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10章 又要有一件新奇的小玩意(第二更)
    第409章

    高滔滔有些笨拙的照着王洋的指导,还是练习起了这眼保健操,而旁边有心灵手巧的宦官与宫女也在悄悄的学习。

    至于那位大总管徐得功,看到王洋与高滔滔之间的互动,除了憋气还是憋气,特么的怎么自己想了那么多的办法,用了那么多的盘外招,愣是被这货用不讲理的办法暴力破解掉。

    想想那位倒霉的将作监少匠陈闻庸,哪怕是太皇太后没有怪罪于他,可问题是,娘娘的嫌弃这位擅作主张而且又没有半点担当的陈闻庸的意思十分明显。

    现如今在将作监内,简直就像是人憎狗嫌一般。他亦曾经私下来找过徐得功,希望这位徐大总管能够看在往日的情面上,让自己帮他在太皇太后跟前说项。

    徐得功倒是提了一回,可问题是太皇太后根本就对那家伙很是不满。

    之后,那位户部郎中与王洋之间发生了冲突,徐得功原本以后又是一个好机会,啧啧……机会真的很好,堂堂六品的户部郎中现如今都被贬到将作监去当个监丞,而且还是去了更加晦气的左校署。

    将作监的工作说穿了其实都不怎么好听,尤其又以左、右校署为最,而右校署是主管匽厕、沟渠和粉刷诸事。

    而左校署呢?左校署则是负责营造陵寝的,一个管厕所,一个管墓地。简直就特么一个比一个晦气,想必那位户部的赵郎中此刻已然在府中哭成狗了吧。

    就在这位徐大总管满腹幽怨疯狂吐槽的当口,这边高滔滔已然在王洋的指导之下做完了眼保健操。

    之后依王洋之言,高滔滔闭眼盏茶的功夫,当高涛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的确有些吃惊的发现,原本因为方才用目力有些过度的双眼已然不再酸涩。

    似乎就连看东西都要比平时明晰了一些。“咦,似乎还真是有效果……”

    看到那因为自己的眼睛而舒服了些之后惊奇不已的高滔滔,没来由的,王洋的眼里边一下子把高滔滔的形象与自己那位早逝多年,同样慈眉善目的姥姥重合了起来。

    想了想,王洋一脸郑重地朝着高滔滔进言道。“娘娘,这保健操主要还是作为减轻你用眼过度的疲劳和一定的恢复作用,但是您的视力因为使用过度而导致目力受损,单凭眼保健操是没办法让你的视力恢复的。”

    高滔滔听得此言,不禁谓然一叹。“哀家如何不如,只是国家大事不断,天子年幼,少不更事,凡事总是急于求成,哀家这个老婆子还能如何?只能乘着这双眼睛还没瞎,争取多替先帝和官家照看大宋几年……”

    听得高滔滔这句感慨万千的话,王洋也不禁有些唏嘘,是啊,人都是要老去的,而高滔滔虽然反对变法,但是在她垂帘听政的这些年里。

    整个北宋虽然日渐腐朽,却至少还算是吏治清明,百姓的生活也算是较为宁静的。虽然她是站在旧党一方,但是,她的出发点也同样是希望大宋王朝能够长治久安。

    而自己,既然有能力,就应该帮帮她才是,王洋想了想之后,抬起了头来。“娘娘您视力下降的问题,微臣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娘娘看清楚。

    但是,还请娘娘最好晚上尽量不要再用眼,要么,就多举明烛,以防再伤双眼。”

    “王大人,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娘娘的眼疾已是多年,宫中的太医都看了许多,一直未见有好转,你却说你有办法?”徐得功终于忍不住了跳出来刷存在感。

    “别人没有办法,难道就不许我有办法?”王洋斜挑起了眉头,不甘示弱的硬怼回去,直接把那徐得功梗得两眼翻白。

    “得功行了,王巫山,你真的有办法?”高滔滔摆了摆手,示意徐得功别插话,然后朝着王洋露出了一个探究的眼神。

    王洋重重地点了点头。“微臣怎么敢拿这样的事情来忽悠娘娘您?自然是有十全的把握才敢这么说。”

    高滔滔听到了王洋此言,不禁有些愕然,心说这小子到底那脑子是怎么长的。“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药方有这样的神奇效果?哀家为了这双眼睛,都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清肝明目的药了……”

    王洋咧了咧嘴,摇了摇头。“娘娘,您的眼疾,到了现如今这个情况,已经不是药石之功可以治好的,而微臣的办法并不是让您吃药,不过……”

    “不过什么?”高滔滔听到了王洋之言,原本那对治好自己双眼业已经失望的心又陡然被这小子说得热乎了起来,忍不住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过,微臣需要十来块很纯净透明的水晶,而且还需要几位懂得研磨玉石的能工巧匠。”

    “……水晶?还有能工巧匠?只需要这些,便能够治得好哀家的眼睛?”高滔滔都特么的快风中凌乱了,少年郎,老娘的眼睛跟那水晶和能工巧匠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吗?

