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01章 上窜下跳想要争功的重臣们(第二更)
    第401章

    高滔滔有些愣神,不仅仅是她,满朝文武此刻都有些懵逼,心说这孩子该不会傻了吧?是让你向娘娘请赏赐,不是让你小子去谈工作的好不好?

    “哀家问的不是政事,而是你想要什么样的赏赐?”高滔滔和颜悦色地问道。

    “这个微臣知道,说实话,微臣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之前,微臣曾经向陈大人询问,能不能将整个开封汴梁的匽厕沟渠进行改造,使我汴梁百万百姓皆能受宜……”

    “哦?陈卿家可有此事?”高滔滔平平淡淡的应了一声之后,目光落在了那陈安道的身上。

    听到了王洋之言,被提到了名字,非但没有半点被坑之感,反倒是觉得自己总算是有了刷存在感的冲动,陈安道赶紧出列一礼。

    “禀娘娘,在王大人对于皇宫大内的匽厕改造的最初,就曾经过寻过臣,言及改造这整个开封汴梁的一应沟渠匽厕。”

    “甚至于王大人都已经做好了关于开封汴梁所有沟渠匽厕的统计。并且还已经估算出了第一批改造所需要的人力与物力……”

    “只可惜我将作监的财力有限,着实难以实施,所以之后王大人提出来,只是对于一些已经实在是破旧不堪的匽厕所进行推倒重修……”

    听着那陈安道侃侃而言,一开始还以为王洋只不过是在人前吹牛逼自己有多忧国忧民。可是眼下,有了这位将作监的将作大匠从旁证明,这说明什么?

    这不就说明了这位今科状元,王大才子不是在人前装逼,而是真正的用心做事,勇于担当。

    高滔滔看向王洋的目光不由得再一次发生了变化,之前还以为这小子胡扯乱吹,没有想到,他是真真切切的想要干一番实事。

    赵煦则是轻轻地拍了拍那案几,一脸恍然的模样,似乎想到了前段时间,十一郎那小子跟自己聊天的时候曾经言及王洋这货去到了将作监右校署令之后,信誓旦旦的说要干出一番大事业。

    只当这货是被扔到了那破地方而恼羞成怒的在装逼,可是现在终于明白,这家伙还真特么的是人材,随便被扔到哪个窟窿眼都会发光发热,让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感。

    “王卿家能够有这样一份拳拳报国之心,哀家甚慰。既然你一心想要做好此事,那哀家焉有不答应的道理。”

    工部的宁尚书一听这话,不由得脸色一变,站了出来赶紧声明道。“娘娘,臣有一言,我朝历来,建筑营造之事,皆以工部为先,故尔臣以为,既然朝庭要做这等事情,不如就便予我工部来做,当不负娘娘之托……”

    “不错,臣也觉得,这位王大人终究太过年轻,而改造整个汴梁匽厕之事,当择一谨慎稳沉之人,而宁尚书便是极好的人选……”又一名旧党大员了跳了出来附合道。

    而接下来,朱光庭等人也纷纷跃众而出,认为那宁尚书这位工部尚书来主持此事绝对是名归实致。

    为啥,他王洋是什么人,得罪了好几位旧党大员的年轻人,不就是凭着一些才名才有今天的地位吗?

    重要的是他还这么年轻,就受到了天子的信重,而今太皇太后对他的态度也大为改观。

    长此以往,谁还能钳制得住他?重要的是他的年轻,就成为了他最大的资本。所以,这些大臣们很快就都明白了那些站出来的同僚的心意,也纷纷附合。

    那就是不能给这小子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更何况,改造整个汴梁的两三百间公厕,这么大的工程,说不定到时候大家都有机会沾沾边啥的,能喝点汤也是好的嘛。

    看到这么多各怀鬼胎的人站出来,高滔滔一开始只以为是宁尚书勇于任事,可是当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都这么异口同声之后。

    一向精明过来,老辣的高滔滔又焉能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哪怕是藏身于竹帘之后,高滔滔都有一种恨不得拿起手中正在把玩的玉如意砸出去,然后大声痛骂这帮子把国家大政置于脑后,成日只知道勾心斗角的蠢货们。

    不过,高滔滔能忍得住,并不代表其他人就能够忍得住。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边的赵煦再一次暴发了,一巴掌又拍在了自己的御案之上,厉声喝道。

    “够了!朕昔日便曾见过关于我汴梁匽厕过于老旧,应该改造的奏折,可是朕还记得当时,你们人人推诿,说是什么国朝政事艰难,税赋萎缩,实难以承担如此之大工程,而且还会因此耗时日久,还不如修修补补便可……”

    “而今,王卿家受尔等构陷,被置于右校署之地,而王卿没有半点怨言,兢兢业业勇于任事,更是呕心泣血的研发出元祐水泥此等于国于民皆有大利之物。”

    “现在,你们又一个二个跳出来,还知不知羞耻二字该如何写?!”

    赵煦这番话犹如机关机子弹似的倾泄而出,直接射得这一票年纪最少都是在四十五六,最多都快年轻七旬,在那里替宁尚书摇旗呐喊的一干旧党大员一个二个老脸发烫,甚至都有些恼羞成怒了。

    “陛下此言过了,我等皆是大宋忠良之臣,陛下之论,臣实在不敢领受,想微臣为官至今数十载,兢兢业业为我大宋之基业呕心泣血,却换来陛下您这番言语……”

    “都给哀家住口!”这个时候,太皇太后高滔滔透着深寒与怒意的嗓音陡然从帘后传出来。

    那些正要继续扮演悲情的大臣们不禁一愣,把目光落向了那片垂落的竹帘之上。

    而清喝出那声之后,高滔滔又再一次沉默了下去,但是,越是如此,却越发地让那些方才叽叽歪歪的旧党大臣们心生忐忑。

    而王洋却垂眉低首,老太婆发火又不是冲我,哥正好乐得看戏,看你们那些跳出来抢功的丑态,实在是太特么的恶心。

    一片死寂,却让忐忑渐渐的在那些大臣的心中蔓延开始,一直到高滔滔再一次开口,所有人这才轻舒一口气,不过高滔滔的话又让他们的小心肝给吊了起来。

    “尔等身为我大宋臣子,既然知道忠心耿耿,知道兢兢业业谨守人臣之礼,那为何还在此处大声咆哮,是不是觉得哀家的话,你们都听不进,也不愿意听了?”

    “微臣不敢……”哗啦一下子,方才叽叽歪歪发话的过半臣工此刻皆尽拜倒于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