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57章 这是开始查户口的节奏
    第457章

    “不用了,我还想在这里呆一会,王大哥、大哥你们先进去吧。”李清照笑着摇了摇头。

    “学生见过老师,见过东坡先生。”王洋入了前厅之后,朝着那坐在厅中的李格非恭敬一礼道。

    苏东坡抚着那略显得花白的长须示意王洋坐到榻上去,打量着这昨日才刚刚在大殿之上见过面的王洋,不禁感慨地道。

    “老夫正在这里跟你老师聊起你来着,你小子,还真是数日不就就能够让人刮目相看,老夫这都不知道刮目多少回了,硬是不知道你还能够弄出多少益国益民的奇思妙想来。”

    “老夫当年还如你一般大时,除了整日呼朋唤友,饮酒作乐,要么就是吟诗作对,哪像你这般,状元得意之时,却未有得意忘形,心系天下社稷……”

    “老师你还是别夸他了,再让你夸下去,这小子尾巴都该翘上天喽。”李格非抚着长须,看着那高大昂扬,坐得笔直挺拔的王洋,越看越觉得满意。

    跟他想比起来,汴梁的那些官宦子弟们简直就是个渣,除了整日的靠着父辈的恩荫过日子之外,不是花天酒地,就是仗势欺人。

    哪怕是入仕了,又有几人能够像王洋这般兢兢业业,不怕苦,不怕累的为大宋的江山社稷呕心泣血。

    唔……一向做人耿直的李格非很欣赏王洋这种能吃苦,不怕累不牢骚的年轻人,简直就像当年的自己。

    哪怕是他脾气愣了点,唔……这有啥了,自己当年也好不到哪,自己的老师苏东坡的脾气又能好到哪儿?还不照样三天两头的跟人怼,打擂台,不一而足。

    过去,只是觉得像赵明诚那小子,表面上看起来很温文尔雅,可实际上呢?谁又能够料想得到,一旦出了问题,这才能够看清楚一个人的本质是好是坏。

    “哈哈……格非你就说错了,像巫山这样的人材,既然有功劳,有成绩,自然要多多夸奖,不然,岂不如锦衣夜行一般?”苏东坡抚着长须放声大笑道。

    聊了几句之后,李格非说是要去方便一番,屁颠颠的出了前厅,而苏东坡看到李格非的身影离开之后,冲王洋不经意地问道。“那什么,巫山……你到现如今,可曾回忆起你的籍贯所在,以及父母亲眷?”

    “先生,小子这近年以来一只在冥思苦想,可实在是……唉。”王洋一脸苦逼的模样摊开了双手道。怕是自己穿越的秘密,只能埋在自己的心中,或者是写在自己的日记本里边,等待着后世的盗墓专家或者是考古学家们来发掘了。

    “不必如此忧心,既然记不住起,这倒也不妨事,而今你王巫山之名业已经名满天下,若是识得你之人,定然会寻上门来……”

    “老夫看你年纪轻轻的,今年应该还不到弱冠吧?”苏东坡又多打量了王洋几眼,下意识地问道。

    王洋摸了摸自己这张返老还童的脸,只能装嫩道。“其实小子也不太记得了,应该等到了秋末,就满十八了才对。”

    苏东坡顿时两眼一亮,砸了砸嘴道。“去岁满的十七,今岁秋末满十八,那么看起来,你出现在汴梁之前,应该也还未娶亲才是。”

    王洋不由得隐蔽地翻了个白眼,自己是不是童子鸡,自己很清楚,可是,既然穿越到了古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代,那就就把自己当成一个焕然一新的粉嫩童子鸡就好。

    反正别说这个时代,就算是二十一世纪高度发达的医学技术,就算已经能够让一些想要找回青春与过去的女性重回到处女时代,却也没有办法去检测男人到底是不是童子鸡。

    “这个,嘿嘿,小子也觉得自己应该还不是有妻儿的人。”王洋下意识地答了这么一句之后,有些疑惑地抬起了头来看向那似笑非笑的苏东坡,心说这位偶像这是要干嘛?

    “那老夫就放心了,哈哈,你小子,可真是有福气啊……”苏东坡笑眯眯地看着王洋若有所指地说道。

    “不知先生此言何意,小子实在是不明白?”王洋就算再二逼,此刻哪里还不明白苏东坡这位老司机想要干啥,但问题在于对方还没有点明你就很装逼的自以为是,那就是有问题了。

    “李有家女初长成,正欲要择一良婿,不知巫山你意下如何啊?若是你愿意的话,那老夫就厚颜当一回月老喽。”苏东坡朝着王洋笑眯眯地说道,一面说着,还下意识地朝着那厅门外看了一眼。

    王洋也不禁下意识地扭头看了过去,唔……好吧,就在那个方向正好看到了李格非今日所穿着的青色道袍被那风拂了起来一个衣角飘扬在视线之内。

    这还不算完,还有苏东坡身后边的窗棂,隐现着两个身影,不用说了,肯定是李逾与李迴这对堂兄弟。

    “怎么,莫非你不乐意?”苏东坡回过了头来,看到王洋一副愣头愣脑的模样,不禁失笑之后,刻意地板起了脸道。

    “不不不,那什么,在下当然是乐意之极,只是,只是晚辈怕是高攀不起罢了。李小娘子诗书传家,而王某却只是一个失忆之人……”

    “不妨事,有老夫替你做保,有谁敢胡言乱语,看老夫怎么收拾他们。”苏学士不愧是常年战斗在嘴炮第一线的名人,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道。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轻咳,然后,李格非面带着笑容出现在了厅内。“对了老师,今日学生可是特地带来了两坛美酒,不知今日学生可有口福,尝那东坡烧肉?”

    #####

    继续吹牛打屁,似乎方才王洋与苏东坡之间的对答他半点也没有听到一般,他这样,着实让王洋还真有一种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

    似乎看到王洋一副心不在焉抓耳挠腮的模样,苏东坡只得清了清嗓子朝着王洋道。“巫山,有什么事,一会老夫再跟你详说,这会子,就安心的静待酒食知道吗?”

    王洋只能耐下了性子,陪着这二位吹牛打屁,不大会的功夫,酒菜上来了,但是,李氏兄妹却一直都没有出现,王洋倒是问了李格非。

    李格非只说是他们去寻苏东坡的儿子在另外一边喝酒吃肉,然后开始旁敲侧击的询问起王洋是否还记得自己的生辰八字等等……

    王洋只能装着冥思苦想,半天才把自己的生日转换成了大致的农历,毕竟新时代青年过生日从来只过公历不过阴历,他也实在弄不明白自己农历的精确生日。

    “好好好……对了巫山,你觉得我家清照如何?”这个时候,李格非这位思想极其封建迷信的家伙听了王洋的属相,确定二人不会因为属相冲突之后,最后的一点心思也落了地了,这才笑眯眯地朝着王洋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