    看到高滔滔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王洋嘿嘿一笑。“最多五到七日,娘娘就知道有没有关系了,在此之前,不是微臣想卖关子,而是在没有实物可以让娘娘您的视力恢复正常之前,微臣说得再多,您也不会相信。”

    高滔滔一想也是,至少她不觉得这小子敢欺瞒自己,欺瞒自己的罪,并不会比欺君之罪小。但是自己的确也想不明白水晶与能工巧匠与自己能有何干系。

    “也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哀家就等上几日就是,不过到时候你小子若是不给哀家一个满意的交待,小心哀家拿你是问。”

    听到了高滔滔这位太皇太后的威胁,王洋的心情顿时变得不美丽起来。“若是微臣真的能够让娘娘您的视线恢复明晰清楚呢?”

    看到这家伙居然就直接了当的跟自己说话,高滔滔不怒反笑,没理会身边那脸色黑成了锅底,几次想要站出来喝斥王洋无礼的徐得功,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王洋那目光坦然的年轻脸庞。

    “有过,当然是要罚,而有功,自然是要赏赐。不过哀家可得事先说明了,这只是你对于哀家的功劳,于国于民无涉,所以,一不能许你官位,二不能长你俸禄。”

    听到了高滔滔这话,王洋倒是觉得这位太皇太后人挺实在的。“微臣也不需要那些……要不,等微臣有什么难处,自己无法解决之时,再向娘娘您提这个要求如何?”

    “大胆!难道日后你作奸犯科,自当按朝庭律令办事,难道你想让娘娘为了你而违背朝庭律法不成?”徐得功终于逮着机会又跳了出来,成功的又刷了一次存在感。

    第409章

    高滔滔有些笨拙的照着王洋的指导,还是练习起了这眼保健操,而旁边有心灵手巧的宦官与宫女也在悄悄的学习。

    至于那位大总管徐得功,看到王洋与高滔滔之间的互动,除了憋气还是憋气,特么的怎么自己想了那么多的办法,用了那么多的盘外招,愣是被这货用不讲理的办法暴力破解掉。

    想想那位倒霉的将作监少匠陈闻庸,哪怕是太皇太后没有怪罪于他,可问题是,娘娘的嫌弃这位擅作主张而且又没有半点担当的陈闻庸的意思十分明显。

    现如今在将作监内,简直就像是人憎狗嫌一般。他亦曾经私下来找过徐得功,希望这位徐大总管能够看在往日的情面上,让自己帮他在太皇太后跟前说项。

    徐得功倒是提了一回,可问题是太皇太后根本就对那家伙很是不满。

    之后,那位户部郎中与王洋之间发生了冲突,徐得功原本以后又是一个好机会,啧啧……机会真的很好,堂堂六品的户部郎中现如今都被贬到将作监去当个监丞,而且还是去了更加晦气的左校署。

    将作监的工作说穿了其实都不怎么好听,尤其又以左、右校署为最,而右校署是主管匽厕、沟渠和粉刷诸事。

    而左校署呢?左校署则是负责营造陵寝的,一个管厕所,一个管墓地。简直就特么一个比一个晦气,想必那位户部的赵郎中此刻已然在府中哭成狗了吧。

    就在这位徐大总管满腹幽怨疯狂吐槽的当口,这边高滔滔已然在王洋的指导之下做完了眼保健操。

    之后依王洋之言,高滔滔闭眼盏茶的功夫,当高涛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的确有些吃惊的发现,原本因为方才用目力有些过度的双眼已然不再酸涩。

    似乎就连看东西都要比平时明晰了一些。“咦,似乎还真是有效果……”

