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24章 公厕改造只能因为御街改造而暂停了(第二更)
    ,!

    第424章

    王洋接收到了人手的同时,通知了万彬,万彬不由得大喜,之前还想要蹭着将作监作生意,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机会。

    而之后,因为出产的水泥和瓷砖、马桶等物在进行富商士绅家中的卫生间改造需要大量用到,万彬当时便当机立断的又新建了三个窑来烧制水泥。

    可是听闻王洋要立志改造整个汴梁的匽厕沟渠之后,万彬直接又增加了五个窑,再加上之前的八个窑,一共是十六个火窑。

    购买之前的那些订单终于都已经解决掉,所以不再烧制瓷碗、瓷碟之类的玩意,而是用三个窑来烧制马桶和便器,五个用来烧制瓷砖,而新建的八个,全部都将用来烧制水泥。

    反观工部这边,明明知道了王洋发明的水泥的用途之后,除了派了一名工部官员过来拿走了那份关于烧制水泥的配方之后,就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典型的官僚主义作风,不过王洋也懒理理会,既然工部那边慢吞吞的半天不动弹,正好便宜自家作坊。

    而那皇家商务印书馆,现如今除了向天下诸多官办提供四书五经之外,就是在王洋的指点之下,大量的印刷着佛家与道家经典,然后将这些玩意悄然的找了几个熟悉西夏和辽国的商人们,交给他们去那边售卖。

    虽然到目前为止,才做成了几单生意,但是每一单生意的毛利都在千贯上下,这让高俅这位商务印书馆的主管越发地斗志满满。

    而苏东坡这位偶像大人居然还继续活跃在朝堂之上,虽然经常怼人和被怼,但是他却没有再一次的请辞外调,也不知道是好事呢还是坏事。

    不过王洋可实在是管不了那么多,现如今,他正在构思他那个庞大的计划,改造一个城市的匽厕沟渠,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情。

    想想吧,光是整个汴梁的匽厕改造,就需要耗费数万贯之巨,这还没有计算沟渠,也就是整个汴梁的下水道改造工程。

    另外就是,匽厕,还有沟渠之外。王洋的目光落在了那条朱雀门外的御街上。

    “今日有御史上书,言及御街自我大宋开国以来至今已历百年,虽经多次修补,可是一直都未能大修,再如今不少的地方都有破损,或是泥泞难行……”

    “……娘娘要求要修整维护御街,此事原本交给工部也行,交给咱们将作监也可以。可问题是……今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工部的宁尚书居然一点都没能抢夺的意思。”

    “所以,让陈某拔了一个头筹,拿下了这份大工程……”陈安道很兴奋,满面红光,眼睛发亮,唾沫星子横飞。

    能够以一位清水衙门的首脑,干过了堂堂六部之一的工部,这对于过去经常屈居于工部之下的将作监而言,绝对是了不得的胜利。

    “娘娘没有说多久之内完成吗?”涂山也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抚着长须道。顺便还扫了站在那张地图跟前沉默不语的王洋一眼。

    看来这位状元公还真是将作监衙门的福星啊,自打他来到了将作监之后,似乎让将作监有了隐隐压过工部一头的架势。

    “娘娘言明,至少需要在秋末之前改造完宣德门到朱雀门这一截,因为陛下的婚礼,应该会安排在秋末冬初的黄道吉日。至于从朱雀门到南薰门,则需要在明年秋末之前完工。”

    “还好,咱们刚刚获得了大批的人手,不然,本官还真不敢把这个娘娘吩咐下来的重担接下。”陈安道很是意气风发地说道。

    “呵呵……”王洋转过了头来,看着那位陈大人,笑声显得份外的突兀。把陈安道笑得一脸莫明其妙。

    “巫山你为何笑得这么古怪?”

    “诸位大人,想必这御街的长宽都应该知道的吧?”王洋牙疼的吸了吸气,转过了脸来,看向一众将作监的官员们,陈闻庸这位将作少匠也在,只不过此刻这位将作少匠却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而旁边还有一位每当目光落在王洋身上时,既惧又恨的左校署令。

    这二位都是得罪过王洋,然后又很快便遭了王洋的毒手报复回来的倒霉鬼。除了他们这外,还有大量的将作监官员都尽聚一堂,毕竟陈安道好不容易真人pk胜了工部一场,都快恨不得拿大铜喇叭告诉全世界自己赢了工部。

    再加上要改造维护御街这样的大事,所以特地把将作监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拉了过来听自己显摆。

    “这个当然知道,御街乃是从皇宫的宣德门起,经里城的朱雀门,一直抵达外城的南薰门。宽近两百步,长十二里。中间为御道,是皇家出行专用的道路,宽九十九步,行人不得进入,两边挖有河沟,沟内满种荷花,两岸皆有桃李……”

    “……河沟的东西两侧是御廊,各宽三十步是百姓活动往来的区域,而且临街皆是店铺,以便于百姓往来。”这是其中一位将作监官员正在显摆自己渊博的地理知识。

    “宽两百步,长十二里,呵呵……”王洋看了一眼这位开口说话的官员,目光又落在了陈安道这位将作监的大佬身上。“陈大人,您觉得,就算是把那两千五百人尽数派遣上阵,得多久才能够修好?”

    “这个,怎么也得三四个月吧。毕竟咱们需要准备大量的青砖用以修补路面,还得修缮河岸,另外,御街之上,有不少地方的砖石也出现了损坏,也该修补修补。”

    “大人所言极是,也就是说,咱们现在的人手,也全部都只能用到修建御街上。”王洋砸了砸嘴,满脸无奈。

    看样子,自己之前还想着有了这两千五百人的加入之后,那么自己便可以开始汴梁地区的匽厕改造工程了,可是现在看起来,只能干瞪眼。

    不过,这倒是一个极好的刷政绩的机会,看看吧,整个将作监的官员们都跟打了鸡血似的跃跃欲试,毕竟御街就是汴梁城的主干道,典型的面子工程,只要干得好,怕是今年整个将作监年度考核都能够获得优秀。

    陈安道愣了愣之后,很快就明白了王洋的意思,不禁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砸了砸嘴。“那什么巫山啊,此事……本官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可是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

    “下官知道此事对于咱们整个将作监都有好处,所以,肯定会支持,咱们整个将作监可是一个整体,总不能让工部把咱们看轻了才是。”王洋只能把郁闷按捺于心中,然后摆出了一副顾大局的架势。

    “好,这才对嘛,不愧是咱们将作监最能干的右校署令。唔……此事,虽有本官主持,但是实际事务……”

    陈安道的目光扫过堂下的那些官员,那两名将作少匠虽然有些跃跃欲试,可是,却都犹豫不决的把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