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51章 这是要升官发财的节奏吗?(第二更)
    第451章

    军器监卿卢大人声音高昂,面色发红地侃侃而言。一想到,未来大宋元祐甲能够毫不逊色于西夏瘊子甲,那些新装备上了这种大宋元祐甲的边军将士们,肯定会很高兴,而军器的能工巧匠们,甚至包括自己,也能少被那些边军将士问候父母祖宗。

    高滔滔沉吟一会之后,便首肯了军器监卿的请求,并且要求工部全力配合,户部保证军器监的制甲费用。

    而王洋这位最大的功臣被太皇太后勉励了一番,赏十万钱,端王赵佶也得赏钱十万,另外两位军器监官员也各得赏钱十万。

    然后给王洋等四人两天的假期,等到王洋等人离开之后,高滔滔开始考虑起了对于王洋的使用。

    “如小王卿家这样的大材,若是一直置于右校署内着实太过浪费了……”高滔滔清了清嗓子之后缓缓言道。

    而听得这话,一干大臣都左顾右盼交头结耳不已,很快,便有一位旧党骨干,绝对是旧党中的战斗机,号称殿上虎的刘安世站了出来,面沉如水的朝着高滔滔的方向一礼。“娘娘,臣有话要说……”

    “那小王大人虽然功勋卓著,然其入职不足一年,资历太短,若是太快升职,有违我大宋官员转迁之制,望娘娘明查。”

    “那刘卿家你的意思是,有功不当赏喽?”赵煦听得此言,脸色不禁一黑,声音也透着一股子蕴怒。

    刘安世却丝毫不在意赵煦的恼怒,平板无波地道。“不然,有功自然要赏,故尔臣以为,当多赏小王大人资财,甚至府邸皆可,不过,官职方面,不论是军器监还是其他衙门,都各有官员各司其职,并无空缺。”

    赵煦冷冷笑道。“那依你刘卿家的意思,王巫山为国如此兢兢业业,呕心泣血,只适合去做个富家翁喽?”

    这话让刘安世微微一愣,倒没有想到赵煦居然会这么说,只是,王洋还那么年轻,入职不过一年,就已经有了这么多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功勋,若是论功行赏起来,别说从正八品上升到与他的寄禄官同职的正七品上,就算是再升上三品,也算不得什么。

    可问题在于,那小子根本就不是旧党中人,而且眼下已经看到,此人在天子与那太皇太后娘娘跟前都信任有加。这已然让许多人,特别是他们这些与赵挺之交好的旧党中坚,越发地觉得这小子太过危险。

    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在继续向上爬,这是他们在赵挺之府中多次讨论之后得出的结论。

    刘安世淡然地答道。“自然不是,不过,臣终究觉得小王大人太过年轻,应该多多磨练方可,日后才能成为国之干臣。”

    “至于多赐钱帛之物,自然是为了让小王大人知道,切切不可因官职之增长,而起贪腐之念,毕竟他还是年轻人嘛,臣也是担心他行差踏错。”

    “这么说起来,王巫山到时候还得多谢你的这片拳拳苦心哦?”赵煦心里边吡了狗似的,可是现在他却也很清楚,自己发怒闪人,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总算是在这个时候,太皇太后高滔滔开口了。“好了,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家知道刘卿家你的意思了,不过,他王巫山既然是一位国之干才,那么,就应该担起更多的重担才是,至于封赏嘛……”

    “想想那前汉之时,蔡侯不过是一宦官,都因其造纸之术,而得封侯,而王巫山所献的各种技术,皆于国于民有大利……”

    听到了这点,那些官员们全都holl不住了,靠,太皇太后你这是要搞死人的节奏吗?难道你也想让王洋那个跟整个旧党都不对付的愣货真接一下子晋封侯爵不成?

    要知道,侯爵那可是从三品的爵位,也就是说,哪怕是王洋现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的正八品的右校署令,可是却也会因为其爵位,而有资格蹲在朝堂之上。

    一想到要跟王洋那个一言不合就想怼人的愣货呆一块,一干旧党大员们的心情简直就像是集体吡了狗似的,很不美丽。

    纷纷跳出来,其中有两人直言王洋功勋不够,好吧,原本一直都当成热闹在看的那些武臣们可就顿时毛炸了,哪怕是重文轻武,可是,那主要还是指军事指挥权上,并非说不把这些武将们不放在眼中。

    只不过,这些武臣也知道,论起耍嘴皮子,或者是治理政务的本事,的确不是他们的长项,所以一直呆在朝堂之中,更多的是当泥雕木胎一般的存在。

    可是谁也不敢直言看不起他们这些为国尽忠数十载的武臣。不过,那些家伙说王洋的功勋不足,这是啥意思?

    意思是王洋研发出了能够让大宋百万虎贲之师多上一条性命的坚固铠甲的功勋,在他们这些文臣的眼里就那么不值一提吗?

    于是乎,呼延老大人为首的一干武臣纷纷跳出来,直接吵着一团,而那两名说王洋功勋不足的蠢货也被自己的同僚们不停的鄙视。

    最终,才在高滔滔的弹压之下,这才把这一场难得出现的文武之争给平息下来。当然,那两名说错了话的官员,更是直接被高滔滔喝令退出朝堂,老老实实先呆在家里边反省。

    “我大宋的将士们为国捐躯者数不胜数,他们的功劳,哀家都铭记于心,诸位老将军莫要生气了,此事,哀家自有主张。”高滔滔又朝着那些吹胡子瞪眼睛的老将军们一顿安抚之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特么的没有想到王洋已经不在这里了,可是仍旧还是会因为他的事情而吵得不可开交,这算什么?高滔滔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小王卿家的功勋之重,哀家亦清楚得很,只不过,他的确还很年轻,年纪轻轻陡然拔得太高,着实有棒杀之嫌,诸位卿家以为呢?”

    听到了这话,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旧党诸臣就差点想要弹冠相庆了,而那些军方武臣们也明白了太皇太后的意思,深以为然地点头认同。

    而赵煦也觉得有道理,或许是这段时间以来,在其他问题上,虽然仍旧与皇祖母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但是在王洋的问题上,两人的意愿倒是很一致。

    “不过,有大功而不赏,这是会让我大宋无数才志之士寒心的,不过考虑到小王卿太过年轻的缘故,这样吧,晋其爵为开国子爵、寄禄官授正六品朝奉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