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95章 你特么眼瞎了吗?拿石头当宝贝(第一更)
    第395章

    陈安道不信邪地回到了那施工工地处,就亲自守在了那里,看着王洋特地从那调和好的水泥砂浆之中,掏出了一块大约也就巴掌大的水泥砂浆,搁在了旁边一块已经准备好的木板上。

    身边杂役端着这块木板,跟随着那脸色十分复杂的陈安道离开了皇宫,而守在皇宫宫门外的那些禁军对于这位堂堂的将作大匠居然让自己的小弟端着一坨湿泥离开皇宫表示不解。

    哪怕是再崇敬天子,也犯不着这么拍马屁吧?再说了这位陈大匠似乎也不是那种厚颜无耻的马屁精。

    陈安道没有理会那一双双诡异的目光,出了宫之后便乘轿而去。而这坨混合好的水泥砂浆直接被他带回了府中,十分郑重的搁到了他的重地书房里边,更是特地交待了心腹家丁,盯好这玩意,但是不许去动。

    而一整夜,陈安道都睡得有些不太踏实,一直到得第二天清晨,第一遍鸡鸣,就让陈安道直接从榻上一跃而去,匆匆的洗漱了一番之后,赶到了书房。

    家丁就守在那已经被锁上了大门的书房之外打着瞌睡。对于家丁的不够尽心尽力,陈安道也没有太过在意。

    掏出了钥匙打开了书房的门,走了进去,看到了那坨仍旧与自己离去之时仿佛没有二致,只是,之前的湿润水份已然被蒸发得一干二净。

    现如今看起来,就如同是一块不起眼的,造型显得有些别扭的石头,毕竟这玩意是被人手工推彻在这块石板上的。

    陈安道深吸了一口气,心里边却还记得王洋在自己离开之后特别交待的。“等到了明天一早,就差不多可以算凝固干结了,到时候您就可以知道它是否真的像下官所言……”

    “若此物真的能够如王巫山所言的话,那我大宋,可是又多了一样对付那些北方蛮夷的筑城利器……”身为大宋的三品高官,陈安道所考虑的可不仅仅只是此物的成本。

    同时亦考虑到了此物的用途,虽然这种水泥或者不能像糯米一般连书本、字画、窗户纸也可以粘合,哪怕是它的用途仅仅只能黏合砖石这些建筑物。

    可问题在于它的造价绝对是低廉到令人发指啊,要知道糯米要比大米贵,一石大约要贵出三百文左右。

    也就是一贯三百文,方才获得一石糯米,但是,一贯三百文,便能够获得两千斤水泥,而且每两斤水泥便能够达到一升糯米的黏合度,而两斤水泥才不过一文钱多一点,但是一升糯米就需要十三文钱。

    “老爷,您这是……”看到那陈安道自打进入到了书房之后,就盯着那坨造型别所的玩意一直在发愣,表情十分复杂,这位心腹家丁不禁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你说,此物真的能够如同石头一般坚硬吗?”陈安道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之后,看着这位听到了这个问题之后一脸懵逼的家丁,不禁自失一笑。

    摆了摆手,示意他留在原地,而陈安道则来到了那坨玩意跟前,越是仔细地打量,就越觉得这坨玩意像是一块石头。

    昨天的时候,还是粘呼呼的一团,而现在,当陈安道的手指头戳上去之后,就感觉到了,其质感,以及拿起来的重量,几乎与同样大小的石块几无二致。

    而抄着这玩意儿,拿到了门口,朝着那书房外的空地上一扔,根本就没有碎裂开的意思,反倒是把那地面给砸凹进去一块。

    重新拿起来之后,陈安道的呼吸顿时显得粗重了许多,哪怕是昨天已经见到过了那块水泥平地,可是眼下,他仍旧显得很激动,毕竟这是经他之手。

    亲眼见着这玩意由一坨粘呼呼的玩意变成了坚若磐石的。

    而旁边的那位家丁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家老爷抄着那玩意又戳又按的,现在更是直接拿到了门外扔着玩,然后一脸惊喜的捡了起来,那模样,简直就像是看门狗刚捡到了一块肉骨头般。

    好吧,哪怕是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好,好一个王巫山哪……先有元祐印刷术,后有元祐水泥,此人真乃是我大宋之良材也。”拿着那块坚固的水泥构件,陈安道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

    早朝朝会,陈安道手里边提着一个小包裹,他身边的同僚们纷纷好奇地问东问西,可是这家伙却一直笑眯眯的不作正面回答。只是告诉所有人,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是准备要进献给天子与太皇太后的宝贝。

    对于他这样的说法,大部份人都只知道这货在吹牛逼。就你个将作监能够有啥子宝贝?

    就看那沉垫垫的份量,指不定你丫的窜哪里捡块造型独特的石头或者是陨石来当祥瑞还差不多。

    很快,天子与太皇太后入了大殿,朝会正式开始之后,陈安道第一个窜了出来。“臣恭敬陛下,恭敬娘娘……今日我将作监右校署令王大人,又发明了一种了不得的宝贝。”

    “……谁?”赵煦照例刚坐下端起了跟前的茶杯,听到了这个名字不由得心中微微一颤,不过很快就回过了味来,暗松了一口气,特么的,幸好不是那家伙又惹事,而是又发明宝贝了?

    “那王洋又发明什么宝贝了,值得你这位将作大匠如此激动?”朱光庭这货忍不贪玩开口怼了一句道。“陈大人莫要忘记了,我等皆是国之重臣,在此乃是商议国家大政。”

    “若是什么不起眼的小玩意,就还是留等朝会结束之后,当个祥瑞献与陛下和娘娘便可。”

    “朱大人,此物之作用,绝对是于我大宋之国政习习相关,更与我大宋边关防御守备有很大的关系……”陈安道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朱光庭。

    自打随地大小便的事情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之后,朱光庭对于将作监可谓是怎么看都不顺眼,有机会一定会跳出来怼上一怼方才痛快。

    “陈卿家,到底是何物,且让哀家也开开眼界。”高滔滔没有理会两人的争执,让她深感兴趣的不仅仅是王洋这个总在不停刷存在感的年轻才子,更重要的是这家伙又能发明出什么于国于民有大利的好东西。

    “便是此物,元祐水泥……”陈安道拆开了那块水泥构件外面的包裹之后,恭敬地朝前一亮。

    “……”所有人都一脸黑线地看着那块怎么看都像是在荒郊野地里边随便捡来的一块石块。

    你特么的是在逗满朝文武吗?说好的宝贝就是一块石头,信不信老子一天能够捡一百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