的涂山这副模样,年方四旬就已经从四品下的陈闻庸一股子优越感顿时油然而生。“本官好歹也是将作监少匠,难道还能为了这点小心相欺于你不成?”

    “是啊是啊,陈大人乃是国子柱石,咱们这右校署一个这么丁点大的小衙门,您亲自过来主持,实在是让下官诚惶诚恐,那什么若是陈大人有什么用得着老夫的地方……”涂老大人说着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口水就从嘴角流了出来。

    偏偏这位涂老大人一副犹未所觉的模样,陈闻庸的眼珠子就鼓了起来,抬手指头那涂山。“你,你……”

    “哦,实在不好意思,涂某年老体衰,偶尔这嘴角不听使唤,但是能够为朝庭效力,为陈大人效力,下官就算是把命搭上,也是心甘情愿……”

    陈闻庸看着涂山抬手,直接就拿那官袍袖子这么一抹,然后咧开没牙的大嘴冲自己一笑。陈少匠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一看笑容满面,可实际上奸滑似鬼,而且还特么的连怼了两任权知国子监祭酒,却活得滋滋润润的今科状元。

    另外一边,则是怎么看都像是行将就木,愣头愣脑,仿佛随时都会突然发脑瘫的涂老大人。

    怎么办?陈少匠可不想自己正在那宫中走访视查,展现自己兢兢业业的实干家的风采之时,特么的旁边突然有个重要角色用流口水,手脚抽搐这样的手段把自己的风头尽抢。

    说不定到时候还落得一个不知体恤下属的不好名声。可是,一想到那皇宫大内改造公厕之事,受到了太皇太后的重视,这可是徐大总管亲口告诉自己的。

    所以,陈闻庸思来想去,最终把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涂老大人年老休衰,已经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了,本官岂能再让你过度劳累,看来,只能有劳王大人与我一起了……”

    “既然陈大人有命,下官焉敢不从。大人请……”王洋呵呵一笑站起了身来,去呗,那就去吧。

    陈闻庸心里边虽然对王洋怀着一丝戒备,但是看到王洋十分心态十分平和,而他也渐渐的也就放松了警惕。

    毕竟自己乃是将作监少匠,位仅仅在将作大匠之下,这位王右校署令再牛逼,也不过是将作监下属的官员,自己是他的直属上官,别的不说,除非这姓王的不想当官了,不然他除了乖乖听话之外,还能干嘛?

    王洋很认真,也很实在,陪同着这位陈少匠入得皇宫之后,开始走访起了皇宫之内的诸多匽厕。

    就连天子那片居所,陈闻庸一开始还有些犹豫,可是在王洋的怂恿之下,他仍旧觉得王洋这货说不定就害自己的心思。正自犹豫的当口,却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了脚步声。

    陈闻庸下意识地一回头,看清来人身着明黄龙袍身边有禁军甲士护卫,前呼后拥而至,不禁有些腿软。

    “朕当是谁在这里,倒没想到居然是王巫山你。”看到了王洋与一位陌生的官员停留在这通向自己寝宫的道路上徘徊,赵煦不禁笑着主动打起了招呼。

    “微臣见过陛下……”王洋赶紧朝着大步走过来的赵煦行了一礼。

    而那陈闻庸敢在王洋跟前装逼,但是看到了赵煦这位大宋天子现身,直接秒怂。“微臣参见陛下……”

    赵煦走到了近前之后,有些疑惑地打量了一眼那陈闻庸,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二位卿家平身,你们这是……”

    陈闻庸抬起了头来之后,有些激动地道。“启奏陛下,微臣乃是将作监将作少匠陈闻庸。

    昨日太皇太后有懿旨,着我将作监负责皇宫大内入恭之所的改造事宜。微臣接旨之后,就立刻前往右校署,着右校署一干官员工匠随微臣入宫……”

    赵煦有些愣神地看着这位表情显得有些激动的陈闻庸,然后又看了一眼表情显得十分平静的王洋,赵煦顿时深感蛋疼,该不会是王巫山这货又想要闹什么妖蛾子了吧?

    “原来是陈卿家,嗯,那什么王巫山,你且随朕过来……”赵煦朝着那满脸激动的陈闻庸点了点头之后,朝着王洋吩咐了句后,便大步朝前走去。

    王洋只能歉意地冲那位目瞪口呆的陈闻庸点了点头之后,快步跟上了那赵煦的脚步。

    “我说王卿,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太后懿旨?还有这关将作监什么事。”走到距离那呆若木鸡的立于当场的陈闻庸十数步后,赵煦这才停下了脚步,朝着王洋好奇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