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48章 一千五百人,一年制甲一百五十副?(第一更)
    第8章

    “老将军,这并非是人力锻压,而用的是水力机械锻压而成。一整副铠甲的甲片,也就一天的功夫便可锻压完成。”王洋看到那位老家伙那副吃惊得眼歪口斜的模样,不禁失笑着解释道。

    很快,那块半锻压过的甲片传递到了那些大臣的手中,很快,那些原本置疑王洋的大臣们,此刻的表情都显得很不好看。

    是啊,之前还在这里叽叽歪歪,吐槽王洋那小子,结果呢?现在直接就被这货用干货啪啪啪的打脸。

    泥玛,一大票的大宋朝庭重臣们此必都觉得自己的老脸火辣辣的。

    那位军器监卿卢大人死死地拿着一块半锻压的钢板,就站在王洋的跟前,一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小王大人,你之前随同陛下到过我军器监,想必也该知道,一般的铁甲甲片,都很容易会锻压坏掉,为何你这些甲片都如此之大,却又丝毫不怕锻压?还是只有这两件成品,甚至还有被锻压坏的?”

    “卢大人此言差矣,我们所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铁片,我们现如今可以直接冶炼出软钢,所以这些铠甲的甲片和甲板皆是直接用软钢锻压而成……”赵佶这句轻飘飘的话再一次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特么的还能再嚣张一点不?哪怕是西夏瘊子甲,听闻也是用上好的熟铁慢慢一锤一锤给砸制出来的,而你们倒好,直接上软钢,而且这种软钢的品质极佳,可以说,以卢大人的老经验都看不出这些软钢的表面有什么杂质和瑕疵。

    这个时候,马尚带着两名扛着一个大箱子的禁军再一次回到了大殿之内。而那沉重的箱子里边,则是天子所收藏的三副西夏瘊子甲。

    最终,太皇太后高滔滔发话了,决定到那月华门外去试甲,毕竟总不能在朝堂这样严肃的地方进行测试,万一弓箭擦边失误,射到一两个倒霉鬼,那可就不好了。

    再一次,近百文武又来到了那月华门外,而在月华门外的一处,仍旧能够看到一些尚未完全清理干净的水泥……

    所有人的回忆立刻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好吧,特别是那些又奉命而来的禁军,恰巧又是上次的那一都禁军,一听闻又是王大才子要来测试新式装备,整都的禁军都感觉自己的脑袋一个变三个大。

    不过,圣命跟前,容不得他们叽叽歪歪,只能一脸丧气的又整齐列队于月华门外,而此刻,十多名将士们正在那里给稻草人穿戴上铠甲,西夏瘊子甲一副,大宋元祐甲一副。

    而当两个稻草人都穿戴完毕之后,所有人的目光,更多都是停留在那件在阳光之下,显得份外耀眼的大宋元祐甲上。

    呈现如圆润,表面光滑铮亮的大宋元祐甲的确很吸引人眼球。相比起来,那些西夏瘊子甲虽然也看起来很精良,不过,论及风骚程度,实在不是整副铠甲的反光几乎可以亮瞎人眼的大宋元祐甲可媲美的。

    “请诸位将士从五十步开始,每五步一射,一直到近身五步处,看看两副铠甲的防御力如何?”

    太皇太后高滔滔扶了扶那鼻梁上的眼镜,扭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头来,朝着王洋招了招手。“小王卿家,你就这么信心十足,这副铠甲,真的能够强过那西夏瘊子甲?……”

    “娘娘,微臣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您就安安心心的看着吧……”王洋露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指了指前方,而那些全副武装,武孔有力的禁军将士已然开始搭箭拉弓。

    五十步,射在那大宋元祐甲上,只有叮的一声脆响,而箭矢直接被弹飞,同样的西夏瘊子甲也同样将箭矢弹飞掉。

    很快,随着禁军指挥官的喝令声,便看到一支支的箭矢朝着两件铠甲射过去,但是,几乎所有的箭矢都被弹飞掉,这让所有人都不禁眼前一亮。

    不论是在五十步处,又或者是最终走到了只有五步距离的地方,不论是一石半到两石的常规弓箭,甚至是那蹶张弩,都没有办法完全穿透眼前的这两件铠甲。

    最终,只有蹶张弩在二十步的距离上,终于洞穿了那西夏瘊子甲的甲片,而那软钢打造之后又重新进行了淬火和回火的圆弧形大宋元祐甲,则是在十步之时,蹶张弩方才射入。

    这下子,所有人都默然了,而那些老将军们则是老泪纵横。喃喃的不知道在低声嘀咕着什么,或者是在悼念自己那些身陨于战场之上的战友们吧。

    而接下来,则是开始使用那些刀枪剑锤,对这两件铠甲进行着疯狂的蹂躏,看得那几名军器监的官员们肉疼不已,却也知道,一副铠甲精良与否,的确需要经过这样残酷的考验。

    而特别是单手金瓜锤每一次锤下,那西夏瘊子甲虽然甲片没有破碎,但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到,那铠甲已然凹陷,而且开始草屑纷飞。

    而另外一边,虽然那副大宋元祐甲被金甲锤砸出了凹陷,但是凹陷程度,就像是一个个半个拳头大小的小坑,整个胸甲仍旧似乎没有动摇的模样。

    “虽然整副铠甲的防御力似乎要略优于那西夏瘊子甲,不过,也并未超出太多……”哪怕是明明知道这副大宋元祐甲能够在防御力方面略胜于那西夏瘊子甲,可是,宁尚书却不愿意看到王洋那货太过洋洋得意。

    “宁卿家,哀家之前听你言及,这种西夏瘊子甲的锻造工艺似乎要比我大宋的步人甲的锻造还要繁琐是吧?不知这样一副西夏瘊子甲,需要多久才能够锻造出来。”听到了宁尚书之言后,高滔滔淡淡一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轻声问道。

    “这……禀娘娘,想来,应该与我大宋现如今所锻造的步人甲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吧……”宁尚书听得此言,不禁老脸一红,不过仍旧只能硬着头皮答道。

    “也就是说,一千五百人制甲一年,可得一百五十件大宋步人铁甲是吧?”

    “娘娘所言极是。”

    “小王卿家,你制得这两副大宋元祐甲,一共动用了多少人力,用了多长的时间?”高滔滔扭过了脸来,朝着王洋和颜悦色地道。

    “娘娘,如果包括冶炼软钢工匠的话,总共是四十六名工匠,而从冶炼出软钢,到开始锻造到今日,一共花了十日的时间,得甲两副。”王洋恭敬地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