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09章 你这老眼不是昏花而是近视(第一更)
    第408章

    皇宫大内的匽厕改造工程已然是到了临近收尾的阶段了,只剩下三处匽厕还未动工,预计能够在仲夏之时就结束整个工程。

    这让王洋十分的欣赏,毕竟所有使用了改造之后的匽厕的人们用了都说好。特别是皇宫中的所有匽厕,一律采用的都是冲水式马桶。

    自打整个皇宫的改造工作临近尾声,而过去在皇宫大内,茅房周围总是弥漫着一股子浓烈的臭味,特别是盛夏炎热之时,更是让人实在是受不了。

    更别提数不清的苍蝇蚊子等容易传播疾病的蚊虫到处滋生。而现如今,改造之后的匽厕之中,想找只苍蝇都觉得困难。哪像过去,特么的一个坑位上至少有上百只苍蝇在唱欢乐颂。

    不论是谁,听到了那样的共鸣声都会浑身直冒鸡皮疙瘩,恨不得一把火把整间茅房给烧掉才能解恨。

    而现如今,由于每一间匽厕都会有专门的宦官定清清理打扫,再加上使用了密封性能极佳的水泥,以及隔臭的冲水马桶之后,厕所内的异味跟过去相比实在是轻得太多,稍微鼻子不通畅的人根本就闻不到一丝异味。

    而且,那些过去前来挑粪的工人们也远远比过去轻松得多,直接在匽厕后方的那出污口工作,根本不会影响到正在使用厕所的人。

    就在王洋站在工地前指挥若定的当口,却又宦官寻了过来,让王洋去见太皇帝太后高滔滔。

    #####

    “来啦,快坐吧,哀家这里有今年的新茶到了,你也尝尝如何……”看到王洋高大健硕的身影出现在跟前,难道有闲暇正在欣赏一幅字画的高滔滔看到了王洋之后,笑眯眯地招手说道。

    “多谢娘娘赐茶。”王洋一礼之后坐下,端起了那杯茶沫子水,看着浮在上面的姜片,很亲切的感觉,特别是每当喝茶的时候,王洋都会想到李清照那位呆萌美少女。

    怕是已经有小半个月没见到兔子姑娘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特别是这段时间街边市井,甚至是在文化圈和官宦圈子都已经流传开来的那些关于自己与这位呆萌软妹的流言。

    更是让王洋这货表面上很愤慨,实则暗暗窃喜。没办法,身为纯爷们,优秀的文学青年,热爱中华历史文化的王洋,当然很希望与李清照之间有些什么。

    “王卿,你在想什么呢?端着一杯茶在那里发愣。”高滔滔一直观察着王洋的表情变化,看到他端着一杯茶水,表情忽喜忽忧的模样,不禁心生好奇。

    “没有想到娘娘您对微臣如此厚爱,实在是令微臣有些汗颜。”王洋赶紧撇开了杂念,朝着高滔滔说道。

    “哀家知道你是个人材,也知道你还年轻,年轻人嘛,持才傲物心有傲骨,这是自然不是什么坏事,莫说是你,便是当年的苏学士,又何尝不是如此……”高滔滔不禁婉尔一笔,似乎回忆起了当年年轻时的苏东坡,亦同样是才高八斗,持才傲物。

    但是,他们这样的人,的确很有骄傲的资本,而现如今的王洋,在高滔滔看来,不论其才华还是名气,亦都不逊色于当年的苏东坡。

    更重要的是,苏学士的才华更多是展现在文学领域,而王洋在文学领域也并不逊色,但是,他却比那昔日的苏学士更加的勇于任事,这才是高滔滔最欣赏王洋的地方。

    所以,跟那些官员之间怼人斗气,甚至是偶尔动粗,也不是不能理解,就像现如今的苏东坡,在前几日被人攻讦得急了眼的时候都还想要动拳头来着。

    “不过,你如今终究乃是朝庭的官员,还是要有些分寸才是,不然,哀家也不可能过于偏袒于你,知道吗?”

    “微臣明白,娘娘放心,微臣一定不会主动惹事。”王洋一脸恭敬地答道,听到了王洋的回答,高滔滔忍不住瞪了这家伙一眼,这臭小子,说话还不忘记给自己留条后路。

    罢了,年轻人嘛,能够写出那样一篇令人热血沸腾的《少年中国论》的大才子,若是没点脾气,高滔滔还真没办法相信。

    “对了,哀家听闻王卿你小小年纪,书法便自成一家,不知你对于王右军知道多少?”

    王洋双眉一挑,当下言道。“王右军乃是东晋时期的著名书法家,有‘书圣’之称,其书法兼善隶、划、楷、行各体,广采众长,备精诸体,摆脱了汉魏笔风,自家一家,风格平和自然,笔势委婉含蓄,遒美健秀,而其代表作《兰亭序》更是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

    “可惜传闻那《兰亭序》原稿自唐太宗之后再无影踪,唯有抄本、摹本流传后世。”

    高滔滔也不禁有些遗憾地点了点头。“是啊,可惜了,哀家颇为喜好王右军之书法,奈何其真迹万金难求,不过哀家这里倒是有件好东西……”

    说到了这之后,高滔滔抬手示意,就有两名宦官走了过来,然后将一幅长卷缓缓展开。

    “这乃是王右军小楷所书的《道德经》碑拓……哀家老眼昏花,这小字实在是看不太真切,故尔今日诏你前来,就是想让你帮哀家辨一辨真伪……”高滔滔站起了身来,俯低了身形,到得距离那碑拓不足一尺之处这才眯起了眼睛仔细地打量起来。

    王洋也溜跶到了跟前去,仔细地打量了起来,半晌之后,这才缓缓地点了点头。“娘娘,这应该是王右军的真迹,这旁边褚遂良的跋,应该是出身于褚遂良的亲笔所书。”

    “因为禇遂良的书法颇有特点,用笔如画沙印泥,其笔力雄赡,气势古淡……而这篇碑拓又极有王右军之笔力风骨,由此推断,应中真迹无疑……”

    听罢王洋的分析,俯低了身形看了许久的高滔滔终于缓缓地直起了腰来,朝着王洋满意地笑道。

    “难得,如此年纪,不但才华过人,就算是这份见识,也是极其少有,看来,官家还真没看错你这个人材。”

    王洋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嗯,被这位大宋地位最高的实权者夸奖,的确让王洋有些汗颜。

    “娘娘您的眼睛似乎有比较严重的近视,眼睛不好,还请娘娘多注意休息才是,做做眼保健操什么的。”

    “眼保健操?”正抬着手揉着发酸的鼻梁处的高滔滔有些愕然地抬起了头来。

    “就是这样,然后再这样,稍稍用点力道,让手指按摩的地方感觉到微微酸涨即可,每一种姿势做二十下,做完之后,闭上眼睛休息上一盏茶的功夫,会让眼睛很舒服。”王洋循循善诱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