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06章 王巫山在工部把户部的人给打了?(第一更)
    第405章

    双掌半空合击,又是一声巨响,吓那些刚要继续话题的家伙全都吓得一愣。

    而就在这当口,那名之前窜进去给王洋传讯息的差役敲赶了回来,向王洋禀报,说是宁大人有公务正在忙,让王洋先等着。

    “行,那就多等等,正好拿你们工部的蚊子来练练手。”王洋冲这名差役一笑,突然又临空一击,啪的一声脆响,吓得这位差役小心肝直颤。

    “蚊子多点就多点,你何必如此惊扰旁人。”方才那名出言嘲讽右校署的官员忍不住开口喝道。

    王洋冲那位官员很友善地笑了笑,正要开口说话,突然目光一凝,抢上前数步,冲到了这名官员跟前,双手一张,一招双风灌耳……啪!

    王洋双手合击在这名官员的鼻子处,距离怕是一寸都不到,而声音之大,动作之猛,惊得这名官员一个后仰。

    这里本就只有一些供人稍事休息的长条凳子,可没有靠背,这哥们身子后仰,但是双脚却无处可退,于是很苦逼的怪叫着朝后倒去,若不是旁边的同伴见机得快扶住这货,怕是就能现场直播什么叫标准的后脑勺着地了。

    那边,右校署丞此刻一副挨雷劈得外焦里嫩的架势,满脸懵逼地看着那边。而吴七郎这货则兴灾乐祸地笑了起来,王大官人方才喝斥自己果然只是在装逼忽悠人而已,现在才是他的真性情。

    “你,你特么小小的匽厕署令,居然敢当着上官的面居然如此无礼,知道本官是谁吗?我乃堂堂户部左郎中……”

    “原来是左大人,我有无礼吗?打个蚊子,关你鸟事。”王洋,这才缓缓地收拢双手于后,负手而立,一双鹰目冷森森地盯着这名炸了毛暴跳如雷的官员道。

    “你,老子不姓左,老子姓赵,你居然敢如此对上官无礼,你等着……”左,哦不,赵左郎中肺都特么快被气炸了。

    “你身为朝庭命官,却嘲笑歧视同僚,本官打个蚊子,你都要辱骂不休,还说本官对你无礼?”王洋嘿嘿一笑,再次踏前一步,直接就逼到了那家伙跟前。“到底是谁无礼?!”

    王洋方才距离这货也不过一步之距,可是现在他踏前一步之前,直接就快跟那家伙脸贴脸胸贴胸的站在一起扭贴面舞了。

    那位堂堂六朝朝庭命官哪里想到王洋会有这样的举动,下意识地抬起了手一推。王洋直接惨叫一声,然后跌跌撞撞的朝后倒去,直接把两名回头看戏的官员给压得一屁股从那长凳上滑落,坐在了地板上。

    “你,你身为堂堂朝庭命官,居然敢在公众诚,殴打下官,正所为叔可忍,婶不可忍也……”王洋这才一副十分忿慨的模样站起来,先是厉声控诉一番,然后一个弓箭步窜过去。

    一大耳光直接把这位赵郎中给扇得斜飞出去,摔在地板上人事不省。

    “……”所有在场的官员都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前一刻仿佛连脚都站不稳,结果下一刻,就像一道闪电似的把那位赵郎中给抽趴下的年轻官员。

    “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那位为了李家的小娘子,把今科武状元给揍趴下的今科文状元王洋王巫山吗?”就在此事,一位官员突然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叫出了声来。

    “……”你特么的这个马后炮也太后面了吧?

    这话听得王洋心中不由得一梗,特么的八卦都已经传到了文官圈子里了,转过了头来,朝着这位认出了自己的官员一礼。“这位大人,不知您尊姓大名?”

    “呃,不敢当,本官乃是尚书省右司郎中,那什么王大人您这么做不太好吧?”那名官员下意识地还了一礼之后,目光落在了那悠悠醒转之后,坐起了身来尤自找不着北的赵郎中,一面小声道。

    “这位大人您是……”

    “……”坐在这门房内的一共有七八名官员,谁也没有想到王洋在狠抽了那位赵郎中这后,居然就跟大家寒喧起来,这特么的是什么鬼节奏?

    得知了这帮官员们的姓名与官职之后,王洋很是正义凛然地道。

    “诸位大人你们可都要为本官作证,若非是这位左郎中先动手,王某又怎么会迫于无奈,只能反击……”

    “……”这票官员总算是回过味来了,特么的感情这家伙不是在抽空寒暄,分明就是把自己这些人的姓名与官位给记下来,让自己这些人作为旁证。

    “来人,来人啊……杀人哪……”终于清醒了过来的赵郎中挣扎着在同伴的搀扶下站起了身来,看着居中侃侃而言的王洋,打是打不过了,怎么办?赵郎中除了喊之外,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

    这个时候,宁尚书正在跟一位下属说话聊天。而聊天的内容恰巧就与王洋这货有关。

    “老夫准备先晾他几日,省得他还真把小小的将作监右校署令当成什么了不得的职务……”

    “大人所言极是,下官也觉得,那位王巫山为人一向跋扈,此人居然也能入仕为官,不过是借着一些新奇手段,惹人侧目罢了……”

    正说着话的当口,刚刚过来禀报王洋前来拜访宁尚书的那名差役又气喘吁吁的窜了回来。

    “你怎么回来了,难道那小子难为你了?”宁尚书看到这家伙一脸惊恐的模样,不禁眉头一皱。

    “没有,跟小的没关系,不过刚刚那位王大人在打蚊子,结果跟那赵大人起争执,赵大人把王大人给推倒了,然后王大人把那赵大人给揍了……””

    “嗯……嗯?!”宁尚书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你是说,那王巫山在外面揍人?岂有此理,实在是岂有此理,他把我工部衙门当成市井之地吗?”

    “大人,那您看,要不要下官过去看看?”右侍郎看到宁尚书那副暴跳如雷的模样,站起了身来问道。

    “行,那你快快过去喝止二人,千万,千万别闹大了……”这里可是工部的官衙,若是闹腾出什么问题,自己这位工部尚书的脸上也挂不住。

    右侍郎随着那名差身匆匆地赶过去的时候,却正好看到爬了起来的那位赵郎中站定,摸着自己那火辣辣的脸庞,朝着王洋怒吼着。

    “老子乃是堂堂六品官员,你右校署令不过是个区区的八品小吏,居然敢打我,等着,我要向朝庭弹劾你这个混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