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55章 柳依依的真实身世……(第二章)
    第455章

    天子亦可以宫女或者是买民间女子赐赠朝臣为妾,如宋真宗时,王旦性俭约,初无姬侍。身为一位体恤臣下的好皇帝宋真宗一看。

    哎哟,我的肱股之臣居然连房小妾都没有,这也太不应该了,于是就派宦官买了一妾赐赠与王旦。

    而后,仁宗时间的宋之京宋祁,也很得仁宗的信任,也觉得光赏赐不足以表达自己对臣下的忠心奖励,于也以宫内宫女赐之为妾。

    另外就是,如果是奴婢,甚至连嫁与他们为妾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奴婢属于是贱流,属于是私家财产而存在,没有任何的自主权。

    但也有那种合同制的婢女,所以宋代法律规定,妾是有服役年限的。法律还规定此服役年限需连续计算,最多三年。

    也就是说,如果你买了个女人做妾,一年后又转卖了,你转卖的只是“使用权”,她在新主人那儿再干两年,干够三年后,“所有权”又回到她自己手里,她自由了。

    到服役期满,如果小妾觉得她在主人那里“薪水高福利好,而且颇有升值潜力”,因此不愿离开,那么她就要面临“转职”,一个办法是升任“夫人”,不过这么做手续复杂,比较麻烦;退而求其次,则转为婢女。

    宋刑统规定,婢女的最高服役时间为十年。转为婢女后,她可以继续服役七年,如果还是升职无望,又不愿走,宋人还有一个钻法律空子的办法,那就是转为“养女”,养女没有服役期限。

    至于主人与“养女”生的孩子该怎么算辈分……那就是宋人的一笔糊涂账。

    宋代,“妾婢”两个字是连用的,专门做劳役的女孩被称为“女使”,也就是“使女”的意思。

    从某种意义上说:做人妾婢实际上是宋代女人的一种打工方式,宋人的妾婢就是一群“宋代打工妹”,她们靠出租自己挣取嫁妆,所以就有了“两浙妇人皆事服饰口腹,而耻营生”,“虽蓬门贫女,亦有一两件锦衣罗裙、几样头饰。”

    打工女如果与老板有了感情,则继续干下去。没什么感情——或者寻找新主人,或者带着钱财嫁给一个贪财的男人为“妻”。这就是宋代普通人的市井人生。

    “主人你的意思是,想要让师师先做三年妾再做七年婢,之后再认你为干爹吗?”李师师两眼一眨,转过了头来,看着王洋,份外妩媚的腻声道。

    那声干爹叫得又酥又软,王洋浑身麻得差点直接软倒在案几底下,赶紧下意识地抬脑袋看了一眼柳依依,还好,这位美人儿正在专注的学习着大宋的婚姻法,没有注意到自己。

    王洋忍不住瞪了一眼李师师这个吃吃的笑得跟偷鸡的狐狸精般的未成年女妖精。“休得胡言,主人我这样的正人君子,岂是那样的人。”

    “为什么师师觉得主人你很喜欢听呢?”李师师又拱到了王洋的身边,那已然渐显玲珑曲线的身姿又软又柔,轻轻地蹭在王洋的胳膊上,一面小声地在王洋耳朵边嘀咕道。

    “唔……咳咳,老夫可是正人君子,这事以后再说,咱们还是说一些比较正能量的事情吗?”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洋砸了砸嘴皮子,总算是恢复了正人君子的嘴脸说道。

    “不过,幸好被王某人抓到了一个漏洞,那就是妻与妾之间,还有媵。”王洋翘起了一根食指。

    “媵又是什么鬼?”正在专研法律看得津津有味的柳依依抬起了头来,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位不着调的王爵爷问道。

    “我大宋律中,又有规定,但凡是五品官员以上者,除正妻外,其妾为媵,视从八品……若为二品,媵八人,视正七品,若为嗣王、郡王及一品,媵十人,视从六品……”

    而且若是因为丈夫之功勋,被封为孺人、安人、宜人、恭人等封号的通贵之妾,亦享有与官员一样的佩鱼之权。

    要知道,宋朝之有官员方可佩鱼,而从这一个方向来讲,至少相比起唐朝是一个极大的进步。

    “主人,那你现在才七品,还不够啊。”李师师不禁撇了撇嘴嗔道。

    “傻丫头,你忘记了?你家主人现在可是开国子爵,正好是正五品的爵位。”柳依依没好气的看着王洋,似笑非笑地咬着牙根道。“真难得,不愧是想要钻法律空子的王大爵爷,奴家可真是长了见识了。”

    “那是自然,唔……你这小丫头片子干嘛?不许非礼老爷我。”王洋摸着自己那被李师师亲了一口的脸庞,很是无语,这种事情要纯爷们主动才恰当,你个未成年少女这么干,很容易诱人犯罪的知道不知道。

    李师师先是一愕,旋及红着脸吃吃的笑着挤到了柳依依身边去了。“主人你真可爱。”

    “这样一来,奴家和师师妹妹总算是可以放心了……”柳依依嫣然一笑,抬起了手,轻轻地抚着那李师师一头秀发低言道。

    不待王洋说话,柳依依又主动地坐到了王洋的身畔,轻轻地依偎在了他的怀中,感受着那温暖而又结实的怀抱,小声地呢喃道。“还请夫君答应奴家一件事情。”

    “还请夫君早早决断,娶了清照妹妹为妻吧。”柳依依看到王洋张口欲言,那酥软的手儿已然挡在了王洋的嘴前。

    “我大宋虽然看似不分良贱,可实际上与前朝并无不同,若是夫君您纳奴家为妾,人们只会当成一桩佳话,说夫君你富贵之后不忘恩情。”

    “可若是你娶了奴家为妻的话,必受弹劾……还请夫君听奴家说完好吗?”

    已然移开了柳依依的纤纤素手正要说话的王洋看着柳依依那微红的眼眶,只能轻叹了一口气,沉重地点了点头。

    “夫君你有盖世才华,当为天下社稷计,自打夫君你为官以来,所思所想,皆是希望我大宋能够日益兴盛,你每次跟我聊天的时候,每每言及过往,都希望我大宋能够复往昔日汉唐之雄风……”

    “或许夫君您还不知道,奴家的父亲姓柳,本是一名行武之人,与我娘亲约定,若是他能得军功而还,到时候,定会将我母亲迎娶入门。”

    “……我母亲身怀六甲之时,却只接到了父亲的噩耗,那是父亲的战友带回来的,母亲忧心最终难产过世了。”说到此时,柳依依已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