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89章 撕了一张,还有一张,还有……(第一更)
    第389章

    “严禁如某人随地大小便……这某人说的是谁啊?”某位与那朱光庭素来不和的大臣故意念出声来,还装出了一副很懵懂很迷茫的样子。

    “!!!!!”正要迈步走上台阶的朱光庭听到了这句明知故问的话,下意识地脸色一黑,抬起的脚也僵在了半空,脖子一扭,便看到了那位大臣一脸似笑非笑地朝着这边望了过来,而另外还有好几个大臣强忍住笑意,朝着自己投来了诡异的目光。

    “姓商的!老夫可没得罪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朱光庭嘴角一抽,朝着那位大臣喝道。

    “商某也没说你啊,不过这里张贴的告示上就是这么写的,商某这才好奇的随意问了一句,倒不想你朱大人这话也搭得太巧了吧?”那位商大人嘿嘿一笑,指了指他跟前的告示牌道。

    大步走了过去的朱光庭在看到了那份告示之后,脑袋直接就炸了,哆嗦着嘴皮子,双目之中凶光连闪,仿佛随时都从里边掉出锋利的刀片。“陈闻庸,将作少匠,好,很好!”然后上前两步之后,恶狠狠地一把将那告示直接给撕掉。

    “朱大人,你这么做不太妥当吧,这可是将作监的告示,你是权知国子监祭酒,又不是将作大匠,怎么能随意处置其他衙门的告示。”

    “老夫就处置了,你能怎么的。”朱光庭恼羞成怒地咆哮道。

    还好,有几位大臣赶紧劝了半天,总算是把差点怼上的两人给劝开。朱光庭这才满脸愤愤地离开,拾阶而上。

    “咦,这边也有……”另外一头,好几位大臣也在那边对着一块告示牌指指点点,朱光庭一个狮子摆头,以最快的速度冲下了台阶,窜了过去,相同的字迹,相同的标语和署名。

    朱光庭简直就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怒吼着扑了过去,一把再次将那告示给撕下来。然后就听到了身边的大臣说道。

    “朱大人,前面似乎还有……”

    朱光庭鼻孔冒烟的抬起了头来,看到了三十步外同样有一块醒目的告示牌上面隐隐约约有字迹。

    怒火几乎把那朱光庭燃烧得整个人几乎炸裂掉,以八步赶蝉的速度扑了过去,再次唰啦,撕掉。

    抬起了头来,恶狠狠的张望左右,当看到不远处还有一张同样的告示牌后,朱光庭差点气得心肌梗塞。

    “陈安道,你什么意思……”入得殿内,太皇太后和那天子都未至,而那朱光庭气喘如牛,手里里抓着好几张告示,黑着脸找到了那将作大匠陈安道,走到了这位将作监的负责人跟前,朱光庭直接喝道。

    这话直接就把那年过六旬的陈安道给问愣了。“我说朱大人,你我近日无怨过去无仇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将作监安敢如此羞辱老夫,老夫一定要讨一个公道。”朱光庭愤愤不已地指着那陈安道的鼻子顿时喝道。

    陈安道虽然主掌这没油又,既无权又无势的将作监数载,一向都属于是游离于这重臣边缘的人物,可好歹也算是九卿之一。

    突然被朱光庭指着鼻子喷了好几句,脾气也顿时上来了。“姓朱的,你什么意思?陈某可有得罪过你了,你居然如此与老夫说话。”

    两人直接就在这里吵嚷了开来,而就在这个时候,监察御史赶紧过来劝阻,特么的你们能不能别老闹腾好不好,这里是朝堂,成天闹腾,惹得天子与太皇太后不喜,咱们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可是就在相劝之时,太皇太后却已经从那后面的侧门进入了大殿,听到了殿中的争吵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特么的闹的又是哪一出?

    昨天刚刚让那朱光庭和王洋闹腾了一场,怎么今天又闹腾上了,重要的是太皇太后听到了朱光庭的声音,心情顿时变得深深的忧郁起来,该不会又是那个臭小子闹腾出来的破事吧?

