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38章 炒个钢还得看手气好不好?
    第438章

    一座高炉,就增产了一千六百斤生铁,而吴家冶炼工坊,足足有六座高炉,这么一细算下来,靠了,一天就能够增产九千六百多斤的生铁。

    吴大掌柜心里边的算盘打得噼啪直响,仿佛听到了那美妙的铜板撞击的声音了。

    “这些生铁的品质都相当的不错,杂质极少,来,你们几个弄去块铁料过去,老朽今日要亲自动手,试试看能不能炒出好钢来。”那身为吴家工坊首席工匠的老刘头跟吴掌柜招呼一声之后,转过了头来朝着那几名年轻的壮汉喝道。

    “好勒……”那几个年轻的壮汉点了点头之后,挟起了几块已经凉得差不多,已经能够看出金属光泽的生铁朝着不远处走去,那边,一名工匠正在往炉上撒上新的焦碳,然后将那水力鼓风机的鼓风口给对上,然后又开始了新的一轮。

    所谓的炒铁,就是后世所说的炒钢法,就是把生铁加热到了熔化或者是基本熔化以后,在熔池中加以搅拌,借助空气中的氧把生铁中所含的碳氧掉。

    在古代缺乏化学分析的条件下,炒钢产品之中的含碳量很难控制在一个适当的水平。

    而炒钢的品种质量,要求要有较高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而这位头发花白的老刘头,就是吴掌柜家的第一炒钢高手。

    “这位老刘头乃是咱们这间工坊最大的宝贝,只有他,才能够直接把生铁炒成钢来。”看到王洋与赵佶脸上的疑惑,这位吴掌柜呵呵一笑,也不避讳,反正王洋如今也已经是工坊的股东,至于另外这位,可是堂堂的亲王殿下,自然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哎哟,那我倒真要好好的见识见识,不过吴掌柜,既然你说他能够炒出钢来,为何咱们这工坊一天才产那么点钢?而且多是软钢……”王洋不禁有些疑惑地追问道。

    吴掌柜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解释道。“没办法,用生铁炒钢不是说次次都能够炒出好钢的,这既要看眼力,还得看力道,更要看天时地利……”

    这话听得王洋忍不住就想吐个槽,是不是还得看看方位还有手气?

    “一般的那些工匠,最多也就只能炒出熟铁,偶尔才能够炒出一些软钢来。而唯有老刘头,十次总能炒出五六次的软钢,而且偶尔还能够炒出上好的精钢来。”

    王洋点了点头,明白了,果然几乎只能靠碰运气似的,果然,那位老刘头站在了那火炉前之后,一副求神拜佛的模样四周一礼,旁边的几位年轻工匠也跟着有样学样。

    好吧,科学和迷信果然在这里很和谐的共存在了一起。看得王洋满脸无语。而之后,在那鼓风机的吹动之下,搁在火炉之上的生铁块开始慢慢的发红,然后渐渐的软化。

    随着那位老刘头的吆喝声,两名学徒弟就开始用工具开始翻搅起来,用的正是熟铁制作的工具。

    随着一次次的翻炒,那样子,还真有些像炒菜似的,只不过这里的火力可是要远远的雪过了炒菜。

    就算是站在距离那冶铁炉三步之外的王洋,仍旧能够感觉得到那滚烫的热力扑面而来,而赵佶却不顾炽热,站在距离那位老刘头身上一步之遥,看得两眼放光,一副很跃跃欲试的模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足足过去了快两刻钟的功夫,这位老刘头才厉喝一声,总算是收工。

    等到那些压制成条状的钢条冷却之后,吴掌柜熟练的抄起了一块来,先是拿手指蹭了蹭灰,然后在上面磨擦了一番之后,仔细地在阳光下面打量了一会之后,这才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好,好好好,老刘头你今天可又立了一功啊,居然还真让你给炒出钢来了,不错不错……”

    王洋走到了近前打量着那块钢条,试了试手感,唔……特以的又厚又重,自己实在是没办法试验,不过,被磨擦过之后,倒是可以看得出来其那铮亮的金属光泽,的确应该是属于钢,而非熟铁。

    经过测试之后,这不属于软钢,自然就被列为了好钢,然后那位吴掌柜着人把这些上好的钢材给收藏起来,毕竟上好的钢材和熟铁以及生铁的价格那绝对是天差地别的。

    而在这之后,那位老刘头人来疯似的又表演了两把炒钢,不过这两次,都只炒出了熟铁。

    饶是如此,这种杂质极少的熟铁,还是获得了所有工匠们的一致肯定,而跟着过来凑热闹的陈老铁匠认定用这样的熟铁包夹着那生铁条,一定可能打造出品质极好的钢刀。

    而王洋此刻却似乎想起了什么,快步走回到了方才大家一块呆的那间屋子里边,抄起了笔,开始在一张干净的宣纸之上写上了几排阿拉伯数字。

    好奇地跟前王洋一块来到了屋子之中的赵佶有些愣神地看着王洋所写的那些东西。“先生,您画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这些是阿拉伯字母,是由大食那些传过来的,用来计数的……”王洋回了一句之后,闭上了眼睛,开始苦苦的思索着脑子里边的记忆。

    很快,他便找到了那段熟悉的记忆,含碳量小于百分之零点零二一八的叫熟练,而含碳量在百分之零点零二一八到二点一一之间的叫做钢,而含量在百分之二点一一到六点六九的叫铸铁,也叫生铁。

    难怪古人会使用生铁与熟铁来搞什么灌钢术,或者是包钢法。

    “原来如此,我总算是明白了……”王洋一脸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不过旋及又苦起了脸。

    虽然已经知道了熟铁的含碳量,但是,生铁的含碳量的范围实在是太大了点,这样一来,很比较难以掌握,难怪古人只能够凭经验。

    不过有了王洋这位科学狂人在,哪怕是炼钢,又有何难?

    另外,对于现如今的这种炒钢台王洋表示很不满意,包括他们的冶炼炉也必须改造。炒钢台应该进行空间隔离,以免让那焦碳之中的碳素再进入被炒的生铁之中,以缩短炒钢的时间。

    而除了这种炒钢法之外,王洋决定试验一下钳锅炼钢法。用石墨和耐火粘土烧制而成的石墨钳锅,被搁在了一座新修建起来的小炉之中。

    这是一个小高炉,高度不超过一丈,这是为了王洋的钳锅炼钢法而特地搭建起来的小形试验炉。

    “只需要生铁和铁矿石粉,这样就能直接炼钢?”这些天一直跟随在王洋身边,好歹学习也不少的冶炼知道,知到了不少关于炒钢法和灌钢法知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