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459章 船小好调头,何况是一国之政
    第459章

    “你说什么?”王洋大吃一惊,赶紧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还好,自己的双腿那一头没有出现一双毛绒绒的黑大腿,自己身上的衣着也完好,这让王洋长出了一口大气。

    特么的抵足而眠这话也能说得出来,苏偶像你也太重口味了吧?

    “小的回来之后,就看到您已经被扶到了这间客房入眠了,小的也在这里边凑和了一晚上。嗯,是在地板上……”

    王洋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自己打小就只习惯一个人睡,要么也只会跟异性同床而眠,真心不习惯跟一个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大佬爷们滚一张床。

    若是那样的话,王洋肯定会在自己被恶心死之前把对方踹下床去。

    王洋想要离开,却在去与也刚醒被多久的苏学士道别时被拖住,这位老司机拉着王洋,非要用过了午饭再离开。

    因为昨天喝得多了,所以午餐显得较为清淡,这才吃了没几口,苏东坡就冒出了一句让王洋有些愣神的话来。

    “王巫山,你怎么看昔日神宗皇帝与安石先生的变法?”

    “先生何以有此问?”王洋看着那喝着粥,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苏东坡,有些不明所以地道。

    “你先答了老夫所问,老夫自然会回答你的这个问题。”苏东坡抚着自己那把打理得十分精细的大胡子笑眯眯地道。

    “这个……好吧,既然先生有些问,那小子也就照自己的想法回答一二,小子对于神宗皇帝与安石先生锐意进取,变法革新之态度,深感赞叹。不过嘛……”

    “不过什么?”

    “新法太多,太杂,而且太过激进,并且很多新法未有经历过检验,完全就是……”王洋张着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生怕说过了,惹得苏东坡不悦。

    毕竟,苏东坡与那王安石的关系是相当不错的,哪怕是后期双方因为政治理念不同,但是,私交旧谊仍在,当初乌诗台案,很多新党人想要把苏东坡置之于死地时,王安石哪怕是当时已经致仕回乡,仍旧站出来为苏东坡说话。

    就在王洋犹豫不决的当口,苏东坡却突然冒出了一句。“完全就是闭门造车?你是想要这么说吧……”

    看到王洋有些愣神,苏东坡不禁放声笑了起来。“老夫向来敬佩安石先生大材与大志,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亦曾多与安石先生因理念不同而多起争执,过去,安石先生在时,我可是比这骂得更狠……”

    “只可惜,如今安石先生已逝,先帝也……”苏东坡说到了这,不禁悠悠长叹一声。

    “先生,您……”

    苏东坡抬手指了指王洋,然后似笑非笑地道:“那巫山你觉得,我大宋当变法,还是不当变法?”

    “当变。”王洋砸了砸嘴,只是略略考虑之后,用力点了点头答道。自己的言行,或多或少都泄露出了对于如今大宋行政体制上许多弊端的不满。

    再加上苏东坡这位偶像虽然是反对变法的旧党,但是他又属于是旧党之中的温和派,而且其人秉性,要远远比朱光庭,赵挺之那些投机倒把,只顾一已之私的那种人要好得太多。

    苏东坡扬了扬眉,脸上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笑容依旧,目光却变得深遂起来。“哦?既然你觉得当变,若是你,你以为当如何变?”

    “由点及面,由小及大,而且该多听一听那些与所变之法切身利益相关的百姓他们的好恶……”王洋对于北宋的变法,除了比较有名的青苗法和免役法等几个著名被拿来当典型案例说过的变法条文之外,对于其他的也是不甚了解。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拿二十世纪时期大华夏改革开放的那一套整到这个时候来忽悠……是说服其他人。

    “……我大宋之大,远远比商鞅变法之时的秦国广博得太多太多。地域太大,那么,下面的政令,怎么才能够让下面的官员严格遵守执行,这首先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而且每一种新法,对于我大宋百姓,是利多弊少,还是利少弊多,无人知晓。若是强行在整个大宋推行,必然惹得怨声载道。”

    “所以,王某觉得,当以一地,或者说,想要推出一条新法之前,为政者必须先慎重的充分考虑这条新法所会带来的利与弊端,之后,先择一县为变法之特区,若是弊大于利,那这一条新法,就说明非是良法,而是有害之法,当不可行。”

    “或者至少应该先好好的进行修改,去其弊,留其利,再施行……”

    “那如此一来,这变法,怕是难以得见效用吧?”听到王洋之言,苏东坡不禁眼前一亮。他还真没有想到过,的确,若是真的可以按照王洋的这种想法来实施的话。

    那么,的确能够渐渐的改变大宋百年沉疴,不过,这样的变法,却又显得太过迟缓。

    “先生,变法之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我大宋不论是朝庭,还是百姓,又或者说是让四民皆能够从中受益,而并非是杀鸡取卵,剥削一个阶层,让另外一个阶层获得利益,那样只会造成越来越大的民怨,实际并不能够让大宋整体变得富强兴旺……”王洋缓缓地摇了摇头之后,认真地解释起自己那些来自于后世的理念。

    想想后世,改革磕磕跘跘的弄了多少年,哪怕是在自己穿越之前,仍旧还未停止改革的步伐,却已经距离改革之初足足过去了三四十年。

    “变法之目的……四民皆能从中受益,大宋朝庭和天下万民都能够从中受益……”苏东坡有些愣神地看着王洋,反复地咀嚼着王洋之言,心里边却掀起了涛天的巨浪。

    过去,他苏某人之所以不赞同新法,就是因为觉得此法容易让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从中受益,用来做升官发财的工具,另外就是新法容易损害百姓的利益。

    并没有深入的探讨过,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深层次的去考虑过这些问题。

    王洋离开的时候,午餐早已经凉透,而苏东坡却并未离开,只是紧皱着眉头,仔细地琢磨着王洋方才的那些言语,越是琢磨,越发现那些话,似乎真有一些像是致理名言。

    “改革创新,指的是改掉旧的、不合理的部分,使更合理完善,并开创新的事物。变法,就应该以此为基础……

    ……变法为什么要由小极大,因为就像开船一般,船小好调头,出了问题很容易调整,而若是大船,想要调头,或者是调头太疾,就很容易翻船,何况一国之大政?”

    “看来此子之才华,不但远远超过老夫,就算是其心志和眼界,也胜过安石先生啊……”良久,苏东坡这才抚着长须感慨地叹息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