    同样,天子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走到了门前,听到了里边的吵闹声,瞬间顿感蛋疼,特么的为什么第一时间自己总是会想到王洋那张故作大义凛然的嘴脸。

    不过,相比起那太皇太后,赵煦却没只是淡淡的蛋疼,更多的还是好奇,到底又是什么鬼情况让那朱光庭咆哮如雷。

    听到了宦官那尖锐的嗓音的提醒,朱光庭与那陈安道哪怕是有再多的怒火,现在也只能强行忍耐住。

    而当那少年天子隐蔽地打了个哈欠的时候,另外一头的太皇太后高滔滔询问诸位卿家可有要事上奏。

    朱光庭本想蹦出来,可是一想到这事实在是太过丢脸,特么的总拿大小便来在朝堂之上说事,自己不腻歪,太皇太后都会腻味自己不懂事。

    所以朱光庭决定忍下来,可是他能忍,那位将作大匠陈安道却忍不了,就算你朱光庭是国子监祭酒那样的重臣,我只是将作监这样的清水衙门的首脑,可老子好歹也是九卿之一,你特么的是从三品,老子也是从三品。

    凭什么你就能冲陈某人叽叽歪歪,所以陈安道直接就站了出来。“娘娘,臣有事启奏,臣要弹劾权知国子监祭酒朱光庭。”

    赵煦:“……”

    满朝文武:“……”

    太皇太后高滔滔:“……不知陈卿家为何要弹劾朱卿家?”

    “娘娘,微臣一向本份,从不与人争执,可是今日早朝未开始之前,那朱光庭却突然来寻微臣的麻烦,出口不逊,口口声声直指我将作监胡作非为……”

    “微臣实在委屈,特请娘娘主持公道。”

    朱光庭知道此刻已经也按捺不住,越班而出。“娘娘,臣弹劾将作大匠陈安道御下不严,任由其属下胡作妄为,在这皇宫大内之地,竟然设计告示,羞辱微臣,臣心中不忿,才与之理论……”

    听着这两个家伙叽叽歪歪互相攻击,太皇太后的心情瞬间变得很不美丽,特么的你们这些人能不能成天拿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拿到朝堂之上来说行不行?

    “娘娘,不信您请看这份告示,就是出自将作监将作少匠陈闻庸之手笔。”朱光庭手里边揉着那么多张告示,自然是不想再让别人看到个中内容来嘲笑自己,现在嘛,正好可以当成对方的罪证。

    那张被朱光庭这货撕下来的告示,最终被摆到了太皇太后高滔滔的眼皮子底下,看着那上面的警告标语,高滔滔一脸黑线,这特么是什么鬼?

    下意识地,脑海里边浮现出了王洋那张貌似无害的笑脸,特么的该不会又是那小子在搞事情吧?

    不过似乎又有点不对,这下面的署名却是那将作少匠陈闻庸。高滔滔本不欲将事情闹大,正想出言各打五十大板,结束这场纷争。

    可结果没想到的是,那边头,少年天子赵煦卟哧一下子笑出了声来,虽然他旋及又强行忍住,可是在这寂静的大殿之内,显得那样的明显。

    朱光庭忍不住下意识地扭头朝着少年天子望过去,特么的你好歹也是堂堂的皇帝陛下,能不能别这么兴灾乐祸行不行?

    “咳咳,唔……这个,朕也是看了,这份告示没有什么问题吧?”赵煦强忍住了笑意之后,故意地板起了脸,弹了弹手里边宦官递来的这份皱巴巴的告示。

    “上面又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是你朱卿家在皇宫大内随地大小便,为何朱卿家你如此恼羞成怒呢?”

    “……”朱光庭整个人都不好了,特么的这段时间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在这皇宫大内随地大小便了,这上面的某人不是指自己还能是谁?

    可偏偏,偏偏朱光庭还真没脸跳出来戳着上面的某人两个字再戳戳自己的鼻尖,大义凛然的说就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干过。

    真要那么做的话,那自己不仅仅是名声给全毁了,甚至会被所有人当成傻逼。

    “是啊是啊,还请陛下明鉴。”听到了少年天子此言,陈安道大喜,老泪纵横一脸委屈地道。“分明就是那朱光庭仗势欺人。”

    高滔滔轻轻一拍自己的前额,对呀,自己怎么没有注意到这点,分明就是被朱光庭那个混蛋给误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