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46章 元祐炼焦术,元祐炼钢术(第一更)
    第6章

    而那苏东坡却看得眉飞色舞,笑意盈盈,唔……这小子果然飞扬跋扈,不愧是身负惊世才华的无双国士,很像老夫当年啊。既然有才华,为何不嚣张一点?正所谓人不风流枉少年,人不风流不羁,岂不是浪费了这青春与热血?

    那边厢,赵煦这位少年天子笑得相当的不厚道,唔……一开始还以为王洋把那个叽叽歪歪令人生厌的马御史给怼了。

    结果呢,这货干脆就直接跟那工部的宁尚书正面硬刚起来,而且嘴皮子之刁毒,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

    端起了跟前的香茶,美滋滋的啜了一口,继续欣赏着宁尚书那张黑得发青的脸庞,实在是太让人欣慰了,让你们这些家伙方才攻讦朕,现在你们算是遇上对手了吧?

    “住口,你个小小的八品官,居然敢在这朝堂之上,对朝庭重臣如此无理,你太放肆了!”又一位重臣站了出来声援工部宁尚书。

    “我大宋有哪条律法规定,上官有过,下官不可质询?又有哪一条规定,八品官不可与三品官进行友好的交流与讨论?”王洋指了指自己那张显得那样热情洋溢的笑脸,散然笑道。

    卟哧一声,赵煦被一口茶水给呛得脸红筋涨的,吓得旁边的宦官赶紧上前轻抚其背给位位少年天子顺气,省得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呛死在朝堂上的皇帝。

    朝堂之上,至少有过百的文臣的脸色都瞬间一黑,看看人家宁尚书那张快特么的黑成锅底的脸,你丫居然还好块脸皮说你们是在友好的讨论。

    好吧,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宁尚书啥时候就变成有过了?

    “……你,好你个王洋王巫山,居然敢如此埋汰老夫!”宁尚书顿时感觉自己这张老脸都快要挂不住了。

    “够了,都给哀家闭嘴!”这个时候,竹帘之后一直想要低调的高滔滔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们这些家伙怎么就那么闹腾?还有,王洋那小子是不是身上有什么古怪,似乎自带群嘲功能似的。

    喝止了两人之间的口角之争后,高滔滔的目光透过了竹帘落在了王洋的身上,语气渐缓。“王洋,你……唉,你方才所言可是实情,这里可是朝堂之上,的确不许妄言。”

    王洋朝着高滔滔的方向潇洒从容的一礼之后,昂首而立。“娘娘,臣身为大宋的臣子,自然就更不敢有半句的虚言,不然,岂不是又要被某些妒忌微臣才华学识,身材容貌的别有用心之徒大加攻讦?”

    “……你!”宁尚书直接就让王洋这货给气得三尸神暴跳如雷,特么的你这家伙怎么说话就那么混帐!老夫啥时候妒忌你了,还身材容貌。

    不过死死的被身边的同僚给拽住,这个时候跳出去干嘛,跟这么个区区八品小官一般见识,非但不能出气,还得在满朝文武前闹笑话。

    虽然被制止了,可是宁尚书的目光就跟那看到了肉骨头的恶犬似的,恶狠狠的盯着王洋眨也不眨。

    高滔滔听得此言,险些失手把那在手中把玩的玉如意给掉落在地板上,一脸黑线地隔着竹帘瞪了这家伙一眼,这家伙,还真是耗子搁不得隔夜食,有仇就想当场报。

    “休得胡言乱语,那你既然说你之前的话并非是在敷衍哀家与陛下,那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有证据?”

    “皇祖母,证据都在殿外摆着呢……”站在王洋旁边看了半天戏,内心乐开了花的赵佶这货也回过味来了,赶紧站出来开口说道。

    “那还不赶紧让他们弄进来。”高滔滔砸了砸嘴,心里边,隐隐有些期待,可是,却又担心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而坐在另外一头的赵煦这个时候已然站起了身来,走下了玉阶。“王卿,你真的已经弄出来了?”

    “正是,幸得陛下天恩之佑,微臣的确已经完成了陛下您的嘱托,而那里边,微臣与端王殿下还有这二位军器监军员,以及数十位平民工匠这半个月来努力的成果。”王洋点了点头之后,抬手一引。

    赵煦扭头望过去,看到了四位精壮的禁军抬着两个大箱子迈着沉重的步伐进入到了大殿之内。

    最终,两个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沉重木箱被摆到了大殿中央。而王洋还很挑衅地冲那宁尚书扬了扬下颔。“宁大人,不知你可愿意与王某打个小小的赌?”

    宁尚书原本差点就被王洋给激得点头,可是一想到了那位交好的同僚赵挺这的命运,再看王洋似笑非笑,却又一脸笃定的神情,脑中顿时一清。

    “你!哼这里可是大宋朝堂之上,老夫乃是朝庭命官,岂会与你一般见识。”

    “真是可惜了……”看到那位堂堂的六部尚书居然毫不要脸的秒怂,这让王洋的心情不禁有些遗憾,原本还以为还能够狠狠的恶心一下这个老不要脸,老喜欢跟自己作对的工部尚书,结果谁知道他居然会这么老奸巨滑,并不上勾。

    “王某似乎听闻,诸位大人对于王某是否能够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做出成绩而深感疑惑,甚至认为王某不过是哗众取宠,又或者是在……”

    “王巫山,够了,还不快快让哀家也见识见识你所说的那些好东西。”高滔滔不禁有些嗔怒地低喝道。

    这臭小子,典型的一副要登鼻子上脸的节奏。

    被高滔滔这么一打断,王洋也只能很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走到了那些箱子跟前,抬手打开之后,朝着身边一引。“陛下请看,这便是采用了元祐炼焦术炼制出来的焦煤,有了这种焦煤,我大宋再也不用担心烟煤冶炼,不容易得到精钢良铁了……”

    “这,这是焦煤,为何这么的轻?”

    “那是因为使用了元祐炼焦术之后,可以将这烟煤之中所含的杂质几乎完全清除掉,如此一来,用于冶炼钢铁之时,不再会让烟煤之中的杂质再掺入到铁水之中,影响到钢铁的品质。”

    “还有这些使用元祐冶炼法,直接利用生铁和铁矿石冶炼出来的上好精钢……”王洋又从箱子里边取出了一块块亮铮铮的钢片。

    “怎么可能?!”惊呼出声来的却是几名工部的官员,还有那位身为军器监的负责人,而那位宁尚书也同样在惊呼之列。

    只不过看到王洋投来的似笑非笑的目光之后,宁尚书虽然恶狠狠地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但是却也不敢再出声置疑,怕这个混帐小子又要跟自己打赌。

    “诸位卿家为何会如此惊讶?”高滔滔忍不住开口询问道。这个时候,身为军器监的负责人,不得不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