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07章 这就是一起拖下水的节奏吗?(第二更)
    第406章

    王洋剑眉一扬,看着气极败坏,想要冲过来,偏偏又担心自己干不过对手,只能在原地跳脚发狠话的赵郎中,似笑非笑地道。

    “弹劾我?有本事你就弹劾呗,王某人难道还怕你不成,不过,我可最后再警告你一次,再敢胡改右校署的官署之名,信不信我连你的屎都能把你从嘴里挤出来。”

    看着王洋那森冷的目光,还有那高大健硕的身材,原本还想要破口大骂的赵郎中生生把险些要脱口而出的匽厕署这三个子又咽了回去。

    而吴七郎则是一脸崇拜地看着王洋。别说是从嘴里挤出来,从耳朵挤出来吴七郎都相信王大官人有这份能力和本事。

    “二位,莫要再作无谓之争了行不行,这里乃是我工部官衙,你们若是想要争执,还请离开这里。”右侍郎站了出来,用力的咳嗽两声,总算是让那些围观群众们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赵郎中为官近二十载以来,哪怕是同僚之间有什么恩怨,最多也就是恶语相加,可特么的哪里知道王大官人会这么骨格清奇得不行,三言两语不合就直接开干。

    刚刚更是被王洋那恶狠狠的威胁吓得有些肝颤,可是现如今看到了那位右侍郎之后不禁大喜。“原来是何大人,何大人你可是看到了,下官被这右校署的王洋欺辱,还请大人主持公道。”

    “这么多位大人都看到,分明是你先动手推倒了王某,王某这才不甘之下愤起反击,若是何大人你不信的话,可以问一问这几位大人。”王洋笑眯眯地朝着那几位池门失火被殃及的倒霉鬼们点了点头。

    “诸位大人只管说实话,是非曲直自然会有公论。”

    “……”那群官员都纷纷表示,自己特么的就看了场热闹,结果就身份就直接从吃瓜群众变成了参与者,心情实在是不怎么美好。

    而王洋在那工部衙门虽然没能见到工部的宁尚书,可好歹揍了某人一顿,心中这几天的积郁之气总算是散去了不少。

    而当那位右校署丞回到了衙门之后,很快,王大官人在工部衙门把户部郎中给揍了一顿的消息瞬间在整个将作监流传开来。

    而陈安道这位将作大匠听闻了此事之后,被一口茶水呛个半死,心里边不禁哀嚎道,自己特么的难道是因为今年过年的时候不信邪在三十夜让家仆扔了垃圾,所以才导致自己惹上这么个惹祸精不成?

    #####

    第二天清晨早朝,高滔滔这边刚刚坐下,下面的工部宁尚书就跳了出来要弹劾将作监右校署令王巫山。

    赵煦却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似乎只要还没有说政事之前有人莫明的跳出来,十有八九就肯定跟王洋有脱不开的关系。

    不过赵煦很认真地打量了宁老尚书两眼,还好,这位老尚书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伤口之类的,应该没有发生身体冲突。

    不过很快,宁尚书的话又打破了赵煦还以为王洋变成动口不动手的君子的幻想。

    “将作监的王洋,在工部的衙门里边,揍了来自户部的赵郎中……两个人的事情,却牵涉到了三个部门,乖乖,巫山先生这又是想要闹哪样……”赵煦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趴在了御案之上。

    想比起王洋那多姿多彩的人生而言,自己的生活是那么的无聊与枯燥啊。嗯,赵照反正已经麻木了,王巫山隔三岔五都要闹腾事情,如果他不闹腾,怕是自己还真会有些不习惯。

    “王洋王巫山在工部的衙门里揍了户部的左郎中?那臭小子怎么成天惹事生非的……”高滔滔看罢了宁尚书弹劾,不禁深感头皮发麻。

    “事情的原委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一五一十的说来听听,不得隐瞒。”

    宁尚书虽然十分痛恨王洋,但是,在朝堂之上,却也不敢敷衍或者是是假话连篇,不然一会万一太皇太后又把那货叫上朝堂来当场对质怎么办?

    特别是那家伙已经把当时在场的诸多官员的姓名和官职都记在了心里边,万一他再把那些家伙叫上来作证的话,自己的老脸还要不要。

    不过,既然是不能假话连篇,但是好歹可以下点眼药,从描述上更加的偏向于那位赵郎中。

    听着殿中的宁尚书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出来,高滔滔有些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而对于王洋的怨念则小了许多,事情的来龙去脉,剔除了那位宁尚书的个人观点之后,向来头脑冷静的高滔滔便得出了并非王洋主动惹事,则是那位户部的赵郎中挑衅在先。

    之后居然还敢冲王洋动手,他当自己是谁?今科武状元也不好使啊,想到了这,高滔滔自己都觉得有点哭笑不得,那个混帐小子,你一个文官怎么就不按着文官的套路来办事呢?

    而满朝的文武也都是表情各异,特么的那臭小子还真是走到哪哪就出事。

    另外一头的赵煦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力挺王洋这位他所看重的心腹臣子。“看来此事倒也不能全怪王卿,话说回来,那位赵郎中身为朝庭的臣工却不思为朝庭效力,却拿同僚的官职衙门来开玩笑,他就那么清闲吗?”

    此言一出,哪怕是宁尚书有一肚子的牢骚,也不可能唱反调,不过仍旧眼巴巴地看着这边头帘后的高滔滔,希望这位太皇太后能够给自己撑撑腰。

    “娘娘,陛下的话虽然言之有理,可我工部衙门又不是市井之地,由着官员打打闹闹这成何体统,所以,老臣以为……两人都应该加以惩处方显公允。”

    没办法,既然那位赵郎中不占道理,但是好歹这位猪队友也算是帮忙把王洋给拖下水了。

    高滔滔略一沉吟之后,点了点头。“宁卿家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陈安道陈卿家,代传哀家的话,斥责王巫山那小子,让他老实点。

    身为文官,怎么能成天打打闹闹的,成何体梳,所以,今日之事罚俸一月以儆效尤;另外,那赵郎中既然诋毁同为朝庭衙门的将作监,实在是有违人臣之道。嗯,就让他到将作监去当个监丞,负责左校署衙门的事务……”

    “娘娘,这不太好吧?那位赵大人好歹也是一位正六品的户部郎中,这么惩处,会不会太重了?”宁尚书听完了这个惩处,顿时深感蛋疼,说好的一起拖下水呢?

    为啥子王洋那臭小子就只是轻飘飘的罚俸一个月,而那位赵郎中堂堂六品中层官员,生生给按到八品的衙门里边去主事,这也太偏颇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