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23章 幸好不是王洋桶,或者是王右校署桶(第一更)
    第423章

    “……而之后,又有大臣向太皇太后进言,此军厢军,自上而下,军官腐败,使得军心已散,而且这只厢军因为久疏训练,如今之计,想要安抚这一军厢军的话,当另寻良策。”

    “之后,太皇太后询问工部的宁尚书,说是工部那边既然十分的劳碌,难以抽调人手予将作监。那便除掉这一军厢兵兵籍,调拔归我将作监听用。”

    “当时,可是有不少的大臣们纷给出的站出来出言反对,认为太皇太后的这样做法,实在是有些轻率,何况厢军之制,乃是出自于太祖皇帝之手。”

    “不过后来,太皇太后言,若是你们这些大臣不愿意的话,那娘娘她就准备动用手段,继续彻查下去,看看还有多少的官员与这厢军之事有牵联……”

    “最后,那些大臣们几乎是无有人再敢多言,毕竟这厢军虽然号称为军,可实际上,各地的地方官员,经常将那些厢兵充作役夫之用,早已是常例,若是由着太皇太后这一查下去的话,嘿嘿……”

    陈安道哪怕是坐得距离王洋尚有一个案几,可是那横飞的唾沫星子还是看起来相当的渗人。

    听得王洋与涂山二人都悄然的努力把屁股往后挪了挪,毕竟谁也不愿意被一个大佬爷们的口水喷个满脸。

    待那陈安道长篇大论一结束,涂山便抢下了话头道。“大人,您的意思是,那一军的厢兵,将归咱们将作监调配,那岂不是说,状元公之前的缺人之忧已然解决了大半?”

    “那是自然,不得不说,王巫山你的运气,可实在是好得不得了啊……”陈安道端起了案几上的茶水,仰起了脖子一口饮尽,心满意足地道。

    有了这些人手,再加上工部已经允诺到位的财物,只等王洋那边皇宫大内的匽厕沟渠改造工作一完成,就可以开工了。

    “托了太皇太后的洪福,这下子,下官我总算是能够松口气了。”王洋干笑了一声道,唔……完全没有提到自己的样子,太好了,至少如此一来,没有谁知道是因为自己无意之中看到了那么一只厢兵队伍,结果谁也没有想到居然惹出了这么一桩大事。

    不管,自己这也相当于是变相地做了好事。而且还能够及时的获得一军的厢兵来成为自己的人力。

    一军的厢兵,那就是两千五百人,哪怕是那些厢军多为老弱,但是也有相当一部份的青壮,只是还没有全部找回来归于军籍,不过据陈安道所言,那一军的厢兵,青壮大约能够占到一半的比例。

    也就是十六岁以上到三十五岁的有一千多人,其他的人手哪怕是要么年纪大,要么年纪小,这倒也无所谓,看守工地也需要人,另外,那些年纪轻轻的小家伙也不是没有用武之地,让他们学习贴瓷砖啥的这些精细活,至少比扛灰浆水泥轻松太多了。

    王洋心情十分愉快的与那涂山离开了陈安道的办公室,朝着右校署那边走去之时,身边的涂山一句话就让王洋的大脑cpu差点因为过热而死机。

    “对了状元公,听闻现如今咱们汴梁的不少官员士绅家中,都开始进行改造那种新式的匽厕,用起了状元桶了……”

    “等下,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最后那四个字是什么意思?”王洋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位弱不禁风的干瘪小老头,要不是看在他年纪那么大的份上,王洋真的很有一种想要跟这老家伙单挑一局的冲动。

    “哦,王大人您是问状元桶吧?”涂山满脸笑眯眯的模样,一张菊花老脸笑得犹如绽开的龙爪菊。

    “是哪个家伙给那瓷马桶取了这么个名字?”王洋不动声色的压抑着怒火问道。

    “这个,老朽还真不知道,不过所有人都是这么叫的,毕竟这东西可是状元公你亲手设计出来的,也不知道是那一位用户觉得瓷马桶叫着别扭,也不好听,再加上这东西乃是堂堂状元公给造出来的,于是乎……”

    “于是就有了这么个名字,人人都知道那拉屎拉尿的玩意叫状元桶了是吧?”王洋的脸黑发黑,嘴皮子都开始有些哆嗦,特么的肝疼,蛋疼,简直浑身疼到不能忍。

    涂山那老糊涂一面继续前面,还一面唠叨。“那什么状元公息怒,这个名字不好吗?莫非您是觉得这玩意干嘛不像那蔡侯纸一般,没能提到你的姓氏和官职?”

    “……当然不是,幸好不是。”到了这会子,王洋又顿时出奇的庆幸,幸好,那些混帐只是把那玩意称为状元桶,而不是王洋桶,或者是王右校署桶,不然,王洋会觉得就像有一个污点会伴随自己一生。

    不过话说回来,哪个蠢货给那瓷马桶给起了这么个破名字,结果还流传开来了。实在是让王大状元的心情很不好,状元桶……

    想想就心情很不美丽,不过好在,王洋最为担心的汴梁匽厕沟渠工程最担忧的人力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

    #####

    过了三天之后,侍卫兵马司的官员找到了将作监,拿来了名册,又领着陈安道这位将作监大佬还有王洋等人来到了那座位于汴梁城外的军营。

    而那些厢军们得知自己等人居然脱离了厢军的部队,成为了将作监的专职工匠之后,不少人直接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当然不是悲伤的痛哭,而是那种劫后余生的痛哭,毕竟,他们之前的那些军官们对于他们军饷的剥削,以及对他们的奴役,实在是让他们都快感觉生不如死了。

    现在,朝庭治了那帮子混帐的罪,而且还将那些军官们抄家,将那些财物变卖之后,折为财帛,补发了这数年的军饷,现如今又还把自己这些人等安置到了将作监去做工匠。

    这让这些人一面痛哭,一面歌颂着太皇太后的恩德。看到了这样的场面,王大才子也是听得心里边惨得慌,不过好在,大多数的厢军青壮已然都被送了回来,但是还有约两份百名被送去矿山的,怕是还得有些日子才能回到这里。

    这一次到来的还有一帮将作监的吏员们,他们等这些人激动之后,开始按人头记录名册,让这些人画押盖手印等,以后,他们就不再属于厢军体制,而是会成为将作监的工匠。

    “那些小家伙,会不会太小了,咱们也要?”一位吏员匆匆地跑了过来,指着站在他摆着名册的案几跟前那位十二三岁的少年,朝着王洋询问道。

    “要,肯定需要,到时候他们可以做一些精细,不需要太多体力的技术活。”王洋点了点头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