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90章 那个混帐王八蛋怎么就阴魂不散(第二更)
    第390章

    不过,这仅仅是误导吗?高滔滔不禁有些疑惑,这位将作少匠陈闻庸,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自己之前虽着下旨给的是将作监,可是点名了让那右校署负责主掌此事。

    就在高滔滔满心疑惑的当口,这个时候,却又旧党重臣站了出来为朱光庭说话。

    “不过陛下,话虽如此,但是那陈闻庸如此做,分明就是含沙射影,诋毁朝中重臣,臣以为,当责其过……”

    “是啊,同为一殿之臣,怎么可以如何诋毁同僚,实在是令人齿冷。”

    “可有谁知道,这些告示牌是何人所立?”高滔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不过很快,便有宫内的宦官上前禀告了高滔滔,乃是出自将作监右校署令王洋的手笔。

    “……又!是!他!”朱光庭脸色铁青的咬着牙根恶狠狠地道,特么的,那个混帐王八蛋怎么就那么的阴魂不散。

    居然三番五次的羞辱老夫,实在是可恼可恨之极。

    赵煦顿时想到了昨天王洋跟那陈闻庸一起出现时的场面,不禁一阵头大。“不过,为何署的乃是陈闻庸之名,这里边想必是有什么因由才对。”

    听到了赵煦这位少年天子之言,高滔滔也不禁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终于开口发话。“那王洋不是在宫禁中负责改造事务的吗?传他来问一问。”

    不过很快,被派去传懿旨的宦官就窜了回来,告诉高滔滔,王洋并不在,就连之前正在改造的匽厕也停工了,一个人也没有。

    高滔滔不由得双眉一扬,这臭小子又在捣腾什么鬼?难道他就不怕哀家责罚不成?

    “来人,传诏将作少匠陈闻庸和右校署令王洋入宫谨见,哀家倒要好好问一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高滔滔很想知道,明明自己是让右校署负责此事,为何今日居然停工了,而且还有那陈闻庸又是怎么一回事。

    #####

    “我说状元公,你那么做会不付太冒险了,如此一来,你可是真把那陈少匠给得罪死了。”涂老大人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看着坐在案几后边提笔在那里奋笔疾书的王洋说道。

    “老大人,我这也不过是公事公办而已,再说了,这本是咱们右校署的功劳,就算是他是将作少匠,也没这么明目张胆来抢功的。”

    “肚子里边没有半点的专业,却自以为是的指手画脚,哼,昨个我没当面跟他顶起来,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徐山看着跟前侃侃而言的王洋,不由得深感蛋疼,你特么的叫给人面子?光是那些告示牌,就能把人给气个半死,不过王洋终究与自己不同。

    自己不过是一位快要致仕了的老朽,而王洋却是少年得志的状元公,起点比自己这位年过四旬,这才经由杂科出身,一直在低阶蹉跎的自己完全不同。

    起点跟自己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何况涂山也是听闻这位状元向天子献过元祐印刷术,与那端王殿下交情不浅,而且如今更是被那位名满天下的苏学士赞其为可安坐其席右。

    别说那将作少匠,怕是将作监的将作大匠,只要有脑子,想必也不愿意得罪这样一位背景深厚的少年英材。

    而昨天那位陈闻庸到了这里之后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模样,涂山就觉得有问题。听闻这货是要过来主持工作之后,涂山第一时间就去看了王洋的反应。

    结果这位久闻其暴脾气,在太学跟国子学掐架,之后又怼得那赵挺之最终丢官去职的状元公居然难得的没有发脾气,涂山就知道这里边肯定有鬼。

    所以,涂山昨天用装病这一招把那陈闻庸给忽悠了,就是想要置身于事外,结果昨天下午,几名随同陈闻庸与王洋一同入宫的官员就告诉了涂山一些内幕消息之后。

    涂山就知道,那位陈大人怕是要倒大霉了,不过,站在他的立场,还是有些担心王洋,毕竟有位背景深厚的状元公成为自己的同伴,而且既没有因为自己出身杂得而看不起自己,还很懂得为右校署着想。

    而自己同样也希望能够在致仕之前,勋官官阶能够再升一升再退下去。

    “二位大人,宫里边来了人,要传状元公入宫谨见。”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署丞匆匆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道。

    “既然如此,那劳烦涂老大人您留守此地,王某就先入宫走一趟。对了涂老大人,记得帮忙写封公文递往将作监,咱们需要大量的瓷马桶和瓷砖,不知道他们能边能不能筹措出来,若是不能的话,能不能给咱们调拔一些经费,咱们自己采买。”

    “这件小事就包在老夫身上了,不过状元公此去,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才好。”涂老大人点了点头之后,赶了两步,朝着王洋的背影叮嘱道。

    王洋转过了头来,朝着涂老大人点了点头,这才快步而去。

    而出了衙门,就看到了那位将作少匠陈闻庸已然站在了他的官轿前,表情显得有些既激动又有些揣揣不安,而看到了王洋之后,很是矜持一微微颔首,然后有些疑惑地打量着王洋。“太皇太后也召你谨见?”

    “对啊,下官也觉得好奇,这皇宫大内改造匽厕之事,不是大人您全权负责的吗?太皇太后怎么会也诏下官谨见。”王洋仍旧是一脸的无辜表情说道。

    陈闻庸脸色微微一僵,旋及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便走吧……”

    陈闻庸不再理会王洋,径直坐入了轿中,不禁想到了收到的那份圣旨,旨意里边很清楚的说了,将由将作监右校署负责皇宫大内的匽厕改造,务必要赶在秋末天子大婚之前完工。

    自己身为右校署的上官,自然是有权承认起总管此事的责任,何况那位徐公公也暗示了,此事太皇太后较为重视。

    说不定,今日就是想要询问工程进展情况?哎呀,可惜方才忘记向那王洋询问了,不过回忆起了昨天自己巡视了整个皇宫大内的诸多匽厕,倒也是颇有一些心得。

    到时候正好拿在太皇太后跟前显摆一二自己勇于任事之能。想到了这,陈闻庸的顿时把之前的那点儿乱七八糟的想法全抛在了脑后。

    而等王洋与那陈闻庸一同步入了朝议的大殿之内后,正在讨论国政的大臣们都停了下来,目光直勾勾的打量着那陈闻庸与王洋。

    把那陈闻庸看得毛骨悚然,倒是王洋这个厚脸皮仍旧老神在在,风度翩翩。

    “陈卿家,现如今那皇宫大内改造匽厕之事务,是你主持?”太皇太后高滔滔没有功夫跟这两个家伙浪费口水,径直单刀直入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