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20章 缺人缺到无语的王大官人(第一更)
    第420章

    来到了李府大门,李清照说顺便走一走,王洋自然由着李清照的心思,两人并肩走在那昏暗的道路上,虽然已经入了夏,但是夜晚总是会有习习的凉风,吹得人心旷神怡。

    不知何处传来的蝉鸣声,仿佛在提醒着人们它的辛劳。而吴七郎一脸鬼鬼崇崇的跟随在后边不远处,旁边,则是两名李府的家丁,表情也同样显得八卦而又鬼崇。

    因为大宋王朝的开封是不宵禁的,整个夜晚,都会有人来来往往,而哪怕是生更半夜,都能够找得到馄饨摊子或者是醪糟摊子,以供给那些喜欢夜生活的人们。

    甚至还有一些酒肆干脆就在夜里把摊子都支到了街面上来,几盘小菜,几壶小洒,三五好友,可以直接吹从天黑吹到天亮,甚至能吹到让你怀疑人生。

    “怎么了王大哥,你东张西望,似乎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很新奇的样子。”

    王洋点了点头。“没想到汴梁的夜晚居然这么的热闹……”一开始他刚穿越的时候,是在怡红楼呆着,自然就难得有出去的时候。

    而等到他可以自由出入之时,已然到了秋天,天寒地冻的,出行的人自然也就不会太多,这还是王洋第一次看到夏夜的汴梁风土人情。

    两人一面闲聊一面缓步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一直走到了一座石桥前,李清照这才停下了脚步。

    她回过了头来,定定地看着王洋,良久,这才似乎有些紧张,又有几分期待地问道。“王大哥,你,你跟我大哥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王洋有些发懵地看着李清照,李清照看到王洋那副一头雾水的蠢萌模样,不由得卟哧一笑。“就是方才,我大哥和你之间争吵的内容,虽然我没有偷听,但是……”

    看到跟前的李清照俏脸越来越红,王洋吸吸鼻子,下意识地扭头一看,嗯,吴七郎等人都落后在十步之外,王洋干咳了一声道。“那什么,清照妹子,你应该知道我……”

    “王大哥,小妹就只是想知道,你真的喜欢我吗?”李清照抬起了头来,十分勇敢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王洋,柔声问道。

    看着这张清纯可人的俏脸,王洋咧了咧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用力地点了点头。“当然喜欢。”

    “那我就明白了,王大哥,我也喜欢你……”说完这句话之后,李清照有些慌张的就往回走,一直走出了十来步,似乎这才觉得自己就这么走掉有些不太礼貌,又转过了头来,朝着王洋嫣然一笑。“王大哥,再见,记得你说过的话。”

    看着李清照那消失在了人群之中的身影,王洋愣了良久,这才回过了神来,真没有想到,李清照在知晓了自己与其兄的对答之后,居然还会如此。

    “公子,李家小娘子其实真的很不错……”吴七郎这货一脸鬼鬼崇崇的出现在了王洋的身边,小声地嘀咕了这么一句道。

    “废话,我又没瞎。”王洋瞪了一眼这货那副很狗腿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朝前而行。

    “公子,那你刚才干嘛不直接打蛇随棍上,您可是大佬爷们,如果是小的,嘿嘿嘿……”

    “嘿嘿嘿个屁,唉……看来长得帅果然很容易惹来女性的亲睐,这层窗户纸既然戳破了,现在如何是好……”王洋恬不知耻的自吹自擂两句之后,不禁开始头疼起以后这事该如何解决。

    吴七郎摸了摸自己那张满面横肉的脸庞,不禁有些遗憾,自己为啥就没有公子这样的烦恼呢?

    再说了,这特么的能叫烦恼吗?对此,吴七郎不禁在心中暗暗的腹诽王洋分明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烦恼,这样的烦恼让王洋既沾沾自喜之余,又有些揣揣不安,不过令王洋松口气的就在于,既然李清照已经从她家的下人口中得知了自己与其兄之间的对答,想必也应该明了了自己的心意才对。

    既然都到了这份上,而李清照却还这样坦诚的告诉自己她的心意,王洋要再不明白的话,那不是傻,那就装傻了。

    #####

    清晨,王洋坐在车内,晃晃悠悠的朝着宫中而去,今日是皇宫大内的倒数第二个匽厕改造完工的日子,再来个三五日的功夫,宫中所有的匽厕都就改造完毕。

    而现如今,这才不过是夏中而已,距离太皇太后给自己的期限还远着呢。但是,在开心之余,却又有更大的隐忧,着实让王洋很是无奈,那就是,等把最后一间匽厕改造完毕之后,那就要开始整个汴梁的匽厕改造工程。

    而工部那边,出钱可以,出人那就是免谈,这不是扯蛋吗?整个将作监能够给自己的人手不过是一百二三十人,就凭这一百二三十人,怎么可能够?

    就在王洋在那车之中长吁短叹不已的时候,突然车子停了下来。然后就听到了嘈杂声纷纷入耳,王洋掀开了车帘,就看到了数百名年纪大大小小不一,身上的衣着褴褛,不过有一部份却穿着大宋禁军制服,不论老弱,都拿着一根长矛的队伍从前方的街道经过。

    “这,咱们大宋的禁军什么时候有这样一支队伍了?”王大官人一脸懵逼的看着这只有老有小,老的白发苍苍,小的不过十三四岁的军队。

    “公子,这不是禁军,这是厢军,其中若有健者,可充入禁军,而禁军之中裁汰老弱,亦多充入厢军之中。”吴七郎这家伙居然还能叽叽歪歪两句文言文,让王洋不由得另眼相看。

    吴七郎看到王洋投过来的疑惑之色,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两声。“小的原本是在厢兵里边长大的,可是等到了成年,要给小的刺字,小的不愿意,就不干这一行,开始出来厮混……”

    王洋这才想到了宋朝有一个十分坑爹的做法,那就是但凡入伍者,一律必须脸上刺字,以防逃卒。

    而且他也有一些印象,在北宋时期,军队的编制一共有四种,最高大上的自然就是大宋禁军,或者应该说这是标准的军队,次一档的便是蕃兵,也就是少数民族军队,再次一档的便是乡兵,也就是平时务农,农闲之时聚合在一起进行军事训练的青壮。

    虽然大部份地区的乡兵都不堪一用,但是,边镇诸地的乡兵们,却因为常年与外敌作战,再加上北部边陲民风一向彪悍,所以,边塞之地的乡兵的战斗力水平甚至不亚于精锐边军。

    而与广大没什么战斗力的乡兵并列的,正是厢兵,所谓的厢兵,甚至有相当多数都是由各地的流民难民组成,但逢出现灾害,民不聊生之时,国家为了防止百姓选择,干脆就编出了军籍,号称厢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