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16章 哀家看谁敢拿此事来做文章
    第416章

    “此乃老成谋国之言,这样吧,此物还是继续委予你右校署制作便是,那些工匠都是务要让他们严加保密才是。待你拿出适合的样品之后,再交由军器监制作。”

    王洋领命而去之后,这边,赵煦却被高滔滔留了下来。高滔滔便询问起了赵煦是如何认识王洋的。

    赵煦当然不可能说是当初被十一郎赵佶给忽悠去到了怡红楼去依红偎绿时就曾经见到过王洋。

    而是告诉高滔滔,自己一开始没有见到王洋之时,只是听闻汴梁又新出现了一位才华文溢的词人,而其有不少作品赵煦也曾经拜读过,在那时候起,便对巫山居士留上了心。

    而到得去岁中秋文会和金明池中秋晚宴演出,才得知王洋这位编排出了那震撼人心的《千手观音》的怡红楼教习,就是那位一举夺取了去岁中秋文会魁首的巫山居士。

    而敲十一郎,也就是端王赵佶正好又结识了他,由此,赵煦这才开始跟王洋接触。

    听着赵煦讲述了他认识王洋的经历之后,高滔滔亦不由得啧啧称奇不已。“你是说他是失去了记忆,不知为何却流落至那怡红楼,最后被那位怡红楼的老鸨认作子侄?”

    “是的,孙儿曾经遣人暗中调查过关于王巫山的一切,的确无人知晓其出现在怡红楼这前的来历。而且其人的才华却又是接毋庸置疑。”

    “这样一个人材,在失忆之前,本不该寂寂无名才是……”高滔滔的表情陡然严肃了起来。“此人的来历,难道就没有半点的线索吗?会不会……”

    似乎查觉到了高滔滔的心意一般,赵煦笑了笑解释道。“皇祖母,若是此人乃是我大宋之敌对之人派过来的细作的话,那么,这个细作的所作所为,也实在是太不符合其身份了吧?”

    “何况作为细作,哪一个不是细心谨慎之人,每一步都会十分的小心,生怕会行踏差错而暴露,而王巫山嘛,呵呵……”

    就王巫山那战斗力暴表的文状元,赵煦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特么的这货的字典里边,怕是根本就不懂得“低调”这两个字该怎么写吧。

    听到了赵煦之言,高滔滔不禁想到王洋为大宋如此献计献策,呕心泣血,甚至其所进献的不论是那元祐水泥,或者是元祐印刷术,还是这望远镜,这些任何一样,只要落到异邦之人,绝对都是会让人为之疯狂的。

    而这些东西,高滔滔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在王洋进献出来之前,别说是大宋没有,更别提什么西夏、南诏、北辽这些地方了。

    “而且其口音显得极为奇怪,虽然他对自己的过去完全是一无所知,可是其却总是能够有无数的奇思妙想。

    另外就是,他刊发在《东京侯报》之上的那些关于西方诸国的历史之事,孙儿也着人询查过,有胡商佐证,几乎其所述一点也不差,甚至有些那些胡人都不甚了了的地方,他也甚是清楚。

    但是,他就那么莫明的出现在了怡红楼内,既没有路引,也没有其他,甚至他当时身上的装束也完全异于我大宋,甚至是周边诸国之人。

    而且在他在成为怡红楼教习,以巫山居士之名号出名之前,似乎也就只有怡红楼之人知道他是谁,却也无法说出其来自何地何处。

    孙儿与王巫山接触至今,发现他对于一般人所熟悉的各种规矩与习俗似乎都不太明白,可是一旦聊起家国天下、江山社稷之事,他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几乎是无事不知,无事不晓。而且都有着极为独到的见解……”

    高滔滔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似乎还真是,好像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他王巫山解决不了的。

    “或许是苍天在上,列祖列宗保佑,乃是天授我大宋的异人……”

    “他的身世来历,哀家会再着人查访,若是能够替他寻着一二亲人,也算是哀家对他的回报吧。”

    祖孙二人难得的就一个话题达成了难得的默契。应该说,在对于王洋这货的看法和感观方面,两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感谢封建迷信,感谢古代人所一直愿意相信的什么转世轮回之类的传说,所以,古代对于王洋这样的奇才,常常会有什么天授其才之类的话来进行评价。

    总之,虽然王洋的出身是迷,但是现如今,以他对于大宋所作出为的种种贡献,谁要是还怀疑王洋是其他国家派来捣乱大宋,毁坏大宋根基和朝庭的细作的话,这种人不是大脑缺氧时间过长就是小脑发育不全。

    “只是,孙儿有些担心,若是日后有人拿其身世来大作文章……”

    “谁敢?!”高滔滔听得此言,微夹银丝的双眉陡然一扬。“他王巫山对我大宋做了那么多的贡献之举,哀家的性命都是他救的,谁若是敢拿此事来作文章,哀家定会让他们后悔。”

    听到高滔滔这饱含着蕴怒之意的声音,赵煦心中微松了一口气,而原本一双眼珠子正在鬼鬼崇崇转个不停的徐得功不禁一阵沮丧,原本还以为可以找着一个下手的地方。

    到时候把这个消息漏出去,相信一定会有那些与王洋有矛盾的大臣们跳出来,可是现在,娘娘的态度,还有旁边那笑得十分隐晦而又得意的天子赵煦,就足以证明这个办法只能胎死腹中。

    不然真要是传扬出去之后,很有可能会惹得娘娘大怒,到时候彻查起来,自己这位心腹大总管怕也落不着什么好,说不定不会受到牵扯。

    所以,徐得功最多只能在心里边暗暗嘲笑,王洋那货居然是失忆到连家人和过去的人生,都忘得一干二净的倒霉鬼。

    却无法拿来与其他人分享,实在是开心之余,又积郁成满腹的郁闷。

    #####

    干净整洁的马桶,贴满了瓷砖,不仅仅防水,还能够让厕所里显得一尘不染。再加上有专业人员替您挖坑,保证让你的家宅,不再受那蚊虫与臭味的熏扰,万红牌卫生间,干干净净,相伴一生。

    唔……这便是现如今瓷质马桶暨专业厕所改造团队在《东京侯报》上打的广告。看到了这样的广告,李格非很是无语地摇了摇头,将这份报纸一脸嫌弃地扔在了旁边的小几之。

    从旁边的位置拿来草纸开了开老菊花之后,这才施施然地从那瓷质马桶上站起了身来,合上了身后边的马桶盖,然后一拉旁边那精致的绳索。

    只听得哗啦啦的一阵水响之后,李格非神清气爽的从卫生间里边走了出来,穿过了卧室,走到了大门口,阳光晴好,天气虽然炎热,可是现如今,自家的家宅,的确比起过去少了许多的蚊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