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398章 这堵鹅卵石墙也太坚固了吧?(第一更)
    第398章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两队全副武装的禁军,以及大宋禁军所配备的冲车、撞城车,还有抛石车,甚至连大宋最牛逼的床弩都有。

    而他们面对的,而是一堵刚刚拆掉了那门木板没有多久,整体看起来,犹如一块宽约三丈,高约一丈,厚约三尺的超级巨石一般的石墙。

    饶是徐得功在原料上使了坏,可是现在看到了这铁灰色仿佛坚不可摧的石墙时,也不禁有些怀疑,那些禁军是不是真的可能把这面宽度都没有开墙城城墙五分之一厚度的墙给毁坏掉。

    “若非是之前未曾在这月华门外见到过这面石墙,哀家都以为这不是一面墙,而是一块浑然天成的巨石……”高滔滔不禁有些砸舌地说道。

    主要是其颜色实在是太像那种坚固的青石了,而且,徐得功这家伙说是为了赶时间,只采购来了一批鹅卵石,可是现在,根本就看不到哪里有鹅卵石的凸起,完全就像是一整块刻意人工雕琢过的巨石好不好。

    一名禁军正将顶盔贯甲的站在了那堵石墙前,唔……看着那堵石墙,他的心情不太好,这特么的谁说是鹅卵石修筑起来的?根本就没看到半颗鹅卵石好不好。

    不过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随着他的口令,先是站出来数十名精良的射手,其中有一半是用复合弓,而另外一半则使用蹶张弩。

    随着一名军官的号令声,二十只箭整齐划一的朝着二十步开外的石墙射去,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些箭矢只是在那面墙上弹动了一下,纷纷落地。

    似乎只是在墙面上留下了一些细小的白点,然后就是蹶张弩,而那些强劲的弩矢,也遭遇到了与弓箭同样的命运。根本就没有办法深插入墙体内。

    看到了这里,朱光庭脸上的轻慢之色渐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有保留的慎重态度。这个时候,随着那名禁军正将的指挥,一辆专门用来冲击城门和城墙的撞城车,在近二十名禁军士卒的推动下,缓缓地向着那面石墙靠近。

    在抵达了石墙之下后,随着号令之声,撞城车内的那根沉重的铜头圆木开始随之晃动起来,伴着号子,朝着摇起之后,再狠狠地朝着前方撞击而去。

    每一次撞击所带来的沉闷巨响,都让人的心脏随之一跳,站在王洋身边的陈安道不知何时手已经捂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他似乎在生怕,随着那撞城车的撞击,这面看实极为坚固的石墙会随之而倒塌掉。

    “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咦?怎么还没有动静?”一位久经沙场的老武臣在旁边小声的细数着撞击的次数,这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平时对付厚达三尺泥墙的次数。

    可是这墙石墙,仿佛半点动静也没有,他干脆与几名有经验的武臣都绕到了石墙后面去,却没能看到后方出现崩裂。

    而更多的大臣,包括高涛涛与那赵煦都留在原地,不过表情都显得十分的严肃。

    “停停,快停下!”就在这个时候,撞城车内突然有人高声大叫起来。

    那位指挥此番攻城演练的禁军正将不由得大声喝问为何要停下。

    “将军,咱们的槌头已经整个砸秃了,要不要换个槌头再砸。”在撞城车内指挥撞击的那名小军官钻出来之后,抹了一把脸上淋漓的汗水,朝着这位禁军正将禀报道。

    “那就把撞城车拉来,看看被撞击的部位是什么样子……”一位老武臣走到了跟前去吩咐道。

    很快,这辆沉重的冲车被缓缓的拖开,露出了那被撞击的部份,露出来所有人跟前的,是大约被撞击出了一个深度约有半尺左右的凹陷,里边,终于露出了竹筐,甚至还能够看到有鹅卵石在其中。

    但是,整堵墙却半点也没有开裂和摇摇欲坠的趋势。而这个时候,就算是高涛涛也都走了过来。

    然后目光落在了那几位凑到了凹陷处激烈讨论的武臣们问道。“老卿家,你们都是上过战阵的老行伍,若是一般的城墙,在这样的撞击之后,也会如此吗?”

    “回娘娘,咱们过去所修筑的寨墙,完全就是以石头垒彻,以石灰和粘土粘合,佐以木料,若是被撞城车这样连缓撞击数十下的话。

    怕是这一块,至少近丈方面的寨墙都会有毁坏之忧,若是草草搭建的那种石堡的话,若也是这样的厚度,怕是用不了十下,这片寨墙就必定垮塌了。”

    “恭喜娘娘,恭喜陛下,这元祐水泥之坚固,实在是如这位小王大人所言一般坚若磐石,绝对是我大宋难得的好东西啊,若是我大宋北边诸多寨堡有此物粘合,就以那些西夏和北辽的攻城器械,几乎是无可奈何。”另外一位老武臣都激动得嘴皮子有些哆嗦了。

    “娘娘,还有其他的攻城器械尚未试验,可还需要继续?”这个时候,那位一脸蛋疼的禁军正将走到了高滔滔跟前小声地询问道。

    “这哪里还需要试,连撞城车都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难道你觉得其他的攻城器械还能够把这片石墙给毁掉不成?”一位老武臣忍不住瞪了一眼这个没见识的后辈。

    “娘娘,这些器械既然都已经运来了,要不,再让抛石车和床弩试上一试,说不定能建奇功呢?”徐得功很不开心,特别是看到那些老行伍都站到了王洋那边之后,心情越发的不美丽。

    特么的我给你鹅卵石,你特么的居然造得那么坚固,这不是在打咱家的脸吗?

    “既然都运来了,也好,那便试上一试吧,哀家还真想看看,这块石墙怎么才会倒下。”高滔滔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说到了这之后,高滔滔又高声吩咐了一句。“给尔等半个时辰的时间,若是能够将这面石墙毁掉,哀家重重有尝。”

    好吧,听到了高滔滔此言之后,那些原本萎靡不振的禁军将士们一个二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撞城车铜槌头坏了,行,咱们换铁槌头再继续试试,那边,抛石车能扔多大石头就扔多大石头,还有你们,床弩,特么的这玩意好不容易运过来总不能让它吃干饭是吧?

    然后,所有人都开始看着那过百禁军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可惜,不论是石头砸,还是巨型床弩射,又或者是撞城车连续换人继续搞。

    那墙石墙都巍然不动的屹立在那里,而陈安道从一开始一副随时都会心脏病发的模样,到得后来,居然都能够跟王洋蹲在一块谈笑风声了都。

    “我说巫山,这堵鹅卵石墙也太坚固了点吧?可是你就一点也不担心,这半个时辰之内万一垮塌掉又该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