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37章 这才真叫磨刀不误砍柴功
    第437章

    “另外咱们还需要进行矿石粉碎和选矿。如此一来,怎么也能够把之前的硫份能够减少到过去的三成左右。”王洋笑着解释道。

    “还有那么多的硫?就不能把硫份完全去除?”赵佶摸着自己的下巴满脸期待的模样望着王洋道。

    “没办法,大规模的工业化规模化生产,是不可能做得到完全除掉硫份的。”王洋心说二十一世纪的钢铁仍旧会含硫,毕竟这玩意原本就是大规模应用的东西,总不能用试验室级别来要求吧?

    在陈老铁匠的强力支持之下,第六天,四部结构精良,而且采用的是金属和木质结构的水力机械出炉了。

    与那改进型,水力印刷机所用的水力机械为同一型号,所有需要转动的地方,都用上了金属制品,不仅仅是在耐用性和耐磨性上,都远远地超过了直接使用纯木质的水力机械。

    另外在没有合成润滑油的情况下,利用动物油脂来作为润温剂,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一共有两台粉碎机,一台是大锤式,专门对付那些大块的矿石,另外一台则是碾压式,类似水磨,仍旧使用的是铸铁碾子和碾盘。

    光是碾子和碾盘,就耗费了上千斤的铁料,不过,有了这些东西之后,那些铁矿石已然被粉碎成大小不会超过米粒的颗粒,或者是更小的粉末。

    然后就是这些研磨好的矿粉被倒入传送带,然后经由那磁石吸附之后,经过刮刀,从另外一条传送带被送到了另外一头。

    几位经验丰富的老工匠都蹲在了那里,手指轻轻地搓着那些铁矿粉,看得旁边的赵佶干着急。“几位老丈,到底怎么样?”

    “这位公子,这样的铁矿粉实在是太细,咱们过去可真没用过,而且这样细的矿粉,根本不透气,怎么冶炼?”几位老工匠这一商量之后,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当然还不行,这些矿石粉还需要加入一定比例的焦碳粉和石灰石粉,然后用水混合之后,然后捏成球状进行烧制……”

    “啊……”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指挥若定的王洋,心说这货不会是搞错了吧?明明之前的矿石块好好的,你丫非要把矿石给粉碎掉,现在倒好,居然还要混合起来之后再来烧一道。

    “听我的,放心吧,若是出了问题,王某自然会负起责任。”王洋看到那些老工匠们那犹豫的表情,只能强制性的下令道。

    人多力量大,而且混合物的烧制工作很快就完成,得到的就是一个个半个拳头大小的混合球,原本王洋记得应该越小越好,不过看在这些人一个二个表情犹如苦瓜的份上,再加上制作成这样的球状,还是得益于那位端王殿下的创意,拿来了一个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而王洋看着那些老工匠们的指挥之下,年轻的工匠们开始铺料,点火,开始冶炼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而等得无聊的那位吴老板忍不住询问起王洋这两天陆陆续续送到了冶炼工坊的那种黑呼呼的钳锅到底有嘛用。

    “那东西当然也拿来搞冶炼的,不过它是直接用来炼钢,而不是炼铁。”王洋喝着茶水,慢悠悠地解释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炼钢?”赵佶与吴老板都立起了眼角看着跟前悠然喝茶的王洋。

    “嗯哼,这种炼钢法,既不是灌钢法,也不是炒钢法,而是直接使用冶炼所得到的生烟再加上铁矿粉一起融炼而成的整块钢锭……”

    “不过这个技术,到底是否可行,尚需要试验之后才知道,咱们还是先等一等那些老司机,哦不,是老师傅们的冶炼结果先。”

    “先生,好吧,就算是你说你以把天上的太阳能摘下来,我至少也能够相信一半,小弟我实在是想不明白,除了生孩子和给孩子喂奶之外,到底还能有什么你不会的。”赵佶满脸崇拜地道。

    不过,表情除了崇拜之外,还有一种叫做麻木,毕竟,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多太大了,让人目不睱接。

    “成了,快,舀铁水,那边的混帐,还不把模具准备好……快快快……”就在三人等得昏昏欲睡的当口,突然听到了一个中气十足的苍老声音响了起来。

    王洋腾的一下子站起了身来,快步朝着那边走过去,就正好看到一位壮汉拿着勺子将舀起的铁水,倒近了一旁的模具之后。

    一个个的模具渐渐被装满,随着温度渐渐地由液体开始凝固,出现在了王洋等人跟前的,是一块块的发红的生铁锭。

    “怎么样,老刘头,这一次的出铁量高不高?”吴掌柜的也走了过来,打量着那些仍旧红彤彤的生铁锭道。

    “高,实在是太高了,掌柜的,你看,咱们炼的这一炉铁,所出的矿渣只有这么点,都不到过去的三分之一,而且却炼出了这么多的生铁。”那位老刘头兴奋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过去一炉下来,最多也就能够出两百六十斤铁,而现在看起来要多出将近一百斤铁的样子。”

    旁边自然有人拿来了大秤一称,三百五十斤生铁,这让在场的诸人都不禁喜笑颜开。而这个时候,另外一位老工匠又说出了另外一个令人们兴奋的消息。

    “过去咱们这样两丈高的冶铁炉,一日可产十版,也就是一天,大约能够产生铁两千六百斤。而现如今,这焦碳的火力极旺,出铁可是要比过去快了不少。

    老夫估摸着,一天怕是产十二版都不会有问题,这一版的生铁就三百五十斤的话,这么算下来,一日可以得铁四千两百斤,足足多了一千六百斤的生铁……”这位老工匠果然是老手,很快就算出了结果。

    听到了这个消息,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吴掌柜心里边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心悦诚服的朝着王洋深深地一礼道。“状元公您果然厉害,之前,搞那什么炼焦,还有那什么碎矿、选矿,吴某总是觉得状元公您是不是在多此一举。”

    “可是现在方知道,这才真的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功啊。”

    “果然不愧是文曲星下凡的状元公,不是一般的厉害。”那些铁匠们都满脸敬畏与佩服地看向了王洋。

    难怪大家都羡慕读书人,看看这位状元公,果然真应了那句话,叫天上地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就连冶炼,他都能够想到这些前所未闻的办法,结果,生生让吴家冶炼工坊的日产量,直接就以一个弓箭步的架势,跨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