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58章 差点与苏东坡抵足而眠
    第458章

    “李小娘子知书达礼,才华过人,乃是天下少有的奇女子。”王洋十分认真地道。

    “哈哈,好好好……”李格非大笑几声之后住口不言,这个时候,苏东坡出场了。“格非,老夫观巫山此人少年得志,而且性情爽朗,实乃有少的少年英材,且品性极佳,如今虽已高中状元,却能兢兢业业,实乃少有的良配……”

    李格非听罢苏东坡之言后,目光看着那坐在身边的王洋,一脸认真地问道。“王巫山,你可愿意娶清照为妻?”

    看着这位做事一向直来直去,说话也不绕弯子的李学正,王洋自然也没有必要去虚伪。“老师,其实学生对清照妹妹爱慕已久,还请老师成全……”

    李格非抚着长须,沉吟了一会之后,这才缓缓地点了点头,朝着王洋郑重地道。“老夫虽有一儿一女,然最心疼的还是清照这个闺女,她的性情太过纯良,不谙人世丑恶,若你娶她为妻,莫要让她受委屈才是,你可愿意答应老夫?”

    “老师放心,若是能得清照这样的良配,学生心疼她还来不及,更不会让她受半点的委屈……”王洋赶紧深深一礼之后同样显得十分严肃地答道。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不要让老夫失望才是……”说到了这,李格非突然早出了一句。“唉!女大不中留啊……”

    “好了好了,格非你也是,能够有王巫山这样的佳婿难道你不乐意?”苏东坡看到李格非那副一脸惆怅的模样,不由得笑道。

    “老夫原本还想着留那丫头多在家里几年,谁知道那丫头……”说到了这,李格非突然顿住,忍不住瞪了王洋一眼,唔……目光显得有些幽怨,似乎王洋就是抢走了白毛女的黄世仁。

    看得王大爵爷不禁有些尴尬地直傻笑,此刻他除了傻笑之外,总不能拍着李格非的肩膀告诉他汝女儿吾养之吧?

    之后,苏东坡还特地提醒了王洋一声,记得赶紧去找个媒婆登李府的家门,大宋嫁娶,必须有媒人方可,而且必须是在官府经过注册的媒人。

    听了苏东坡的吩咐,王由不由得深感蛋疼,痛恨这万恶的旧社会,自己娶媳妇,居然还要特地窜去官府找职业媒婆,这也太特么的扯蛋了点。

    #####

    而在席间,王洋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大事,开口朝着苏学士询问道。“先生,如今我大宋不是四民皆可科举吗?为何还有良籍、贱籍之分?”

    苏东坡微微一愣之后,突然想到王洋当时所出现的场所,顿时释然,便解释起来。“前唐之时,士农工为良,商为贱籍。”

    “而我大宋立国以来,商贾众多,流通有无,使得我大宋富庶远胜前朝,故尔本朝立朝以来,四民皆为良籍,皆可科举。”

    “而今之贱籍,乃是四民之外的,例如奴婢、隶卒、倡优等。他们不得列于士农工商四民的名籍,只准许从事被人贱视的职业,如男子作小手艺、小买卖、吹鼓手、抬轿子;女子当伴娘、收生婆等。不许读书、应举、做官,不准与良人通婚……”

    “也就是说,身家清白的良人是不能与‘贱籍’人通婚的,否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会受到入罪。”

    不光是入罪就完事,而是处罚完你们之后,还是会让你们分开,杜绝两人长相厮守的可能性。

    苏东坡这位老司机喝嗨皮了,还举了好几个例证来证明宋律的严肃性,他经历宦海这些年来,倒真看到有几位官员,亦是因为此事而丢官去职,或者是被贬谪流配的。

    听得王洋心情很不美丽。“出身,并不是他们自身所愿,他们皆是我大宋子民,为何非要如何而分良贱?”

    旁边的李格非看到王洋的表情,不禁觉得王洋果然很忧国,很忧民。“巫山你所言不错,不过,这并非是我朝之举,乃是自古以来就有贱良之分。而我大宋自太祖皇帝开国以来,让商贾得以入仕,已是极为难得,若是想要……怕是难矣。”

    “天下万民,除了士农工商之外,其余人等,亦是我大宋之百姓,不论是这贱良之分,又或者是那若为军伍,就需黥面,这同样也是一种污辱。”王洋猛灌了一大口酒之后,忍不住愤愤地道。

    李格非这位金石学家兼宋代历史学家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巫山所言不差。这黥面为卒之源,始于唐末。

    时逢唐末五代,天下大乱,遍地用兵,而各地割据政权用兵打仗的目的,也无非是掠地守土,根本与百姓利益无关。

    青壮被征从军,多数不得己,少数混饭吃,士兵逃亡现象很普遍。为了制止士兵逃亡,就在他们的手背、胳膊或面额之上,雕刺花纹,以为标记。凡是身有刺纹而逃亡的,被捉以后严厉惩罚。”

    “而我大宋如今又非乱时,将士们从军入伍,乃是为了保家为国,又何需再沿此陋习?”苏东坡也是一脸深以为然地道。

    三个喝多了的大佬爷们开始就大宋的各种不公平政策进行了强烈的嘴炮攻击,很是发泄了一通。

    吓得那些苏府的管家赶紧把那些下人都赶得远远的,自家老爷习惯性嘴炮,万一被某个嘴不严实的家伙漏出去,指不定又会成为那些家伙攻讦老爷的一个新的火力点,还是小心为上。

    三人叽叽歪歪,一边喝一边斥责,唔……大佬爷们喝多了之后,不是讨论女人,就是讨论家国天下大事的习惯看样子从古自今果然都没有变化。

    等到王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扶着有些犯晕的脑袋坐起了身来,打量着这陌生的环境,回想起昨天晚上跟苏学士与李格非这位未来老岳父三个人蹲一块喝酒嘴炮。

    到得最后,三个人蹲在一块称兄道弟,就差拿三柱香来结拜了都。最后也不知道结没结拜成。

    若是自己真跟李格非成为了异性兄弟,那以后自己娶他闺女又该怎么算呢?王洋不禁深深的意识到了喝酒果然误事。

    “公子,你醒啦?”这个时候,吴七郎听到了动静推门而入大声地道。

    “嗯,醒了,对了这难道还是苏府?”

    “是啊,昨夜你跟李大人还有东坡先生都喝醉了,李大人被那二位李公子送回去了,原本小的也想把你给送回去,不过苏学士非说要跟你抵足而眠,小的无奈,只能跑回去跟依依姑娘禀报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