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25章 来吧,让我们一起愉快的玩耍吧(第一更)
    ,!

    第425章

    特别是其中的陈闻庸心理阴影到现如今都还没有散去,生怕自己又跳出来挑功劳之后,结果又被王洋这个阴险小人给摆一道。

    上次的事情,可是已经让他狼狈不堪,不仅仅得罪了那旧党的骨干兼大佬朱光庭,同样还因为满腹的牢骚,把那徐得功这位大内总管大太监也给得罪了。

    至于另外一位将作少匠,眼看到了陈闻庸的下场,自然很懂得明哲保身,所以干脆就闭口不言。

    左校署令赵某人,这位之前还刚挨王洋收拾过,堂堂六品郎中,沦落到了来干八品的左校署令,他要是再不警醒一下,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安排到给王洋这个卑鄙小人去打下手,那样的话,怕是只能用生不如死才能形容了。

    而陈安道的目光在这一干将作监的官员身上扫过,看到了那一张张跃跃欲试,却又神色诡异的脸庞,最终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而王洋这家伙也同样双目灼灼的看向自己,一副挑我啊,快来挑我啊的表情。

    “王巫山,若是此事交予你,你当如何处置?”陈安道干脆就直接点名。“之前皇宫大内的匽厕改造工程,你做得极为不错,所以,本官想听一听你的意见。”

    “若是让下官来做的话,下官准备分工、分段、分包的方式去做。例如,咱们左、中、右三个校署令各负责一段,另外就是,咱们不需要浪费大理的人力和物力去准备需要大量的工匠去削切的平整石板,也不需要去烧制大量的砖石。

    我们只需要碎石。然后用水泥砂浆来凝固,如此一来,地面的坚固,丝毫不亚于巨大的石板,重要的是,既省时,又省力,完全可以赶在秋末之前完成,甚至还有可能提前完成任务……”王洋毫不犹豫地就抛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样的办法,倒的确是让陈安道眼前一亮。是的,王洋在皇宫大内所改造的那些匽厕外面,和周围的地面,都使用了水泥来进行硬化。

    而那些地面的坚实程度,陈安道是见识过的,若是这条长达十二里,宽近两百步的御街能够变得那样的干净整洁,那绝对是一件大功劳。

    “这倒是个办法,只是,你能够保证原料供应得上吗?”另外一位将作少匠也到宫里见识过那硬化的水泥,更看到过那屹立在月华门外的那些水泥残墙。

    是的,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是那里的水泥仍旧未成完全清理干净,以至于,让那些禁军高兴之余,又十分的愤恨。

    因为那玩意简直就是特么的顽石一般,十分的坚固,甚至里边还有竹子为筋,更加的难以推倒。

    最后,到了第三天,那只被派过去的禁军才生生用钢钎和大锤把那堵水泥墙给砸倒大半,而之后的部份,足足花了小半个月的功夫,这才完全清理干净。

    以致于给那一都(军事单位)的禁军留下了相当严重的心理阴影。不过这倒也是让那些军方大佬们十分的欣慰,这玩意居然这么的结实,那日后大宋的城防都如这般的坚固,那些西夏蛮子和北辽蛮子想要攻城的话,一个小寨堡都得花个十天半个月的。

    而大宋北疆之地,各处的寨堡,没个三五百也有个七八十座,等他们全拿下,那早已经贻误战机,经历了春夏秋冬,还打个毛线。

    “大人放心,微臣有另外,一定不会耽搁朝庭大事。”

    左校署令赵大人却以左校署因为要修缮陵寝一事,向陈安道请辞。“另外陈大人,这右校署本就主管着版筑、涂泥、匽厕诸事,此事下官倒觉得,以王大人之能力,当可一肩担之。”

    “不错,这匽厕沟渠之事,本就是右校署份内之事,我中校署需要掌供舟船、杂器,实在是忙不过来啊……”

    看着这帮子下属一个二个的找借口,陈安道有些牙疼,特么的你们这么不给本官面子好吗。

    王洋目光扫过了些同僚,一个二个都冲自己露出了虚伪的笑容,仿佛他们就是一帮很忙的老牛仔。

    王洋砸了砸嘴,朝着那陈安道进言。“既然诸位大人都这么看得起王某,陈大人,王某甘愿一肩担之,不过之前大人您承诺过的那些工匠,还算不算数?”

    “当然算数,既然他们都各有公务要忙,那……本官就将此事尽委与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只管来寻本官开口。”陈安道又扫了一眼那些下属之后,颇有些窝火的朝着王洋道。

    “状元公你还真敢接下来?”旁边的涂山等王洋坐回到了自己身边之后,忍不住叹了口气,小声地抱怨道。

    “那怎么办?难道我还要跟他们和光同尘?”王洋呵呵一笑,哪里不明白那些家伙的想法。

    大家现如今对自己的感观那就是羡慕妒忌恨。羡慕妒忌在陛下和娘娘跟前猛刷声望,频频出成绩。

    而他们与自己同样将作监官员,却连露个脸的机会都没有,而现在,御街改造,乃是由陈安道这位将作监大佬承接下来的,身为将作监总boss拿下来的任务,若是成功了,那就是整个将作监人人都有功劳。

    而如果出了问题,唔……王洋这货不是愿意一肩担之,那就让他扛呗。何况,这些人怕是更巴不得王洋把事给搞砸了,他们更加的乐得看笑话。

    涂山老脸也不禁有些发愁,这倒也是,再说了,状元公这性子,向来都是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只是,这么大一个工程,就以右校署那连同下面的工匠捏到一块都不足百人的小衙门,真的能够干得下来吗?

    “干得下来也得干,干不下来也得干。”王洋发狠地道。怕个毛线,春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不就是做事情吗,难道自己还怕做不了?

    “可是,咱们的工人虽然看似不少,可是他们可都没做过这样的活计,能行吗?”涂山的表情仍旧显得十分的忧愁。

    “涂大人,你这就想差了,告诉你吧,之前我还担心这些家伙去修建匽厕的时候容易出问题,而现在,用来改造硬化路面,做这样的活计,只要有力气就行,几乎就没有什么太多的技术含量。”

    这是真话,做硬化路面这样的活,只要看上几眼谁都会。只要原料足够,等工人们熟练之后,只要有足够的运输工具,一天铺设一两里都没有半丁点的问题。

    “罢了,既然状元公你这么有信心,那涂某这把老骨头就卖给你,交你使唤。”

    “多谢老大人相信,明天开始,咱们就开始测量,准备各种原材料,然后直接动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