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00章 其实我是比较羞涩被动的君子(第一更)
    第400章

    那位武状元的本事可是经过殿试的,原本以为那位耍大刀头子嘿呀哼哈的武状元许诏够生猛了,结果生生被自己钦点的文状元给干趴下。

    当时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赵煦的心理阴影面积怕是都快赶上整个大宋皇宫那么大了都。简直就像是被人当场啪啪啪打脸,但也怪不得王洋这货,毕竟这家伙也是自己钦点的文状元,只是文状元干趴武状元,怕是自从有科举以来,这是第一例吧?

    早知如此,就该让王洋这货连武进士也一块考了得了。说不定他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文武双全的状元。

    且不提这位少年天子思维越跑越偏,而那些武将们所提出来的问题是越来越慢,或者说,已经找不到什么问题来难为王洋这货了。

    一种物美价廉的黏合剂,可以让大宋边塞的寨堡的防御能力强出数个档次,哪怕是它有怕潮湿,不能在冬天施工这样的缺点,但是,糯米汁也同样不能在寒冻腊月使用。

    重要的是这玩意不需要在使用之前还得去升火熬煮,只需要打开油纸袋之后往地上一倒,拌入准备好的各种原料,然后就可以直接使用于建筑。

    只需要两天,就能够坚固得犹如那外面那堵几乎令所有人都绝望的石墙一般。到了那时候,那些敌人只能够冒着大宋守城大军的箭雨擂木,苦逼的在那里吭哧吭哧的撞着一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毁坏的石墙。

    相比起那些熟知武事的武将们更切合于边关战略的想法,文官们考虑更多的则是关于这种东西使用在民生方面,以及其物美价廉。

    一斤糯米就需要十三文钱,而两斤水泥就能够达到了一斤糯米所能够达到的效果。重要的是使用极为简便,不需要现场熬煮浪费时间。

    再加上其凝固之后的坚固程度,还不怕火攻,也不怕水淹,除了怕在没有使用之前怕水,以及使用的时候怕低温之外,几乎完美无缺。

    而高滔滔一面听着大臣们与王洋之间的交流,一面不禁感慨万千,一开始,自己还对王洋抱有偏见,觉得这家伙出身卑微,而且目的不明,又跟少年天子走得很近。

    而且还与自己信重的旧党重臣们发生冲突。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就是那救下了自己性命的年轻人。

    又或者是他发明的这个元祐水泥,高滔滔感觉这小子就好像天生要不停的在眼前刷存在感的。

    隔三岔王就会出现关于他的消息,不是跟人怼了,就是又干了什么利国利民的好事。着实让人既替他头痛,却又时不时的让人感到份外的惊喜。

    但有一点,自打真正见到了王洋之后,高滔滔确信,这个人,并不像那些旧党中人所攻讦的那种只懂得干阴险勾当,成日谋算他人的小人,而是一位赤诚而又充满着年轻活力的年轻人。

    高滔滔对于自己的目光一向十分的自信。第一次见到王洋,那是自己从昏迷中刚刚苏醒过来,这位年轻的才子的目光十分的清彻透明,没有一丝一毫的污垢,看到自己醒来之后,那灿烂得足以媲美阳光的笑容,更是还历历在目。

    哪怕是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救下的是谁,却浑没有半点居功自傲的意思。而自己对他的救命之恩,没有半点的表示。

    这小子居然也没有表露出什么不满,哪怕是被扔到了将作监这样的清水衙门,去管理匽厕这样的事情,居然也干得兢兢业业,不论是他弄出来的那种干净而又整洁的瓷质的冲水马桶,还是他改造了宫禁之中的那些厕所。

    高滔滔想了想之后,朝着王洋招了招手示意他进前。

    “王洋,这元祐水泥的坚固程度,哀家还有诸位臣工都看在了眼中,此物之坚,的确是有些出乎哀家的预料之外……”

    “于国于民,皆有大利,之前,你所进献上来的元祐印刷术,哀家也略知一二,深知此术若是全盘推广开来,天下读书人,皆能受宜……”

    “你且说说,想要什么样的赏赐?”高滔滔当着满朝的文武百官问出了这样的话人,瞬间,数十道目光都落在了王洋的身上,妒忌的目光不多,但也有羡慕,又或者是欣赏。

    也少不了像朱光庭之流与那赵挺之关系较为亲密的那几位旧党重臣们,对于王洋则充满了一种愤恨与不甘。

    王洋看着那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的高滔滔,心情却很不美丽,心说你这老太婆能不能更给力一点,你想赏赐什么你就赏赐呗。好歹让本才子也在这朝堂之上很装逼的推辞退让一番。

    然后再勉强的接受,这才是良才忠臣受到封赏的套路是吧?可你这种很直白的问我想要什么赏赐,要高了,不被满朝文武集体鄙视才怪,可要低了,特么的我自己闹心。

    看到王洋一脸懵逼的看着太皇太后思绪万千的模样,苏东坡亦忍不住险些笑出声来,虽然与王洋的交集不是很多,但是苏东坡却十分欣赏这位心直口快的赤诚少年。

    “王巫山,娘娘问你要何赏赐呢,愣着干嘛,不会是高兴坏了吧?”苏东坡就这么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大声地道。

    我高兴你妹啊……王洋隐蔽地翻了个白眼,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就像谈恋爱。主动的一方很容易落在下风,想要主动还不如等着对方主动。

    不要脸的王大老爷此刻觉得,自己其实就是一位比较羞涩,出比较被动的谦谦君子。

    “随便要什么都可以吗?”王洋决定不理会那些心思各异的大臣们,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高滔滔的身上问道。

    看着王洋那副仿佛很天真很纯良的模样,高滔滔不由得咧了咧嘴,这小子该不会蹬鼻子上脸吧?

    “王大人莫要胡言乱语,娘娘说赏赐于你,那是对你的恩典,你莫要太过份了……”徐得功直接就忍不住跳了出来,不阴不阳地说道。

    “……退下。”高滔滔有些不悦地瞪了徐得功一眼,哪怕是自己的心腹,可是这里是哪里,这可是朝堂之上,你一位宦官,在不需要你出声的地方居然如此说话。

    看到了那高滔滔透着冷意的目光,徐得功不由得心中一寒,缩了缩脖子乖乖的退了回去不再吱声,而背上却因为高滔滔的目光而渗出了冷汗。

    这个时候,王洋却开口了。“……启奏娘娘,微臣想向娘娘恩准微臣主持开封汴梁所有匽厕沟渠的改造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