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17章 你敢说你对我妹妹没有好感吗
    第417章

    更重要的是,那卫生间就设在卧室里,根本不用担心半夜起夜窜到外面解决风吹屁股凉的问题。

    若是拿过去的那种木质马桶解决,就算是解决了,盖上了盖子,可是仍旧还会有丝丝的异味散发出来,让一向鼻子灵敏的李格非难以安眠。

    只能每次解决问题之后就把捅给提到门口,再重新关门休息,而现如今,根本就不需要了。

    这让李格非发自内心的觉得这种马桶和这样干净整洁的环境,绝对是像自己这样品德高洁,身心无垢的优秀文化人的最爱。

    “老爷,别站日头下面,这天那么热,小心把你给晒迷眼了。”这个时候,一个温婉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格非脸上不禁多了几分柔和,转过了头来,目光落在了一位四十余岁,却与那李清照极为肖似,但是显得要更加的成熟端庄的妇人。

    李格非走了过去坐在那凉榻之上,接过了妇人递过来的一碗凉茶一饮而尽,满足地砸了砸嘴,朝着这位与女儿肖似的妻子三娘道了声谢。

    “老爷,咱们闺女的事情,你到底想好了怎么办没有?”三娘看了李格非一副安然享乐的模样,忍不住轻嗔道。

    “不急,急什么?咱们闺女这才刚十六呢,这才及笄多久,老夫还想让闺女多在膝下承欢两年……”

    “老爷,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闺女可都过了十六的生辰了,再这么下去,难道就由着她当老闺女不成?你忍心,妾身这个当娘的也不忍心。”三娘不禁小声的抱怨道。

    李格非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可奈何地道。“你急什么,你闺女自个都不急,难道老夫还能拿她如何?到时候,她一怂恿你,反过头来你还来责怪我的不是,我可不当这个恶人。”

    这埋怨话直接就让三娘哑口无言,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家仆前来禀报,说是王洋上门拜见。

    李格非不禁有些好奇王洋的来意,赶到了前厅之后,就看到自家闺女与儿子正各拿着一件造型古怪的玩意正在那里把玩,而王洋的手中也有一件。

    “学生见过学正。”看到了李格非迈步入了前厅,王洋起身朝着李格非一礼道。

    “爹爹,你猜王大哥给你送什么来了?”李清照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家老爹,手忙脚乱的把自己手中的眼镜给藏到了身后去。

    “快坐下吧,这个为父还真不知道。”看到娇憨可人的闺女,李格非宠溺地一笑说道。别说真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为了满意闺女的显摆,装着不知道都成。

    “当然是这个了,这个叫眼镜,是王大哥知道爹爹你年纪大了,眼神不好,特地给你做的,来,我给你戴上。”李清照把李格非拉到了榻沿坐下之后,灵巧的双手,替自家老爹把那副近视眼镜戴上。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何我觉得我的眼睛看东西更晕呼了?”李格非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的模糊。

    “……清照妹妹你拿错了,那是老花镜,这个才是近视镜。”王洋无奈地指了指那摆在案几之上方形镜片的眼镜说道。

    李清照不太好意思地吐了吐粉嫩的丁香小舌,然后赶紧从自家一脸懵逼的老爹鼻梁上取下了那副老花镜,再把另外一副近视眼镜给李格非戴上。

    李格非的眼睛近视度数没有高滔滔那么厉害,而王洋拿出来的是大致估算过度数的眼镜,这么一戴上之后,李格非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咦。“巫山,这也是你做的?”

    “之前,太皇太后因为用眼过度,看不清楚小字,学生就给她做了几副眼镜,而这几副眼镜的度数不适合她,学生觉得学正您用着应该适合,所以就拿过来了。学正感觉如何?”王洋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李格非试戴之后,啧啧称奇不已,转身就走,说是要去书房好好的感受一番。看着这位打了声招呼便匆匆而去的李大学正,王洋不由得一阵无语,好吧,不愧是大宋著名的收藏家金石学家。

    “王大哥,我爹就是这样,一旦有了什么好东西,就会这样,我们都习惯了。”李清照看着这才刚刚进屋不足盏茶功夫,就拍屁股闪人的老爹,很是有些歉然地解释道。

    “无妨,学正大人若是没有这股子刻苦专研的精神,也就不会成为我大宋著名的金石大家了。”王洋干笑了两声道。反正东西自己也已经送到了,至于这位老爷子爱怎么折腾那就由着他呗。

    “那就好,对了王大哥,现在天色也已经晚了,你就留下来用了饭才回去吧,小妹这些日子学会做一件美食,王大哥你一定得尝尝。”

    看着李清照那副满脸期盼的可爱模样,王洋点了点头。“难得清照妹子还懂得下厨,那我可倒要尝一尝才是。”

    “那就这么说定了,大哥你帮我招呼王大哥,我先去忙去了。”听到了王洋留下来,李清照不由得甜甜一笑,朝着自家大哥交待了句之后,便匆匆快步而去。

    “唉……可怜啊,实在是可怜啊……”李清照这才离开,李逾这货就开始感慨万千,自怨自哀。

    “我说兄台你啥意思?一个劲的在这里可怜什么鬼?”王洋坐到了榻上,好奇地打量着跟前这位李清照的亲大哥,好奇地问道。

    “还能可怜什么?不就是可怜我自己呗,想想我跟清照乃是亲兄妹,可这十几年来,也没见那丫头给我做过什么吃的,唔……连给我端杯水的次数都可谓是屈指可数啊。”

    说到了这,李逾的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表情鬼崇地奸笑道。“倒是你好口福,如此佳女子为你做羹汤,着实羡煞愚兄也。”

    王洋看着这家伙那副猥琐的表情,不禁一阵蛋疼。“兄台,你妹妹给我这个客人做吃的这有什么,你们平时窜我那里,吃我的喝我的机会难道还少吗?”

    “但是这不一样,一位那么长华盖世,聪明绝顶的女子,愿意为你素手做羹汤,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妹妹的心思吗?”李逾一副你丫要是装傻我就要狠狠鄙视你的模样。

    王洋不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干笑了两声,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那什么你可能还不知道,王某,已经与那柳依依柳姑娘订下了亲事了。”

    “柳姑娘倒也是个不错的女子……嗯?你是说,你要娶她为妻?”李逾下意识地接口之后陡然觉得不对,顿时眼角都立了起来,愣愣地看着王洋喝道。“姓王的,那我妹妹怎么办?”

    “……喂,我说兄台,你讲讲道理行不行?我跟你妹妹之间……”

    “你敢说你对我妹妹没有好感?!”李逾阴沉着脸,死死地瞪着王洋沉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