    看到那因为自己的眼睛而舒服了些之后惊奇不已的高滔滔,没来由的,王洋的眼里边一下子把高滔滔的形象与自己那位早逝多年,同样慈眉善目的姥姥重合了起来。

    想了想,王洋一脸郑重地朝着高滔滔进言道。“娘娘,这保健操主要还是作为减轻你用眼过度的疲劳和一定的恢复作用,但是您的视力因为使用过度而导致目力受损,单凭眼保健操是没办法让你的视力恢复的。”

    高滔滔听得此言,不禁谓然一叹。“哀家如何不如,只是国家大事不断,天子年幼,少不更事,凡事总是急于求成,哀家这个老婆子还能如何?只能乘着这双眼睛还没瞎,争取多替先帝和官家照看大宋几年……”

    听得高滔滔这句感慨万千的话,王洋也不禁有些唏嘘,是啊,人都是要老去的,而高滔滔虽然反对变法,但是在她垂帘听政的这些年里。

    整个北宋虽然日渐腐朽,却至少还算是吏治清明,百姓的生活也算是较为宁静的。虽然她是站在旧党一方,但是,她的出发点也同样是希望大宋王朝能够长治久安。

    而自己,既然有能力,就应该帮帮她才是,王洋想了想之后,抬起了头来。“娘娘您视力下降的问题,微臣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娘娘看清楚。

    但是,还请娘娘最好晚上尽量不要再用眼,要么,就多举明烛,以防再伤双眼。”

    “王大人,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娘娘的眼疾已是多年,宫中的太医都看了许多,一直未见有好转,你却说你有办法?”徐得功终于忍不住了跳出来刷存在感。

    “别人没有办法,难道就不许我有办法?”王洋斜挑起了眉头,不甘示弱的硬怼回去,直接把那徐得功梗得两眼翻白。

    “得功行了,王巫山,你真的有办法?”高滔滔摆了摆手,示意徐得功别插话,然后朝着王洋露出了一个探究的眼神。

    王洋重重地点了点头。“微臣怎么敢拿这样的事情来忽悠娘娘您?自然是有十全的把握才敢这么说。”

    高滔滔听到了王洋此言,不禁有些愕然,心说这小子到底那脑子是怎么长的。“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药方有这样的神奇效果?哀家为了这双眼睛,都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清肝明目的药了……”

    王洋咧了咧嘴,摇了摇头。“娘娘,您的眼疾,到了现如今这个情况,已经不是药石之功可以治好的,而微臣的办法并不是让您吃药,不过……”

    “不过什么?”高滔滔听到了王洋之言,原本那对治好自己双眼业已经失望的心又陡然被这小子说得热乎了起来,忍不住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过,微臣需要十来块很纯净透明的水晶,而且还需要几位懂得研磨玉石的能工巧匠。”

    “……水晶?还有能工巧匠?只需要这些,便能够治得好哀家的眼睛?”高滔滔都特么的快风中凌乱了,少年郎,老娘的眼睛跟那水晶和能工巧匠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吗?

    看到高滔滔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王洋嘿嘿一笑。“最多五到七日,娘娘就知道有没有关系了,在此之前,不是微臣想卖关子,而是在没有实物可以让娘娘您的视力恢复正常之前,微臣说得再多,您也不会相信。”

    高滔滔一想也是,至少她不觉得这小子敢欺瞒自己,欺瞒自己的罪,并不会比欺君之罪小。但是自己的确也想不明白水晶与能工巧匠与自己能有何干系。

    “也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哀家就等上几日就是,不过到时候你小子若是不给哀家一个满意的交待,小心哀家拿你是问。”

    听到了高滔滔这位太皇太后的威胁,王洋的心情顿时变得不美丽起来。“若是微臣真的能够让娘娘您的视线恢复明晰清楚呢?”

    看到这家伙居然就直接了当的跟自己说话,高滔滔不怒反笑,没理会身边那脸色黑成了锅底,几次想要站出来喝斥王洋无礼的徐得功,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王洋那目光坦然的年轻脸庞。

    “有过,当然是要罚,而有功,自然是要赏赐。不过哀家可得事先说明了,这只是你对于哀家的功劳,于国于民无涉,所以,一不能许你官位,二不能长你俸禄。”

    听到了高滔滔这话,王洋倒是觉得这位太皇太后人挺实在的。“微臣也不需要那些……要不,等微臣有什么难处,自己无法解决之时,再向娘娘您提这个要求如何?”

    “大胆!难道日后你作奸犯科,自当按朝庭律令办事,难道你想让娘娘为了你而违背朝庭律法不成?”徐得功终于逮着机会又跳了出来,成功的又刷了一次存在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