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91章 被人一吼直接跪舔秒怂
    第391章

    “回禀娘娘,此事如今的确是由微臣主持。”听闻了高滔滔的问题,陈闻庸不由得面露喜色,天可怜见,太皇太后终于注意到了自己这位兢兢业业办差的能吏。

    “好,很好,姓陈的,既然是你主持,那你为何要恶意攻讦同僚,将这样的告示贴满皇宫大内?”朱光庭黑着脸,阴笑着站了出来,然后摊开了一张告示,展示在那陈闻庸跟前。

    陈闻庸一脸懵逼地看着那份告示,上面白纸黑纸的写着的警告标语,以及自己的署名。

    “这,这不是我写的。朱大人,你可不能赖在我头上。”陈闻庸看到朱光庭那副面目狰狞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一慌,赶紧摇脑袋。

    朱光庭阴森的目光扫了一眼旁边那老神在在的王洋,觉得还是从陈闻庸这里更容易找突破口。“既然是你主持这皇宫大内匽厕改造,那除了你还能有谁?”

    “下官根本就没有在这皇宫大内写过字,你……肯定是你,姓王的,肯定是你在陷害于我。”陈闻庸愣了半天之后,恶狠狠的扭过了头来,并指如剑,直指向王洋。

    “陈大人,字的确是下官吩咐人写的,可是却是在您的指示之下,莫非陈大人您忘记自己昨日是怎么交待的了?”王洋表情很无辜的看着那陈闻庸说道。

    陈闻庸不禁有些毛了。“你什么意思,本官什么时候说过让你去贴告示污辱朱大人了?”

    王洋看着这个急于要摆脱责任,甚至都已经到了口不择言的地步的陈闻庸。脸色顿时一沉,不卑不亢地道。“昨日,陈大人您巡视之时,曾知会下官和一干右校置官吏,若有人敢在宫禁之内随地大小便,当警示责之……”

    “下官既要遵奉陈大人之令喻,可是,咱们的人手又颇有不足,自然就选择一种更加实用的办法,写在告示牌上,因为大人您多次提醒下官,您才是主持这皇宫大内匽厕改造工程的主管官员,那么,这告示上,自然是要署上大人之名才是……”

    “只是下官不太清楚,为何朱大人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王洋慢慢悠悠的说到了这,目光落在了那气喘如牛,面色铁青的陈闻庸身上。

    “姓王的,你敢说你不清楚?!”朱光庭鼻孔冒烟的怒吼道。

    “哦,好吧……原本我以为我已经把那种令人脸红的事情已经忘掉了,没想到朱大人却非要强逼下官去回忆往昔……”

    “至今一回想到前天的那一幕幕,唉,实在是让人辣眼睛,不忍不目睹……”王洋还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那边,赵煦一直趴在案几上,嘴里边赛了一块毛巾,嗯,不如此,赵煦觉得自己很有可能熬不过去,非得笑抽风不可。

    而大殿之内,那种难以掩饰的古怪笑声又此起彼伏。哪怕是朝堂之中,大多数都是那旧党官员。

    可是他们也仅仅只是目标一至,大方向相同,可并不代表他们之间没有争取夺利。

    而那苏东坡苏学士更是很兴灾乐祸,毫不掩饰自己的一脸兴灾乐祸。“朱大人,那王巫山故意忘记了什么事情,苏某颇有些好奇,不若你告之苏某,若是确有其事,苏某当替你以大义责之……”

    “苏学士,你什么意思?此事与你没有半点的干系。”

    “怎么能说没有干系?苏某乃是大宋之臣子,自然要为大宋的社稷分忧,这皇宫大内改造匽厕之事看似事小,可是居然劳动了你这位堂堂朝庭重臣如此动怒,那就绝非小事……”

    苏东坡表面上很是道貌岸然的说道,心里边却乐开了花,让你丫的经常在朝堂之上拿莫虚有的罪名来攻击我,让你丫的得瑟,怕是你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丢脸的一天吧,哇哈哈哈……

    看着那扮无辜回忆往昔的王洋,还有那满脸义正辞严的苏东坡,朱光庭的心情简直就像是吡了狗了。

    谁特么的逼你回忆毛线的往昔,你特么又想搞事情是吧?还有你,苏东坡你特么的能不能别太过份了,这个时候窜出来调戏自己很好玩吗?

    听着那王洋一脸坦然,苏东坡的大义凛然,还有那朱光庭的惊怒交加,陈闻庸瞠目结舌,这话他的确说过,但问题是那朱光庭一副炸毛的样子是啥意思?

    这个时候,他终于小心翼翼地声明了一句道。“朱大人,你也听到了吧。本官的确是有说过这样的话,可是这上面没有半点指名道姓的意思,更没有提及朱大人您的名字。”

    “你闭嘴!”朱光庭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陈闻庸居然还在旁边补刀,直接恶狠狠的一眼瞪了过去,胆子一向不大的陈闻庸直接给吓得胆寒若栗,垂下了脑袋不敢再多言一句。

    看到这位自称主管事务的将作少匠居然这么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高滔滔的心里边越发地不悦。

    哪怕是那朱光庭是自己信重的臣子,但是高滔滔一向自认自己处事公允,更愿意用上帝视角,唔……这是华夏神话体系,没有上帝,那就是老天爷视角去审视。

    可谁能想得到,这位将作少匠,好歹也是堂堂的从四品官员,哪怕是官阶没有那朱光庭高,可你特么的被那朱光庭一吼就直接跪舔秒怂,难道还能给高滔滔留下好印象不成?

    还好意思跳出来说自己要负责掌握皇宫大内的匽厕改造之事,我呸!

    至于王洋这位年纪轻轻的状元公,却那样的昂扬挺拔,不卑不亢,说起话来条理分明,不焦不燥,单单这一点,连朱光庭这样的老臣子怕是都略有不如。

    难怪此人能够得到官家的欣赏,这样年纪轻轻,哪怕是被扔到了右校署那么一个清水衙,而且还是一个连高滔滔都觉得过意不去的破衙门。

    可问题在于,人家王洋却半点的抱怨也没有,很是勇于任事,甚至还对那种怕是其他的读书人无比嫌弃的工作下了大力气,他所总结出来的结论,就连太医院院正都深以为然。

    最终,太皇太后高滔滔没有处置任何一方,只是让王洋和那陈闻庸哪里来回哪里去。而至于那朱光庭的怨愤,非但没能换来太皇太后半点的同情,太皇太后直接就告诉朱光庭,别成天小题大作的。

    只不过,等到了王洋准备离开官衙回府的时候,将作大匠陈安道来到了右校署。至于那位将作少匠陈闻庸倒是没有露面。

    王洋有些疑惑地打量着这位表情似乎有些尴尬的顶头上司,礼貌不失恭敬地一礼道。“不知陈大人来右校署有何指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