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04章 正八品承事郎到正七品上员外郎(第一更)
    第403章

    “三年五载的我可等不起,也没有那个时间去等待,我只是希望能够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去做更多的工作。”王洋用很谦虚语气与诚恳的态度说出了一句极为装逼的格言。

    好吧,此言一出,一干之前一直用一种混吃等死态度在右校署内呆着的官员们,都用一种吡了狗的表情打量着那满脸谦和的王洋。

    “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觉得热血沸腾的感觉吗?从心里边……”王洋看到这帮家伙那副诡异的表情,心情也同样很不美丽,看样子这些家伙已经被右校署这平淡的日子折磨得已经没有了半点的进取心。

    “呵呵……状元公莫要与诸位同僚开玩笑了,咱们聊正事,正事……状元公啊,你想要这么做,这样的进取心,老夫是极为欣赏的。”

    在这将作监衙门呆了快三十年,而右校署内熬了快十年,准备要致仕的涂老大人开始用一种苦口婆心的语气说道。

    “……状元公,咱们整个将作监的工匠虽然不少,但问题是,有很多地方都要用啊,平日里皇宫大内,还有各处皇家行宫、御苑的修修补补,都需要不少的人力。”

    “而咱们右校署的活既脏又臭,就更没有多少工匠愿意做,就算是劳役被发派到咱们右校署的那些百姓也都是叫苦连天。

    如果是在平时,不使用服劳役的百姓的情况下,咱们整个右校署下面的工匠拢到一块,也不过一百出头,而平日里的各处都需要人去修修补补。

    真能够拿出手来的,也就是三四十人已是极限。至于咱们匠作监其他衙门的工匠数目也不会太多……”

    “状元公你想要在一到两年之内把所有事情都给做出来的心情,老夫十分理解,可问题是,咱们实在是做不到啊。”

    “也就是说,之前分派给我的人手,几乎就是全部了?”王洋满脸错愕地道。

    涂老大人认真地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当然若是状元公你还想要人的话,要么就在监内借人,不过咱们将作监这个衙门并不大。

    不论是左校署还是中校署或者是甄官署,就算是由陈大匠亲自去替您要人,怕是最多也就能够给你凑出一百名工匠就算是这个了……”

    看着涂老大人翘起来的大拇指,王大官人真是吡了狗了,就三十四个人,最多也就只能供一间公厕的改造和建设工作。

    而汴梁的那些公厕,可都比皇宫大内的都要大上许多,毕竟汴梁人口超过百万,自然每间公厕的占地和使用面积都不算小。

    所以,王洋在这一次的报表计算之中,预计每一间公厕改造的人手大约为三十人左右,可是现在看来,才知道那位右校署官员之前的三五年的说法都已经算是在超英赶美的吹牛逼了。

    看到王洋那张表情丰富的脸,涂山这才缓缓言道。“当然也不是没办法,每年秋收之后,都会有大量的百姓要服劳役,一般那时候,我们将作监就可以伸手要人。”

    “虽说那些百姓做起事来,不如那些工匠灵醒,但是好歹听话苦干,而且汴梁公厕改造工程,出自太皇太后的授意,所以咱们向工部伸手要上三五百之数应该问题不大。”

    “……你是说咱们不管是财力还是物力,都必须得找工部是吧?”王洋满脸愕然地看着这位涂老大人道。

    “那是自然,那工部跟咱们不一样,咱们将作监只是在为皇家做事,而工部乃是主掌土木水利工程以及屯田、官府手工业之政令,而咱们将作监,有时候亦得听命于工部指派。”

    “所以,这桩大工程,状元公你能拿下来,实在是有些出乎老夫的预料之外,毕竟之前的皇宫大内的匽厕改造,在老夫看来,就已经出了不小的成绩。

    够让状元公你在明年的考核之时拿到优异了,倒没想到您还真的要去把这整个汴梁城的公厕沟渠都给改造掉。”

    听到了为官经验老道,甚至于连路都给自己指明了的涂山这么一说,王洋不禁深感牙疼,照这么来看,自己似乎不仅仅要去跟那工部要钱,还得冲工部要人。

    “多谢老大人指点,看来此事果然不像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王洋摸着下巴,开始沉思自己应该如何操作。

    而就在这个当口,却有人前来禀报,有天使到衙门了,要王洋去接旨。王洋一听有圣旨到,只能扔下了之前如乱麻一般的心思,赶了过去。

    结果倒没有想到,前来宣旨的居然是小马公公马尚。

    听罢了宣诏之后,在外偷听的一干右校署官员们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位右校署令其寄禄官原本就是很高起点的正八品的承事郎。

    而现如今,他在这将作监右校署内都才干了多久,这转眼之前,其寄禄官就生生从正八品上直接跳了一大截,直接变成了正七品上的员外郎。

    要知道,正八品到正七品上的员外郎之间,足足隔了正八品上、从七品、从七品上,正七品一共四阶。

    哪怕仍旧属于是绿袍小官,可问题是自己这些人之中,最高的涂山这位在宦海里边沉浮了近三十载的老司机,现如今寄禄官也才不过是从六品下的通直郎。

    而王洋这位状元公的寄禄官,与自己这位三十年的老司机,仅仅只是一步之遥了。这如何能够让涂老大人的心情能够平静得下来。

    而至于其余官吏,更是连妒忌之心都升不起来,就像蚂蚁看到了袋鼠在跳高,最多也只能是羡慕。

    想想吧,自己这些人,要么是杂科出身,要么就是恩荫入仕,能够在这个没油水的地方有点事情干,已经是很不错了,还有不少的官员,根本就只有一个官身,却也想干件实事都没办法去干。

    马尚宣读完了圣旨之后,朝着王洋这位倍受天子信重的今科状元一礼,讨好地笑了笑。

    “圣意咱家已经传达到了,官家还有一言,希望你能够兢兢业业,再创佳绩,待到了明年考评之后,定然会择一个适合王大人您的位置。”

    “多谢小马公公,更要多谢咱们的天子……”王洋满脸喜色的上前两步,直接就塞给了马尚一小块金叶子。看得马尚这货眉开眼笑,而王大老爷却心疼得滴血。

    没办法,王洋也没有想到天子会在今天让人来给自己喜讯,而王洋现如今好歹也是堂堂的官老爷,口袋里边一般不揣钱,只是搁了两张小金叶子以作急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