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88章 皇宫严禁如某人随地大小便(第三更)
    第388章

    “陛下,昨日太皇太后不是寻微臣过去询问了一番这改造出恭之所的用意,微臣给她解释了一番之后,昨日下午,娘娘的懿旨便到了将作监。”

    “至于这位陈大人,他说他是奉了将作大匠之命,特来主持这皇宫大内匽厕改造工程的……”王洋朝着陈闻庸那边歪了歪嘴之后小声地解释道。

    “……看来,你似乎不怎么喜欢这位将作少匠是吧?”赵煦看了一眼那位伸长脖子,满脸好奇朝着这边张望不已的陈闻庸,不禁嘴角微微一扬,声音越发地低沉得只有站在身边的王洋才能听得真切。

    “陛下,微臣可没有这么说过。”王洋摇了摇头,一副很正气凛然的模样,看得赵煦想抄鞋底子抽过去。

    “你先别急着发难,待朕与问一问皇祖母……”赵煦刚说了这么一句。王洋却坚决地摇了摇头。

    “陛下万万不可如此,向来只有臣子为君王分忧的时候,哪有君王还得为了臣子的公务操劳,陛下若是信得过微臣,就由微臣自己来做便是……”

    这话倒是让赵煦心中不由得一暖,这特么才是真正的肱股之臣。只是,赵煦又有些担心王洋到时候跟这位窜到了右校署去抢功的将作少匠闹个不可开交。“也罢,不过……”

    “其实,微臣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打打杀杀,很愿意跟人讲道理,只是一般人不太愿意跟微臣讲道理罢了。”

    “但是臣一定会以德服人。”看着跟前的赵煦,王洋很是雄纠纠气昂昂地说道。

    “……好吧,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千万别给朕又在宫里闹腾出什么事情来,不然,皇祖母怪罪于你,朕可是保不住的。”赵煦无可奈何地扔下了这么一句警告之言。

    赵煦最终离开了,嗯,表情很复杂的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他那同样复杂的目光打量了那陈闻庸一眼,那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只即将被蹂躏的羔羊,这样的眼神,看得那陈闻庸心中一阵发毛。

    王洋终于又回到了陈闻庸的跟前。

    “陛下找你过去是为何事?”陈闻庸看到王洋走了过来,第一时间便迫不及待地问道。他虽然也是四品官,可是他是四品官里边最低端的,而且又是呆在将作监那种小部门里边,所以很渴望能够在天子和太皇太后面前刷声望。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洋这货居然获得了少年天子的青眼有加,实在是让他又妒又恨,不过好歹也是十多年的老官油子,表面上倒是没有丝毫的表露。

    “陛下就是询问了一下端王殿下的一些私事,毕竟下官与那端王殿下私交甚好。”王洋当然不会说实话。

    听到了这么一说之后,陈闻庸眉头一皱。“陛下就没提及这一次宫中改造出恭之所一事?”

    看到王洋摇了摇头,陈闻庸不禁有些失望,领着一票小弟继续在这皇宫之中晃悠。这货可不像王洋还要实地查看,完全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站在那些匽厕外面指指点点,叽叽歪歪。

    这间匽厕的风水不好,那些匽厕的朝向有问题,所有随员都一脸黑线的听着这位将作少匠在这里不懂装懂的瞎指挥。

    绕了一圈之后,来到了那大殿附近正在改造的匽厕。仍旧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满意,总之典型的鸡蛋里边挑骨头的架势,而王洋却乐呵呵的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不过在走到了之前朱光庭随地大小便的那个位置之时,王洋特地掩了掩鼻子。“大人,之前居然有人在这一带随地大小便。”

    “不会吧?这里可是皇宫大内,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如此?”陈闻庸满脸错愕的望向王洋道。

    果然,这货还真不知道那件事情,王洋这货眼珠子鬼鬼崇崇地一转,满脸正义凛然地道。“微臣与那人也不是很熟,而且那人还大言不惭,怨声载道。”

    “岂有此理,咱们乃是奉了太皇太后懿旨,改造这宫内的出恭之所,谁敢多言。”陈闻庸顿时很是不悦地道。

    “那陈大人,您觉得咱们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宫中的诸人,在这匽厕改造期间,不要像那人一般随地便溺……”

    陈闻庸听得此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那是自然,我等既奉太后懿旨,当兢兢业业做事才是,若有人敢在宫禁之内随地大小便,当警示责之……”

    “下官谨遵大人命谕。”王洋一副很虚心受教的样子道。嗯,陈闻庸对王洋的印象,虽然不敢说大为改观,但是好歹比起一开始的印象要好了很多。

    心里边暗暗琢磨,之前那位徐得功徐大总管还特地提醒自己,王洋这货是刺头,为神马自己半点感觉都没有。

    看样子,说不定是这位新科状元做了什么令那徐大总管不喜的事吧?唔……等有机会得拜访一下那位徐大总管,感谢他替自己出了个建功立业的好主意。

    查视了一番,显得摆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之后,可惜,除了见到了皇帝之外,其他的重要人物都没能见到,刷不了存在感,不过没关系。

    反正自己既然主持这皇宫大内的匽厕改造工程,那么有的是机会过来刷存在感。草草的巡视了一遍之后,一向身娇肉贵的堂堂将作少匠陈闻庸累得够呛,决定回衙门去了。

    至于王洋他们则还要继续留下来辛辛苦苦的干工作,对于王洋等人的辛劳,陈妆庸表示了肯定,希望他们再接再励,争取干得又好又快,不要给自己这位将作少匠丢脸。

    目送着这位拿腔捏调的将作少匠离开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王洋的身上。毕竟王洋才是右校署的主官。

    “方才陈大人说的你们都听到了?”王洋转过头来,朝着身后边的一干右校署官员吏员工匠们问道。

    所有人都面面相窥,然后都很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嗯,陈大人说的虽然有些地方有些偏颇,但是有些话却说得很对。所以,我们应该要提醒一下宫中诸人,在这间匽厕改造期间,不要像某些人一般随地便溺……”

    “所以,来人,去找十块木板来,然后再找十根木棍,还有十张宣纸,另外再弄一份笔墨纸砚过来……”

    第二天一大清早,打着哈欠的文武重臣们经由朱雀门的侧门,进入了宫城之后,来到了文德殿前,便看到了一块告示牌斜插在那文德殿的拐角位置。

    有几名好奇心重的官员走了过去之后,看到了上面的内容,脸瞬间就黑了下来。而有好几个家伙却差点抱着肚了滚倒在地上。

    但见那块告示牌上赫然写着:此乃皇宫大内,严禁如某人随地大小便。下面居然还有署名:将作少匠陈闻庸晓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