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44章 总之一句话,陛下你还太年轻了
    第4章

    宁尚书侃侃而言,总之意思就是,王洋这个人才华很牛逼,大家都知道,但是那元祐印刷术和那元祐水泥,皆不过是凑巧为之。

    真要论起来,这些东西,他想必都是借鉴了前人的经验。而大宋的精良铠甲,这里边可是涉及到了太多太多的工艺。

    他宁某人好歹也曾经担任过军器监卿数载,很清楚,一副铠甲,从选矿,到冶炼,到锻造,回火、退火,乃致编织成甲,不知道需要多少道工艺。

    他王某人再牛逼,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连锻造也懂,要知道,军器监内的那些能够成为能工巧匠的人,都至少要有二十到三十年的经验。

    而大宋的军器监内,能工巧匠就算是没有百万之数,几十万怎么也有,他们都在竭尽全力的想办法锻造出更好的铠甲,历时百年之久,在各个方面都进行了无数次的研发工作,却都没有太大的办法。

    最终,只能够在铠甲的甲片上想办法,若想要更加的坚固,那就加挂甲片,故此,大宋的步人甲的铠甲重量已经达到了七十余斤(因为宋斤与现代的市斤克数不同,以后一律按朝现代的斤数的重量计数)。

    总之一句话,陛下你还太年轻了,不知道铠甲的制作工艺有多繁琐,而那位王巫山那位年轻而又无畏的年轻官员,不老老实实兢兢业业的干他的本职工作,却去浮想连篇的瞎胡闹,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宁尚书这么一说,很快,那些与宁尚书交好的旧党重臣大员们也纷纷跳出来刷存在感,话语里边,明里暗里的讽刺着王洋那货还真把自己当回事,总想要解决百余年来都没有人解决得了的难题。

    而你这位少年天子果然太年轻了,老被人忽悠,看看,你就知道多听听我们这些老沉持重的大臣们,好好的继续在这大殿之上当好你的吉祥物。看着咱们跟太皇太后怎么为大宋王朝呕心泣血就好。

    至于你,继续萌萌哒的在那里坐着就行,而王洋那小子也太大言不惭了,这很不好,年轻人,有进取心,很朝气蓬勃是好滴,但是不能总瞎胡闹,却把自己的本职工作扔在一边不闻不问。

    如果大宋王朝的年轻官员们都跟王洋似的,那朝庭还怎么治理天下?

    赵煦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站出来为王洋代言,唔……站出来为王巫山说话,非但没有让这些家伙消停,反倒一二个的在那里叽叽歪歪,末了居然还说到了自己的头上,认为自己这位大宋天子和兢兢业业、呕心泣血为大宋献计献策,建功立业的王洋做错了。

    “你们,你们简直欺人太甚!”赵煦的脸色由红到黑,又由黑到青,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案几之上,然后并指如剑,直指着那些唾沫星子横飞,都摆出一副我教训你是为了你好的模样的朝庭重臣们厉声喝道。

    “你们口口声声为我大宋的江山社稷,可是在朕的眼里,你们每日除了在这朝堂之上,争取夺利,相互攻讦之外,可有干过几件实事的?”

    此言一出,满朝大臣皆尽哗然,包括好多之前一直没有开口的大臣们也不乐意了,重要的是,这位少年天子这嘴炮开的太大,直接把全朝文武都给轰了进去。

    <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纷纷开始带着怨念的自辩起来,整个朝堂瞬间又变成了菜市场,直到高滔滔出言喝止,这才控制住了那几乎要失控的局面。

    高滔滔揉着脑门,现在她真的感觉自己的脑仁很疼,这特么的叫什么事?不过话说回来,天子对于王洋的信任,也实在是太那什么了,仿佛王巫山那小子做什么都是对的,肯定是好的。

    身为天子,帝王心术有木有,恩威并施有木有?好吧……看样子,这些年来,一直在朝堂之上当吉祥物,已经让赵煦的心理已然出现了偏差。

    不过,现如今最要紧的,是自己要站在一个公允的立场之上,把这件事情给摆平。“诸位卿家于国有功,这一点,哀家是知道的……而陛下亦是为了我大宋着想,方有此举,哀家亦深感欣慰。”

    赵煦还真没有想到,皇祖母难得的没有站在那些攻讦自己的旧党大臣那一边,而是站在一个比较公允的角度上来说话,心中不禁一热,眼睛都隐隐的发涩。

    内心真的很委屈,但是,自己好歹也是大宋天子,是个纯爷们,一定不能受点委屈就泪流满脸,那也太丢脸了。

    “小王卿家的本事,哀家也是知晓的,其人才华横溢,而且有着不少的奇思妙想,总能够出人意表的干出些事情来,既然是陛下委以其这样的重任,那么,要不这样吧,陛下你诏小王卿家入宫觐见,哀家也很是好奇,他莫非又真的弄出了什么令人惊喜的成绩不成。”

    太皇太后这么一说,所有人都不好再开口了,倒是尚书左丞梁焘呵呵一笑发了话。“只希望那位小王大人莫要让娘娘失望才是,不过,依老夫之见,那位多才多艺的小王大人若是真的能够为我大宋的百万将士披坚持锐立下功勋的话,这倒真是一件喜事。”

    这位乃是旧党的骨干中坚,目前位居于尚书左丞,但是为人一向算是较为公允的,所以他说这话,倒也没有让赵煦觉得有多不悦。

    很快,宫中天使小马公公马尚很苦逼在两名禁军骑兵的护送之下,三人一起快步出了宫城之后,翻身跃上已然备好的马匹,朝着城外狂奔而去。

    而那边,王洋他们正准备把另外一套已经接近完工的铁甲正在进行着最后的装配工作,而不远处的冶炼炉那边,当那些老工匠们看到从钳锅里边倾倒出来的钢水又浇铸进了那些横具中之后,脸上的笑容,在太阳的光辉底下,犹如一朵朵金灿灿的菊花般耀眼。

    “咦,那不是宫里的公公吗?还有禁军,怎么冲着咱们这边来了?”此刻,无所事事,正在东张西望的吴七郎第一个发现了工坊大门口出现的那三个人影。

    “看样子,咱们的陛下怕是有些等不及了吧。”王洋的视线总算是从那几位正在将链甲扣在甲片上的工匠们的身上移开,看到了步履匆匆的马尚,不禁笑道。

    “小马公公,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王洋迎上前去招呼道。

    “见过王大人,咱家是奉了陛下的口喻,前来请大人入宫觐见,今天宫里边因为王大人您一直没有出现在衙门和工地上的事情,可是吵作一团了。”马尚看到了王洋之后,松了口气,然后飞快地把朝堂之上所发生的事草草说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