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92章 太美的画面,不可描述(第一更)
    第392章

    “陈某来此,是奉了娘娘懿旨,特地过来找王大人你的。”陈安道的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打量着这位连续好几次在朝堂之上大出风头的王大才子。

    “之前,将作监接到了娘娘的懿旨,着我将作监右校署负责改造皇宫大内的匽厕之事……”这位长得慈眉善目的陈老大人一张嘴就停不下来。

    不过说的东西,却让王洋有些愕然,这位将作监的总负责人告诉王洋,传旨之时,他在外公干,是由陈闻道那位将作少匠接到的懿旨。

    而懿旨的内容,他之后也曾经看过了,就是要求让将作监右校署负责改造皇宫大内匽厕一事。

    而那位陈少匠更是主动站了出来,认为,若只是让这么一个小小的八品官衙负责这么大的事情,怕是下面的小官僚们难以掌控。所以他就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一力承担。

    而陈安道自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也就答应了陈少匠。

    “可是今日散朝之后,太皇太后着我问讯,本官方知晓这其中的因由。原来王大人之前便已经与太皇太后商谈过关于匽厕改造之事。而太皇太后的本意就是让右校署负责……”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内情,所以那位陈闻庸身为上司,就理所当然的要窜过来抢功,而陈安道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

    结果就闹腾出了今天这么令人哭笑不得的闹剧。可偏偏责任人虽然是陈闻庸,可实际上还是王洋这小子在后边暗暗使坏。

    不过,就算大家知道了又能如何?你陈闻庸按照规则过来抢功劳。行啊,咱也按照正常程度,借你的名头腾闹。

    结果虽然太皇太后高滔滔谁都没处理,可是心里边的确有些不爽,于是乎,他这位负责将作监的陈大匠可是在那怨念浓重的太皇太后跟前冒了一身的冷汗。

    “也就是说,这事,还是继续由我右校署负责?”同位在坐的那位涂山涂老大人两份眼一亮,心悦诚服地看了一眼王洋之后,朝着那陈安道问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看来,自己的选择是相当明智的。

    “将作监不再派人过来主管此事……这会不会不太好,很容易招别人的闲话吧?”王洋这货偏偏还假马鬼日的问了这么一句。

    陈安道的脸色不由得一黑,差点就想一大脚尖踹过去,你特么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

    之前不就是有人主管了此事,结果让你闹得堂堂的从四品下的将作少匠现如今直接就闭门不出,就差以泪洗面了,你特么的这么狠,谁还敢窜过来给你当挡箭牌?

    因为你的原因而最终被迫致仕的赵挺之,还有那因为随地大小便几乎已经成为了整个汴梁达官勋贵圈子里笑柄的朱光庭。

    堂堂两任权知国子监祭酒都特么的快毁在你丫的手里边了,陈某可不想成为倒在你的功劳薄上的第三位三品大员。

    “这是自然……好了,娘娘的意思,我已经传达到了,本官就先行告辞了。”陈安道拍拍屁股准备闪人。

    王洋与涂山一同将陈安道恭送出了衙门之后,这才出了一口浊气。这下子,总算是没有再会再跳出来瞎**了吧?

    #####

    做建设,最重要的还是要做好统筹工作,准备好足够的原材料,能够保证工程的顺利进行,当然,宫中的诸多匽厕,王洋准备全都都搞成一水的冲水马桶。

    而王洋这位右校署令有了太皇太后的懿旨,自然做起事情来,整个将作监内自然是畅行无助,没钱,放心,将作监衙门不够,户部也会给。

    缺材料,缺人手,没关系,从其他衙门抽调。而第一间公共厕所完全改造好,只花了不到五天的光景。

    为了让那些才迈的朝庭重臣们上厕所的时候不闹笑话,王洋还特别请宫内一名总管太监安排了一名小宦官在里边既负责打扫,又负责指导使用。

    不是王洋多次一举,而是在这些公厕投入使用的第一天,就有几位六十来岁的老大臣蹲在了马桶上。唔……画面太美,不可描述。

    而这样的公厕,不仅干净整洁,而且还少有异味。特别是赵煦这位少年天子在享受了自己的单独厕所之后,宫内有权的势的,诸位太后、天子母妃的寝宫之内,亦也投入了改造当中。

    而那些在皇宫之内享受了那种马桶的便利和干净整洁的大臣们,也悄悄的询问起了改造的费用,心里边想的自然是希望能够获得如同皇家一样的享受。

    而万彬那边的瓷质马桶和瓷砖专营店也热热闹闹的开张了,打的旗号,自然是状元公王巫山亲自设计,能够让你府中的厕所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异味。

    开张的当年,就有人趋之若鹜,纷纷过来询价,甚至有财大气粗之辈,直接就砸钱,要求当天就到他家去开工,幸好万彬这位老司机应对得当。

    早早就准备下了三只茅房改造小分队,每个小分队的队长,都是之前在王洋的指导之下干过了改造工程的工匠。

    王大老爷这也算是赤果果的假公济私了,不过不如此,总不能让王洋这位堂堂的状元公下了班之后还得给别人家去干改造厕所这样的破事吧?那也太丢堂堂状元公的脸了。

    当天就有两只肩负着使命被派了出去,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改造私宅匽厕的工程。第二天,第三只队伍被派出去之后,再来想要干改造匽厕的顾客,那就只有眼巴巴的等待了。

    而在皇宫之中的匽厕因为得到了整个将作监的支持,再加上是由右校署一个单独门部统筹,何况都知道了乃是太皇太后的意志,所以没有谁敢在这个骨节眼去难为,改造得热火朝天,十分的顺利。

    不到半个月的功夫,工程就已经推近了近四分之一。这个时候,王洋又迎来了一个好消息。

    那些瓷窑的工匠们还真的照着王洋所提供的办法,烧制出了水泥了。水泥的烧制原本就不复杂,毕竟王洋所要烧制的最多只能算是原始水泥又不是那些高标号水泥。

    当王洋赶到了那城外的窑坊后,果然见到了已经烧制出来的样品,还有那些工匠们拿来试验成功之后的成果。

    一块灰色的不规则结块,被搁在了王洋的跟前,另外还有就是两块使用水泥粘合在一起的青砖,粘合在一起的青砖已经被敲掉了一块,却仍旧在水泥的使用下死死的粘合在一起。

    旁边万彬也在,这位商业天才此刻亦是两份眼放光的打量着这玩意。“此物极为坚硬,还真如你所言一般几乎与磐石无二。而且就以这种黏性来看,怕是一点也不逊色于糯米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